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八一章 来使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牛佘野一役,最终以汉军的获胜而落下帷幕。

    这场战役的结束,同时也标志着历时三个多月的汉鲜之战,划上了圆满句号。

    自双方交战以来的十余年里,大战常有小战不断,但汉军从未有过今天这般的辉煌战绩。鲜卑最高统帅被杀,智囊扶图禾身亡,手下将领折损大半,士卒更是死伤无数。

    这一消息传至雁门关内,不仅仅是老将军张仲,整个并州的百姓都彻底沸腾欢呼了起来。

    此时西安阳外的驻军大营,吕布正和一干将军们商量着战后的相关事宜。

    帐内诸将都未披甲,连吕布的甲胄都搁在了一旁。

    牛佘野之战,吕布耗损过度,现在是一点儿力气都提不起来,估计没个四五月的功夫,很难恢复如初。

    余下的将军们也没能好到哪去,身上各处都缠有绷带巾条,肤色淤青半紫。他们在战场上所经历的,仅凭一言两语,根本描述不出其中的惨烈。

    现如今还能坐在这营帐里面开口说话,就已经是天大幸运,老天庇佑。

    “将军,鲜卑又派使者来了。”戏策掀开营帐,他同曹性一样,是丝毫未损的极少数人之一。

    吕布略一沉吟,便开口说道:“让他进来。”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这是自古就传下来的规矩。

    所以尽管双方交恶多年,也从未有过斩杀使臣的案例。

    得到吕布的允许后,鲜卑的使臣从帐外走进,是个略显矮胖的中年人,穿着厚厚的裘袄,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似是尤为惧怕坐于主位的这个青年。

    “吕将军,和连单于托我向您问安。”鲜卑使臣手掌按在胸口,身子弓成了九十度角。

    吕布将头斜忖于左手,饶有兴趣的看着下方来人,笑容十足:“须于氐,几天不见,你似乎又胖了不少。”

    躬着身子的须于氐闻言心里一颤,这已不是他头一回来这里了。

    他不敢抬头对视那个青年汉将的目光,只能将脑袋压得更低:“吕将军玩笑了,卑使再度来此,是想同将军协商,有关战俘的事情。”

    那天身处战场之中的鲜卑士卒,在得知王旗被斩,步度根又被割下脑袋的情况下,瞬间分崩离析,斗志全无。

    在汉军的怒喝包围下,逃脱不出的五万鲜卑士卒放下了兵器,选择投降。

    也就是在牛佘野会战结束后的第三天,须于氐奉命来到这里。

    那是他第一次面见吕布,当时须于氐昂着脑袋,眼睛都长到了头顶。即使见了吕布也不行礼,装腔拿势,一副趾高气扬的神采模样。

    等到须于氐摆足了威风,吕布才叫来门口的陈卫,直接将其拖出去暴打了一顿。

    后来,鼻青脸肿的须于氐重回营帐,再见吕布时,就跟耗子见了猫,满脸惧色,一个劲儿的往后缩。

    “哦,这么说,我上次说的事情,有答复了?”吕布坐起身子,笑容愈发的和善起来。

    帐内的方悦等人憋着笑,只管看着这出好戏。

    须于氐脸色抽搐,如果不是眼下势单力薄,他真想上前就给吕布两个大耳刮子。

    上一次来的时候,须于氐表示愿意用四千头牛羊,和二十箱珠宝,来换回这些被扣押的鲜卑俘虏。

    吕布当时也开出了条件,说可以不用一钱一物就放还这五万俘虏,不过前提是要鲜卑单于称臣,将辖境纳入大汉版图,王庭改作郡县,还要送儿子‘做客’并州。

    面对这种过分无理的要求,鲜卑人自然不会答应,但那五万将士又不能不救,于是就有了须于氐第二次出使。

    “吕将军,您上次说的实在太过强人所难,”须于氐心中咒骂,脸上却是赔笑连连,开出了这次所带的筹码:“我们愿以万头牲畜来换回所俘虏的将士,不仅如此,单于还将单独赠送将军您珠玉百箱,貌美胡女两百,以供将军消遣玩乐。”

    这回鲜卑人的确下了血本,吕布的面庞上浮现出思虑之色,似乎颇为心动。

    “只要将军您肯点头,回去我立马就让人将东西送至将军面前。”须于氐见吕布没有直接拒绝,暗道有戏,赶紧又补上了一句。

    吕布沉吟片刻,随即摆了摆手,“须于氐,你暂且下去休息,待本将军想通彻了,明天自会给你答复。”

    说罢,吕布让人将须于氐带出营帐,找个营篷给他歇着。

    帐内诸将一见吕布这态度,完全不对劲啊,难不成他真给鲜卑人收买了?

    “吕将军,末将想要提醒你……”帐内的一名将军出列,语气颇为不善。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吕布给出言打断了,“诸位将军,你们也都去歇着吧,我想静会儿。”

    然而吕布越是这样说,帐内的将军们就越是没底。

    “我吕布是汉人,但不是汉贼。”

    有了这句话,诸将才放下心来,纷纷抱拳告辞。

    诸将走后,偌大的营帐里就只剩下吕布和戏策两人。

    招呼戏策坐下后,吕布手肘压着桌面,问向戏策:“先生,你以为此事该当如何?”

    戏策稍稍愣了一下,他见吕布的眼眸里带有玩味,便故意反其道而答之:“将军,若是得了那两百胡女,可莫要忘了分我一两个才是。”

    “先生是要我收下鲜卑人的重礼?”吕布眉头一蹙,显然是不满意戏策的这个回复。

    戏策笑而不答。

    “先生,不如我们来写一写,看我明天会如何处置那些俘虏。”

    吕布从桌上的竹简里抽出两根细长的简条,将其中一支和笔,递给了戏策。

    两人同时提笔,刷刷写了起来。

    只用了眨眼功夫,两人又齐齐收笔。

    吕布主动起身,走到戏策面前,将手中的简条同戏策的一比,短暂的震惊后,躬身一揖:“先生之才,布此生,难及矣。”

    摆在桌上的两支简条,皆只有一字。

    次日的上午,天色阴霾,刮来的寒风,依旧刺骨。

    一支人数庞大的队伍,正从驻军营地开拔,往西安阳的西北方向行进。

    吕布等十几员汉军将领骑着骏马走在前头,身后的汉军士卒大多也都配有马匹。

    但凡会骑马的,皆是人手一匹。

    此番战役,除了缴获的武器之外,就属战马最多。

    鲜卑的战俘们手中绑着麻绳,每十五人连成一串,垂头无力的挪着步子,在两旁汉军的驱赶下,缓缓往前走着。

    须于氐也跟在这支队伍里面,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去问了吕布。

    可吕布也没明说,只是告诉他,到了就会知晓。

    这让须于氐心里十分没底,于是他摸出两个金饼,悄悄递给了身旁那个看起来应该很好说话的骑将。

    “我们这是去哪儿?”须于氐问。

    胡车儿的确是个很好说话的人,尤其是在看到两个金饼之后,他拍着须于氐的肩膀,露出两排黄牙:“送你们回家。”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