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七五章 重围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汉末之吕布再世

    轰隆!

    乌云密布的天空发出愤怒巨吼,惊炸的雷声震耳发聩,像是要将人的心灵撕碎。

    正所谓,四海翻腾云水怒,五州震荡风雷激。

    雷声遁去的那一刻,一袭黑甲劲装的吕布已成离弦之箭。

    迅疾的马蹄声清脆,风雨zhong的青年左手握缰右手拖戟,眼神凛寒。

    五百狼骑营戾声愤吼,随之集体策马狂冲,豆大的雨点打在他们脸上,满是杀戮与兴奋。

    卡祁左手一挥,左边的万骑驱马扬刀,以狩猎者的姿态,呼喝着高昂迎了上去。

    整整一万骑,二十倍的兵力悬殊,对付狼骑营已经足够。

    在距吕布仅剩四五丈距离时,冲在最前方的两名骑卒对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已然是默契十足。

    两人左右包抄,欲想从zhong夹击吕布。

    这种攻击方式,屡试不爽。

    然则两人手zhong的刀还未落下,他们的身躯就抢先一步摔下马背,呈大字型仰躺在雪地里。

    发生了什么?

    两人的脸庞上充斥着迷茫,较为年轻的那名骑卒想要起身上马,却发现整个身子里已经提不起一丝气力。不仅如此,他甚至还能清晰的感受到,有大量体力正在不断往外流逝。

    他只好偏过头去,刚刚那个与他碰面的青年汉将已经冲得远了,朦胧的背影也渐渐模糊。

    天空zhong的雨水下个不停,冲洗着胸口处溢出的鲜红血液。

    合上双目,不知不觉的竟有些困了。

    风雨急骤,无数道寒光在雨zhong跳跃闪烁。

    吕布眸zhong愈发霜寒,手zhong画戟迅猛刚劲,迎面而来的骑卒大多都是在交锋瞬间,被劈、刺zhong各处要害,栽下马背。

    前前后后垒成数十层的鲜卑骑卒,竟被吕布生生给凿了个对穿。

    身后狼骑营亦是勇猛无惧,两翼向后张开,呈锥形战阵,手zhong甲刀左劈右砍,当血水溅射到他们脸上时,那种戾气得以爆发的爽感,更是令他们几欲癫狂。

    对冲而过,吕布轻扯马缰,胯下赤菟打了个响鼻,将额顶鬃毛上的水珠甩去,转过身子,再度瞄准同样调转马头的鲜卑骑卒。

    鲜卑人凶相毕露,吕布将画戟往地上一插,染满血水的右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给神俊的脸庞留下了五道斜长的血手指印。

    双腿轻夹马腹,在赤菟起步的瞬间,吕布反手抓起画戟,猛冲对面而来的鲜卑精骑。

    风声雨声厮杀声,声声入耳。

    杀进人群的吕布赤瞳血目,好似一条翻飞的蛟龙,寒芒闪掠之处,皆是血肉横飞,手zhong画戟就是他最为锋利的爪。

    距此不远的卡祁神色阴冷,视线一直停留在吕布身上,几波对冲下来,狼骑营坠马者不过数十人,而他的鲜卑精骑死伤数起码逾越千人。

    这还是王庭的精锐,若是换了普通骑卒,现在可能已经被吕布给彻底击溃。

    “好你个吕奉先,没想到,一万骑都奈何不了你。”

    卡祁愤恨的咬着牙齿,他招来身后一名千骑长,小声吩咐了几句。

    牛佘野上的厮杀仍在继续,越来越多的汉军士卒倒下之后,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不行,不能再这样耗下去了。

    吕布心里明白,鲜卑人耗得起,汉军却耗不起,他必须得尽快的去解决掉步度根才行。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一支千人骑军从正右方急冲过来,在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情况下,横插一脚,如似一把利剑,将吕布和身后的狼骑营彻底斩作两截。

    赤菟马快,待吕布回过头时,那奔流不息的千人骑卒恰好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见狼骑营的身影,只能遥遥望见那一杆鲜红的吕字大旗。

    吕布急忙勒转马头,准备回救。

    可鲜卑人未必会如他所愿,一道道雄魁的身影霎时间涌了上来,封住吕布的四门八角,将其困死在zhong间。

    吕布被困重围,狼骑营心里亦是着急,汉子们二话不说,催马就往前冲,想要救吕布脱困。

    如此一来,却正zhong了卡祁下怀。

    前后两边的鲜卑精骑同时出动夹击,一心只顾往前救援吕布的狼骑营,在鲜卑人前后猛击之下,伤亡渐渐开始扩大起来。

    远处看戏的卡祁见状,心情明显好上了不少,说起话来也是眉眼带笑,“我就说嘛,没了吕布,这狼骑营也翻不了多大风浪。”

    说罢,便不再去看狼骑营的窘况,专心将目光投向吕布这边。

    即便是身陷重围,吕布脸上也并无惧色,他将手zhong画戟往袖甲上轻轻擦拭两下,那染满血迹的戟刃重新散发出耀眼寒芒,熠熠生辉。

    坐以待毙不是吕布的风格,与其等鲜卑人将战圈慢慢收拢,不如先行突破,杀出一条血路。

    说干就干,胯下赤菟再度奔跑起来。

    鲜卑人见吕布想要突围,立马围而杀之。

    吕布往哪儿冲,外围的骑卒就重点增援哪里,几番近距离的厮杀下来,在付出以几十名骑卒的性命为代价后,愣是没让吕布突围成功。

    反观此刻吕布,他正趴于马背,重重喘着粗气,手zhong画戟几乎抓握不稳,与方才那个刚猛厮杀的悍将相比,完全判若两人。

    鲜卑一众骑卒见吕布伤成这样,心zhong窃喜,道了声机会来了。

    单打独斗我们不是你的对手,可现在你负有重伤,身边又没个帮手……

    俗话说‘趁他病要他命’,这个时候不上前了结了你,又更待何时。

    如狼似虎的鲜卑骑卒们一拥而上,眼zhong爆发的神色,恨不得将吕布立马分而食之。

    卡祁有言在先,不管是取得吕布的头颅、身子还是四肢,皆可升任将军,并且赏钱三万。

    如此巨大的诱惑,没有人不心动。

    然则就当数千鲜卑骑卒争先恐后的冲向吕布时,这个趴在马背上的青年飞将却悄然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率先冲到吕布面前的zhong年骑汉哈哈大笑,满脸的得意之色,他丝毫不顾身后骑卒们的追赶,手zhong战刀朝着吕布脖颈猛地斩下,口zhong大喝:“这颗人头,我忽昱乞就先收下了!”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