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八四章 愿他日相见,不必再起刀兵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当天夜里,郡守郭蕴在府中摆了大宴,给将军们庆功洗尘。

    所有校尉以上的将军都去了,唯独吕布没去。

    一来是他不喜欢这种社交应酬,二来嘛,小别胜新婚,更何况吕布还是新婚没两天,就奔赴了战场。

    久别重逢的小两口依偎在一起,自然有说不完的温言甜语。

    吕布疼媳妇儿,这似乎已经不算是什么大秘密了。

    几天过后,一封诏书从洛阳传至了并州。

    这一天,吕布正在院儿里的胡凳上坐着,手中捧了碗热气腾腾的小粟粥。

    他看着满院儿的花花草草,瓜瓜果果生机蓬勃,惬意十足的同时,不禁有些感慨:到底还是自家好啊!

    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狗窝,这话说得一点儿没错。

    严薇从屋子里迈出门槛,手中拿着两张刚刚做好的饼。

    吕布瞧见后,立马放下手中碗筷,上来搀扶着她的小手,顺势将背后的氅(chang)衣披在严薇肩头,满是关心道:“薇娘,你怎么出来了?外边儿天冷,快回屋里歇着。”

    严薇还未开口,便又听得吕布紧张兮兮的说了起来:“小心些,注意脚下石子,慢点走,可别摔着。”

    这模样,哪还像个铁骨铮铮的将军。

    看着吕布那关怀备至的紧张神情,严薇忍俊不禁,抿嘴轻笑起来:“妾哪有那么娇贵。”

    话虽这么说,但心里涌出的甜蜜,却是比吃了蜜糖还甜。

    吕布不在的这段日子,是丁氏母女一直服侍严薇的饮食起居,勤勤恳恳,从未有过半分怨言。

    但也不能老让人家来照顾不是。

    等过几天发了饷钱,就去雇两个手巧的丫鬟。

    吕布如此想着,就算高顺浑不在意,他心里也总归过意不去。

    负责村庄守卫的赵庶走到院门口,他站在门外,朝吕布禀道:“将军,朝廷那边来人了。”

    吕布点了点头,暂先将严薇扶回屋内,然后快步走至门口。

    “吕将军,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宣诏的来使脸带笑容,率先打起了招呼。

    吕布仔细一看,来人竟是数日前在成宜宣旨的同一个人,黄门侍郎许歇。

    吕布点头算是回应,他对许歇的印象并不算差,起码不像见过的那些达官显贵,不是趾高气扬,就是狗眼把人看低。

    许歇一行人的到来,在村子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质朴的村中百姓脸朝黄泥背朝天,跟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哪见过这种阵仗,那些陌生来人锦衣带刀,显然不是寻常人家。

    所以即使心中好奇,村民们也没敢上来瞧探热闹。

    吕布将许歇一行人迎入院内,跪地接旨。

    诏书中的意思简单明了,吕布驱逐鲜卑有功,不负众望重扬汉威,封度辽将军,兼任使匈奴中郎将。

    度辽将军的主要职责就是驻守五原,银印青绶,秩二千石,说是将军,其实也不过是个高级点的杂号将军罢了。

    使匈奴中郎将,则是负责持节出使、监护匈奴等异族动向,同那些胡人进行往来交流,宣扬大汉国威。

    这两个头衔说好听点,是将军、中郎将,说难听点,就是被朝廷遗弃,放逐到了塞外边疆。

    吕布双手捧过诏书,又将天子剑奉上。

    战争结束,自然该将此剑交还天子。

    待到吕布起身,许歇悄然将他拉至一旁,低声说道:“吕将军,有些话,本来我不该讲。但冲你能将鲜卑人赶出大汉疆域,我便敬你是个真正的英雄男儿。”

    许歇话里有话,吕布便拱了拱手:“布驽钝,还请侍郎明示。”

    许歇犹豫了少会儿,像是下了极其重大的决定,他将声音再度压低,把自个儿所知道的内幕全都告知了吕布。

    当初天子在西苑得知大胜鲜卑时,喜形于色大喜过望,连夸了吕布数遍,又拟旨封吕布为征北将军,加都亭侯。

    只是后来不知怎地,又撤成了度辽将军。

    若说这其中没人捣鬼,傻子都不相信。

    十常侍的韩悝死在了并州,尽管上报的奏疏中写的是,英勇阵亡为国捐躯。

    但同气连枝的十常侍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将这视作是吕布对他们权势的蔑视和挑战。

    再加上先前就有过节,若非吕布这回立下大功,定要叫他吃不了兜着走。

    他们以为,只要吕布活着,就总会有办法,让他人头落地。

    走的时候,许歇悠悠的叹了口气,他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吕布,光有赫赫战功是没用的,要会‘做人’才行。

    并州刺史丁原上任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并州。

    许多人对这个声名不显的新刺史翘首以盼,部分世家也在第一时间向这位新任的刺史抛出了榄枝,想借此一飞冲天。

    不过据说当初任命的刺史人选并非此人,而是河东太守董卓。

    至于为什么会换成丁原,这其中的缘由,外人亦是难知。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汉鲜大战结束,徐荣方悦等将军们亦要返回各自的驻地。

    再过几天,吕布也要动身去往五原。

    临别之际,吕布单手提着酒坛,在郡城的南门,跟这些河内、河东、洛阳的将军们,逐个饮酒道别。

    “吕将军,你是个真正的军人,徐某一生未曾服人,你是第一个。”徐荣端起酒碗同吕布碰了下,一饮而尽。

    吕布与徐荣交流的次数很少,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徐荣的好感。这个时刻保持着威严气势的男人,治兵作战皆很是了得,只有他率的五千骑,几乎完好无损。

    “有缘再见。”吕布说着,走到了河内军的面前。

    雁门关之后,是河内军撑起了整个战场的主力,也属他们伤亡最重。来的时候赳赳昂昂五万儿郎,如今回去,仅剩七千不到,怎能不令人潸然落泪。

    吕布将碗中酒水倒入地里,雄浑喊道:“吕布,敬所有英魂。”

    在场将士闻言,皆将手中酒水洒入土地,以慰告那些阵亡的汉家亡灵。

    方悦骑马路过吕布身前,将梨花枪搭在吕布肩头,也许只需一记斜刺,就能轻松取走吕布性命,“吕布,下次再见,我一定可以击败你,等着罢!”

    说完,收起梨花枪催马往南走去。

    相比其他将军,李傕最为干脆,他拎起酒坛直接大灌了起来,随后又扔回给吕布,带着三两分的醉意说着:“吕奉先,找个时间去跟我家主公认个错,没准儿今后咱们还能成为朋友。”

    董卓的脾气李傕再也清楚不过,虽然暴戾嗜杀,但也爱才,只要吕布肯低头,董卓定不会为难于他。

    他能说出这话,就说明心里已经认可了吕布。

    一群素不相识的人聚齐在一起,走过风风雨雨,驰骋沙场并肩作战,将性命交由彼此,生死与共。

    男人的友情义气,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妹夫,我也该回西凉了。”

    严义上前拍了拍吕布肩膀,“替我照顾好小妹。”

    “二哥,多留些时日吧,薇娘很难才见你一面。”

    吕布出言挽留,最后命悬一线之际,若非严义带着西凉甲骑到来,输的就会是他们。

    严义也很想留下,但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此番行动未作通报,就率军急行出来,回去怕也是逃不掉一顿责罚。

    望着这些渐渐远去的身影,吕布心中五味杂陈的同时,竟也涌出一股莫名的预感。

    他低声念叨着:只盼来日,不要沙场对阵才好。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