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七二章 陷阵之志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汉末之吕布再世

    轰隆隆~

    牛佘野上方天空响起一声闷雷,宽达二十里的原野上,汉、鲜双方兵锋相触,遍地开花。

    负责两翼突击的徐荣和魏木生还没能将鲜卑人拦腰截断,就撞上了左右杀出的昆熊、夷戊二将,而正面交锋的方悦也几乎在同一时刻,迎上了zhong路的褐渠。

    双方战斗一触即响。

    仅剩陷阵营坐阵帅旗的高顺扫视起战场,坚毅面庞上流露出些许凝重,不怒自威。

    眼下的局势勉强能称得上平衡,尚未呈现出败退之迹。

    但越往后拖,对汉军就越为不利。

    汉军已经倾巢而出,而步度根身边至少还留有五万兵马。

    鲜卑人折损个万把余人,伤不了筋骨;汉军若是崩了一处,则处处崩陷。

    “禀主帅,后方发现一支人数约莫三千的鲜卑骑兵,像是奔着我们这里而来。”有士卒来报。

    高顺听闻这个消息,几乎没有任何讶异之色。

    从派出方悦那一刻起,高顺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他也早做好了准备,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陷阵营!”

    高顺从战车下来,拔起帅旗,声音雄浑。

    “战!战!战!”八百陷阵死士挺直身躯,眼zhong战意暴增,以长枪敲击起手zhong盾牌,齐声高喝。

    寒风凛冽,吹拂过面颊,似刀剔骨。

    马背上逆风而行的槐夷仁胜尤能感受到这点,但此刻的他却浑然不觉,甚至还翘起了嘴角,眉眼间都是笑意,显然心里是高兴舒坦,乐开了花儿。

    十八名将军都来争夺此次任务,最后却是他被步度根委以重任。

    相比其他人在战场上卖命的厮杀奋战,他的这个任务不知道简单到哪里去了,骑兵打步卒,人数还是汉军的三倍。

    本来他说一千骑足矣,但为了快速解决,步度根还是拨给了他三千军骑。

    飘扬的汉军帅旗就在眼前,槐夷仁胜再度提快了坐下战马速度,好不容易抢到这个机会,他怎么都要夺个头彩,显一显本将军的威名。

    他心zhong甚至已经想好,在斩下汉军帅旗之后,该如何向步度根讲述自己的辉煌战果。

    百步之外,槐夷仁胜下令进行骑射,并且猖獗大笑着:“看本将军一波骑射,定叫尔等死伤过半。”

    随着鲜卑人的引弓搭箭,陷阵营这边早已是默契十足。前排士卒半蹲身躯,手zhong盾牌往地上用力一砸,身后将士接连上前,将手里盾牌嵌在底层盾牌之上,环成一圈,形成以高顺为zhong心的钢铁壁垒。

    飞来的箭矢撞击在盾牌上,叮叮乓乓的响个不停。

    几波连射下来,上万支箭射了出去,却连一个汉人都没伤着。

    槐夷仁胜怒气交加,觉得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索性将手zhong牛角弓一扔,抽出马背上的弯刀,大声吼道:“儿郎们,随本将冲垮这帮汉军的防御!”

    杀~~~

    后方的骑卒纷纷效仿,收起弓和箭,抽出弯刀,喊杀震天。

    箭矢一停,高顺毫不犹豫的下令:“变阵,鳞!”

    原先呈圆柱型的战阵瞬间从后方裂开,两旁士卒收起手zhong盾牌,快步跑向前方,然后将盾牌左右依次补上,列成一排长长的盾墙。

    疾冲而来的槐夷仁胜见状,嗤笑一声:“蝼蚁之力,还妄想阻江河之海,简直可笑!”

    快马加鞭一路冲至陷阵营前,正当准备撞开这面盾墙冲进去大杀特杀的时候,前方盾牌契合的方形缝口,刺出了一排排多达数百道的耀眼寒芒。

    马是灵性类动物,遇到危险时,会在第一时间选择规避伤害。

    前冲的战马明显受到不小的惊吓,陡然一个急停,站立起后腿,前面双蹄在空zhong虚踏连连。

    得亏槐夷仁胜攥紧住手里缰绳,才没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给弄摔下马背。

    前方主将的战马一停,后面冲锋的骑卒也就跟着停了下来。

    “战阵,方!”手握帅旗的高顺眼zhong光芒一闪,抓住这个契机,果断下令。

    一众勒住马头的鲜卑骑卒还未反应过来,就看见前方那坚如厚冰的一排盾牌,猛然炸裂开来。

    杀!

    怒吼着的陷阵营大步前冲,以八人为一组,合成小型四面方阵,可攻可守。

    区区几百汉卒,不趁机逃走,居然还敢发起反击,当真是不知死活!

    槐夷仁胜面色阴沉,带着身后三千骑,二话不说直接杀入阵zhong。

    骑卒最大的优势在于速度和冲锋所带来的惯性力量,而此刻鲜卑人的三千骑显然已经丧失了这两大优势。

    若是对付普通士卒还好,但在他们面前的,明显不是一般汉卒。

    槐夷仁胜俯身纵刀砍在一名士卒的肩头,只听得‘铛’的一声,那士卒毫发未损不说,反手就是一枪直刺他的心窝。

    槐夷仁胜惊愕了一瞬,好在他反应够快,侧身躲过了那足以致命的一枪。

    接连砍了好几名士卒,都是同样的结果。

    “见鬼!”

    这名鲜卑骑将粗鲁的低骂起来,挡在他前面的这些重装甲士,不仅手持硬盾,容易砍到的地方也几乎都覆上了坚固的铁甲,一刀下去,根本连防御都攻破不了。

    而他们手zhong的长枪,在同短刀对拼时本就占据着优势,这一来二往,马背上的许多骑卒都被捅了个通透,坠马致死。

    这样打下去,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槐夷仁胜心里明白,但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恶气。当他望见汉军主帅的身旁仅有七八名甲士护卫时,他知道,机会来了。

    身后的三千骑卒被陷阵营分割蚕食,槐夷仁胜也不去管,他握紧了手zhong弯刀,成败皆在此一举。

    为避免打草惊蛇,他甚至连周围的士卒都没知应一声,独自拨马寻了个空角,往汉军帅旗下直奔冲去。

    兴许是压抑许久的缘故,高顺并未让身边的几名悍卒上前阻拦。

    他将手zhong帅旗递给一名魁梧壮汉,缓缓从战车内抽出了那杆形状怪异的长枪,名曰‘钩镰’。

    高顺立在雪地,手zhong向后斜拖的钩镰枪尖恰好点在雪面。

    迎面冲来的槐夷仁胜手zhong刀锋直砍而下,口zhong暴喝:“给我死!”

    高顺不避不躲,手zhong钩镰枪递出,甚至连脸上的冷漠神情都从未有过丝毫变化。

    赌命?

    槐夷仁胜脸色一沉,身形微侧,高顺那一枪刺空,而他手里的弯刀却在高顺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猩红的血口。

    仅仅一个交锋,槐夷仁胜就已判断出高顺的实力在他之下,不由嗤笑一声:“就这点本事还敢同我相斗?”

    原本刺空的枪尖一旋,下方内曲的钩尖抵住脖子,‘噗’的一声,整颗脑袋高高飞向了半空。

    丑恶的头颅如同皮球滚落在地,槐夷仁胜瞪大着眼珠,缺了头颅的尸身喷涌着血水,被胯下战马往前带了许久,才坠下马背。

    “将军,你受伤了!”身后的几名士卒赶紧上前,心zhong对高顺的敬畏程度再次攀升。槐夷仁胜砍在高顺身上的那一刀,他们看着都疼,可高顺愣是没有哼上半声。

    简单的做了个止血包扎,高顺望向步度根所在的位置,已经有了决定:“主公常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收拾掉这三千骑,我们便去会一会那鲜卑大王,用手zhong的枪、盾告诉他,什么叫做陷阵之志!”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