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八九章 对弈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五原郡在严信的治理下,日渐有了生机。

    百姓们一边挥汗如雨,一边脸上洋溢着质朴笑容,吕布看在眼里,心中也着实替他们感到高兴。

    如今整座郡城内最为悠闲的,当属吕布跟戏策两人。

    政务有严信这个新任郡守操持,又有崔绪和一帮子严家食客从旁协助,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

    至于军中事务,吕布老早就扔给了高顺,自己当起了甩手掌柜。

    在高顺严厉不苟的督促治理下,新入伍的士卒们无一不是服服帖帖,望而生畏。

    用高顺的话说就是,主公委以重任,顺不敢有半分怠惰。

    于是,这些新入伍的并州男儿可谓吃足了苦头。

    与叫苦连天的新兵相比,吕布几乎每天都过着神仙般的逍遥日子。

    不仅能夜夜抱着漂亮媳妇儿入眠,还能尝到各种美味无比的小吃甜点。

    不得不说,严姑娘做糕点的手艺,堪称一绝。

    闲暇的时光,吕布基本上就是守着怀有身孕的媳妇儿,眼巴巴的盼啊盼,嘀咕着这个小家伙什么时候才肯降世,几乎望眼欲穿。

    期间,戏策成了令吕布尤为头疼的人物。

    自打在吕布家中过食了一餐之后,戏策几乎隔三岔五的就往吕布这里跑,变着方儿的来混吃混喝,打秋风,蹭水果。

    这不,说着说着,这家伙又来了。

    浑身上下裹得跟头熊似的戏策三两步走到吕布跟前,朝吕布打了个招呼,随后手法极其熟练的顺起一张面饼,张口往嘴里放去。

    脸上很快就露出了享受无比的表情。

    “先生,这已经是你连续第五天来我家里了。”吕布愁苦着脸,倒不是舍不得那些祭了戏策五脏庙的香饼。

    只是戏策这么天天来,薇娘难免又要多进两趟灶房。

    严薇现在有孕在身,作为丈夫的吕布,总是担心会将她累着。

    戏策倒不记得来过几天,他对时间向来是没有太大的观念,见吕布坐在门口闲着,便笑着说道:“将军,要不手谈两把?”

    手谈?

    吕布疑惑的念了一声,他常年呆在军中,对于这个颇为有趣的词儿显然十分陌生。

    “就是下棋对弈。”戏策直白说道。

    吕布摇了摇头,也是实话实说:“不会。”

    “不会我教你啊。”戏策脸上露出的笑容像足了骗肉吃的狐狸。

    说着,戏策从怀中掏出张四四方方的羊皮卷,平铺在门前石凳上。

    吕布顺着看了过去,只见那羊皮卷上横横竖竖的画着许多条直线。

    心中默数了下,横纵相等,皆有十七道。

    随后,戏策又放上两只圆钵木盒,里面装满了黑白两色棋子。

    “先生,这些天你就捣鼓这些去了?”吕布笑着问道,拿起一枚黑色棋子,往手里掂了掂。

    “不然我还能干啥?”

    戏策愁苦着脸,满肚子的惆怅,“在这里除了无聊还是无聊,我不像你有个媳妇可以守着,有个娃娃可以盼着;也不像曹性胡车儿他们,喜欢放马原野,逐驰狩猎。”

    听戏策说得这般凄苦,吕布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便向他请教起了这黑白子的下法。

    “对弈的棋盘上下纵横十七道,合二百八十九道,盒中白黑棋子各一百五十枚……”

    戏策简单作了个大概说明,又将规则和下法一一教于吕布。

    就这么简单?

    初步了解之后,吕布心中难免升起些许轻视,照戏策所说围住就能吃子,那肯定是先下的赢面很大。

    戏策也不点破,他执白,让吕布执黑先行。

    第一盘战斗很快打响。

    吕布落子如飞,戏策也不假思索。

    很快,两人下了三十余手,随着戏策的叫吃,棋盘上的黑棋被连根拔起。

    之后的结局也就显而易见。

    “再来,再来!”

    吕布是个不服输的性子,收拾完败局,嚷嚷着要‘报仇雪恨’。

    看到吕布这个急性的模样,戏策不由笑了起来,似是想起了当年的自己,被那个有国士之风的荀文若,完虐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场景。

    “将军,你且将这棋盘看做是鲜卑疆域,而这些线条交叠的气,则是各处关隘部落,你手中棋子便是麾下的三军将士。”

    戏策循循善诱,他本欲将这棋盘比作汉家天下,但想了想,又换成了鲜卑。

    听戏策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第二盘,吕布依旧先手,落子天元,也就是棋盘最中间的那个点。

    “嚯,将军你这一手,着实惊着我了。”戏策微怔了一下,在颍川有个青衫白狐脸的少年郎,也喜欢第一手就落子天元。

    虽然,从未赢过,但勇气可嘉。

    吕布倒没想那么多,以他的眼光看来,这里四面受敌不假,却也是连通各地的重要据点。

    他以磨刀霍霍的口气,放出豪言:“先生你尽管来围我便是,看某如何杀出一条血路。”

    然则,实力的差距给了吕布一个无情的巴掌。

    他在脑海里设定的从中往外扩张之路,还未走上多远,白子就已经堵住了出口。手中的棋子没有武力加成,吕布几番突围不出,最后被困死中央。

    既然杀不出去,那就干脆从外角落子,引一股援军前来营救。

    轻松看破吕布心思的戏策故意放出一片空地,待这股援军进入,立马从两旁扑上,将其尽数吃掉。

    看着戏策挨个挨个的提起黑子,吕布心里可谓是憋屈万分。

    后来的局势几乎可以用摧枯拉朽来形容,在戏策的强猛攻势之下,棋盘上的黑子惨遭屠戮,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局,又是以吕布的大败而收尾。

    再来再来!

    两人一直从上午酣战至黄昏。

    吕布不记得那天同戏策下了多少盘棋,他只记得薇娘端出来的瓜果,全都入了戏策的肚皮。

    而且,从始至终,他一局都没赢过。

    “不来了,不来了!”

    吕布将手里黑子一扔,虎着张脸,输了一天,再好的脾气耐性也都被磨了个精光。

    这小小的棋盘,看似容易,实则很不简单,一招一步间,都藏着莫大玄机。

    他有些明白,又好像有些不明白。

    但有一点,吕布尤为清楚。那就是该给戏策找个婆娘了,而且是比较凶悍的那种,省得他一天闲得无聊,四处瞎晃。

    戏策见吕布输急了眼,便慢悠悠的收拾起棋子棋盘,不再同吕布对弈。

    一个人能在连输二三十盘之后,才显出怒意。

    这份心性,已然难得。

    收拾好棋盘,戏策起身告辞离去,嘴里韵味十足的清唱起来:“三尺之局兮,为战斗场;陈聚士卒兮,两敌相当。”

    待走至门口,这个裹着厚裘的青年陡然高唱一声:“将军,且将目光放远些!”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