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六八章 初战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两万鲜卑铁骑以怒海翻涛之势汹涌而来。

    胯下战马四蹄矫健迅疾,裹挟着雷霆万钧,从牛佘野的平原上奔踏而过,震耳发聩。

    铺满厚厚积雪的地面,生生被开出一条宽阔十余丈的大道,显现出原野最初的翠绿之色。

    汉军的中军位置,高顺双手扶在战车栏杆,目光深邃,身旁是一杆刻有‘汉’字的巍峨大旗。

    鲜卑人来了!

    汉军将士此刻的情绪明显躁动了起来,临上战场之前他们都大碗喝过赴死酒,即使有去无回,也绝不后悔。

    可此时此刻,面对气势浩大的鲜卑铁骑,说一点儿不怕,那纯粹是在自欺欺人。

    马蹄踩踏在地面轰隆隆如雷声,汉卒们的心头‘咚咚咚’跳的厉害,因紧张和不安而紧紧攥着手中兵器。

    “慌什么!”

    高顺威严的声音有如洪钟,轮廓分明的五官在呼啸的寒风中愈发刚毅起来。

    “高将军,末将请求迎战这支鲜卑人的先头部队。”方悦催马来到高顺面前,手握梨花枪,眼中充满了战意。

    年少轻狂,满腔都是热血。

    高顺并不给予方悦回复,鲜卑人这两万骑卒明显是来打头阵,探底细的。步度根不会蠢到直接压上主力,他肯定会在具有绝对把握的时候,出动全军,给与汉军最为致命的一击。

    其实打仗就和打牌一样,见招拆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有傻子才会在开局时,用四个二把双王带上,以全部家底来孤注一掷。

    蹄声越来越近,鲜卑人距汉军距离已经不足半里。

    大敌在前,却不能上前一展身手。

    方悦心里头上蹿下跳,跟猴挠了似得。他本想上去替汉军挣个开门红,在士气上压他鲜卑人一头,也好涨涨大汉威风。

    可高顺这个傻蛋,偏偏就是不肯开口。

    再这样等下去,就只剩下被动挨打了。

    “传我将令,敌寇至一百五十步时,前军弓箭手齐射。”

    听到高顺下的这道命令,方悦满脸呆滞,随后竟是给气乐了,态度已不似刚刚那般和善,言辞间颇有讥讽之意:“高将军,你知道鲜卑骑卒的前行速度有多快吗?想靠前方那五千弓箭手压制?你压制得了吗,送死还差不多!”

    “他们过不来。”高顺低沉着嗓音,目光深邃,面庞上透出股莫名的自信。

    方悦当时心里就很想质问高顺,这股自信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不过他忍住了,为了大局,他又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谏起来,希望高顺能够迷途知返:“我知道你有二十万支箭羽,可你想过没有,一百五十步,骑兵也就是两个眨眼的功夫。箭没射完,鲜卑人就已经杀进来了,到那时,我们的骑兵就丧失了主动权,发挥不出作用,就废了。”

    高顺收回目光,侧头看了方悦一眼,淡淡的说了句:“我知道。”

    然后,便没了下文。

    你知道?

    知道还不赶紧派出骑兵迎击!

    然则高顺并没有任何动作,方悦这次是真气着了,当场就冲高顺吼道:“高顺,你到底会不会统兵!”

    与此同时,鲜卑人的两万骑距汉军已经不足两百步。

    顶在最前方的汉军弓箭手已搭箭上弦,拉开硬弓,抬起四十度角,指向天空。

    鲜卑领军的疙黎见状,不由哈哈大笑起来:“儿郎们,汉人简直愚蠢透顶,居然妄想用弓箭来阻挡我们的铁骑,今天我们就教教他们,什么叫做骑射。”

    说罢,疙黎率先从马腹旁拿起角弓,又从箭囊里取出利箭,张弓准备射杀前方的汉军将士。

    步射战法死板,防御性极弱,一旦被敌人近身,就只剩下待宰的命运。

    而骑射则不然,不仅打法多变,而且迅捷灵活,再加上胯下战马的速度加成,使得弓箭的射击范围和杀伤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两万鲜卑骑卒拉开弓弦,瞄向了汉军,利箭即将脱弦而出,

    然而就在此时,变故陡生。

    骑行在最前方的疙黎胯下战马痛苦的嘶鸣起来,前腿一趋,跪倒在地,巨大的惯性将马背上的疙黎摔了个七荤八素,连续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儿。

    身后的两万骑卒也没能幸免,在继疙黎的先例之后,接连不断的摔倒在地,同样是被胯下战马掀下的马背。

    “这些鲜卑人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

    汉军之中的方悦攥紧手中长枪,原先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可这突发的变故,鲜卑人接连坠马落地,简直就像是活见鬼了一般。

    不仅是他,整个军阵中的汉军将士一个个也都莫名其妙,难不成真是天神显灵?

    疙黎缓过神来之后,见爱马已经侧躺在地面,浑身抽搐个不停。

    他急忙爬了过去,四下查看之后,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在战马的左前蹄上,扎有一枚黑色的四尖利刺,每根刺长三寸。

    “铁蒺藜!”

    疙黎怒声咆哮,一对铜鼓眼几欲喷火,他显然认得此物。

    这种东西制作起来不算太难,属于防御和抑制骑兵的有效手段之一。

    换作以往,身为骑将的疙黎根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可就是因为这十日大雪,牛佘野上的积雪足有尺深,三寸长的小东西扔在里头,仅凭肉眼,根本看不出来。

    他伸手往前方的雪地里摸索两下,果然又摸到了一枚。

    好阴毒的手段!

    疙黎咬牙切齿,战马一旦伤了脚蹄,就相当于人落了个终身残疾,这辈子都上不了战场。

    骑卒最重要的伙伴是什么?

    毫无疑问,是战马。

    得知雪地里藏有铁蒺藜后,后方骑卒本能的勒住了马绳,如此一来,骑军最大的速度优势,就彻底消散殆尽。

    “将军,你看!”

    滚落在疙黎身旁的一名青年骑卒,手指指向天空,满脸愕然。

    密密麻麻的箭矢正往这边飞来,如秋之飞蝗数不胜数,飞行轨迹呈大圆弧型。

    “别怕,汉人的弓箭最远只有百步射程,现在我们隔汉军约莫一百五十步,就算飞到我们面前,也早已不具备杀伤威力,最多就是蹭破点皮,你别……”

    话还没有说完,一杆黑幽色羽箭直接贯穿了眼前青年的脑袋,血水溅了疙黎一脸。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