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八八章 羽衣卿相,非我所愿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迁徙的汉民于冬月上旬,顺利抵达了治县九原。

    这里,亦是吕布从小生长的地方。

    安居九原的汉民共有一万,其余两万则是按照计划,被分到了稒阳、临沃和西安阳三县。

    郡城外围的城壁破败,城内却尚有两处较为完整的小型坞堡,足以容下千人。

    严信等一些官员将校有了居所,百姓们依旧在外住着帐篷。

    流动的寒风,冷而刺骨。

    给百姓搭建房屋过冬,已是刻不容缓。

    作了一番简单动员之后,百姓和入伍的丁壮纷纷行动起来,干劲十足。

    一来这是给他们自己造的房子,二来,郡守大人刚刚也说了,将来房屋土地以及粮食种苗的分配,就看他们能够出多少力了。

    多劳者多得,简单而不失公平。

    为了得到更多的土地和粮食,百姓们自然是卯足气劲儿,使出浑身解数,干得热火朝天。

    原野上的泥土被一担担的运至城内,冲积成厚实的夯土,做成了墙壁。

    然后再架构木头作梁,往上盖起茅草。

    一座简易的泥土房,便算是得以完工。

    这种房屋冬暖夏凉,只需在屋内升堆炉火,整个房间就一直会暖烘烘的。

    眼下郡城百废待兴,房屋的事情得到解决,使百姓不受冻馁之苦,余下事情也就可以渐渐提上章程。

    吕布也开始对这些新招入伍的丁壮,进行军事化训练管理。

    一个地方不管有多辉煌繁盛,都必须要有绝对的武力来保障才行。否则,就只会是别人眼中的肥肉,任人取之。

    稒阳临沃等地吕布分别指派了校尉,前去维护治安。

    百姓之间偶尔难免会有口舌之争,双方若都不肯退步,很容易就转变成大规模的厮打殴斗。

    这种时候,就需要他们的武装力量来从中干预。

    分出去一千五,剩下的六千余人,将近八成都是新兵。

    兵在精而不在多。

    久历沙场的吕布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关于训练士卒的这项任务,吕布交给了高顺和魏木生。

    按制度流程来说,这件事本应交由曹性才对,但吕布总觉得不太放心。曹性是个什么样的脾性,他再也清楚不过,整天吊儿郎当没个正形,又贪懒好耍,真要将新兵交给他,保不准将来会带出一帮子的地痞混混。

    除此之外,狼骑营也要扩充招人。

    作为吕布麾下的主力中坚,他们跟着吕布可谓是遇神杀神,遇佛屠佛,血海刀山一路闯来,用无数的人头和鲜血,印证了狼骑之名。

    人数也从起初的一千三百骑,延至今日仅剩的两百一十五骑。

    北方的异族戎人生活在广阔草原,他们之所以能够时常南下侵扰劫掠,靠的就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机动能力。

    若真想转守为攻,就必须得有一支锋利的骑兵。

    狠狠地打,打到他们畏惧为止。

    对待异族,吕布从来都不是一个和平主义爱好者。

    现在他手上有的是战马,缺的只是时间。

    狼骑营要扩招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军营。

    高顺亦在训话时说到,日常训练中表现优异者,可以优先纳入狼骑营的名单。

    入伍之人,有谁不想入那狼骑营?

    这个消息,无疑是给新兵们打上了一剂强烈的兴奋药。

    致使在往后的种种残酷训练里,士卒们几乎人人咬死牙关,奋发出了无限斗志。

    这天,吕布刚巡视完军营,戏策就差胡车儿来请吕布过去说话。

    来到大堂的时候,堂屋里按照主次顺序,已经坐上好些人了。

    见到吕布进来,众人尽皆起身行礼,喊了声‘将军’。

    吕布点头,示意众人坐下,却发现了两张陌生面孔,遂看向戏策。

    两人皆是岁入中年,穿着厚皮裘衣,左边那人留有短须,浓眉方脸相貌粗实;右边那人则稍显肥胖,圆圆的肉脸上时不时会露出些许和善可掬的笑容。

    “中山商贾苏双(张世平),见过吕将军。”坐在下方的两人同时起身,报上了姓名。

    商人?

    吕布低念了一声,脸上泛起狐疑,“所为何来?”

    “我二人皆是马商,自然是为马而来。”年岁稍长的张世平向吕布拱了拱手,说明来意。

    吕布大概是明白了,卖马多半是戏策的主意,反正他眼下马匹充足,也不愁这么点战马,于是问向二人:“不知出价几何?”

    两人贩马多年,对马匹价格早已了然于心,由苏双开口说道:“上等马八万钱,中等六万,劣等两万,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吕布对经商这块几乎是一片空白,但当听到劣等马都能卖出两万钱时,脑子里嗡的一下,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他有多少战马?六万余匹。

    就算全以劣等马的价格卖出,那也是十二万万钱。

    这是一个何等恐怖的数字。

    汉王朝目前的粮价约莫在六十钱左右,一个成年男子每月大概要三石口粮,也就是一百八十钱。

    一匹中等战马,就可以换取一千石粮食,足以养活三百人一个月的生计。

    那还愁些什么!

    想及此处,吕布猛地一拍桌面,双目放光的看向苏双张世平,语气极为豪爽:“好,我先卖你们一万匹!”

    两人闻言腿肚子一阵抽抽,几乎当场跌倒在地。

    待稳住身形后,圆脸胖乎的苏双满脸愁苦道:“将军,我二人虽有些余钱,可也买不起这么多的马匹。”

    此时,坐于苏双一旁的戏策开口提醒起吕布:“将军,若一下子往其他州郡投入上万马匹,势必会造成马的贬值。更何况如此大的动静,也必会引起朝廷那边的注意。要是让天子知道,我们大肆售卖鲜卑人的战马,事后恐也不好交代。”

    吕布细细一想也是,“那依先生之见呢?”

    戏策沉吟少许,看向苏张二人,缓缓开口:“我可以先卖于你两五百匹中等马,三千万钱两位若是没有,也可以暂先欠着。”

    两人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南边诸郡的马匹生意,向来都是有市无价,不愁这些战马卖不出去。

    稳赚不赔的买卖。

    说不心动,是自欺欺人。

    但作为商人,两人走南闯北这些些年,攒下些名号,也见过不少大的世面。

    天底下,哪有这般便宜的好事。

    两人也不做声,只是静听戏策下文。

    “想必二位也知道,五原贫乏,又饱受战火涂炭。粮食种子,农具生铁,裘皮布料这些,基本上是缺了很大一截,二位下次来时,若能带上这些东西,抑或是介绍其他商家来此贩卖,我们将军愿以市集价格的双倍收购。”

    戏策说完,淡淡抿了口茶水。

    “仅此而已?”两人试探性的问了起来,尤是有些不信。

    戏策点了点头,浮起笑容,仅此而已。

    苏双和张世平带着五百匹马走了,临走之际,吕布将二人亲自送到城门。

    这一行为,自然令二人好感大涨。

    世人皆看不起他们商贾之流,这吕布虽是武夫,却能如此待他,日后必当有所报答才是。

    望着远去的商队,戏策收回目光,侧仰起脑袋,玩味十足道:“听说天子标价的三公也不过千万钱,将军,有没有兴趣做个一年半载?”

    吕布闻言先是一怔,随后笑道:“五原虽是贫穷,却也自由。先生若有那心思,布愿全力资助。”

    兜里有钱,连带底气都硬了许多。

    两人玩笑一会儿,便回往城中走去。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