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五七章 比人多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吕布死后的第二天,也就是张懿同卡祁所约定的日子。

    张懿不仅亲率大军前往鱼尾坡,还顺带捎上了监军御史韩悝。

    战场上的打打杀杀,韩悝素来不喜,他本意是要留在成宜,但架不住张懿三番五次的请愿。在张懿发誓保证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后,韩悝才答应勉强可以一同前往。

    吕布一死,这场仗,基本上已是十拿九稳。

    张懿心中打着算盘,他之所以要带上韩悝,无非是想到时在韩悝面前,显显自己威风。最起码要让韩悝知道,回了洛阳,该如何向天子陛下生动形象的描绘,他在同鲜卑人作战时的勇猛无畏。

    同时,张懿还差人叫来胡海。

    胡海同吕布交恶,几乎是人人皆知的事情。

    吕布虽死,可胡海心中的怨气并未就此消散,他总会时不时的传上一些谣言,借此来污毁吕布名声。

    进了坞堡,来到张懿所在的堂屋。见张懿正在处理军务,胡海上前躬身抱拳行了一礼,通上姓名。

    张懿将手中竹简放于一旁,抬头望着胡海,和颜悦色的朝他招了招手。

    动作如此亲近,胡海心里不禁有些纳闷儿,他并非张懿心腹,而且同张懿也只见过寥寥几面。

    莫非,他是想笼络于我?

    胡海这般想着,脚下步子已经走到张懿面前。

    “本帅方才截获了一封书信,想请胡将军看看,也好商讨商讨该如何打算。”说着,张懿从袖袍口内掏出一张布帛,交由胡海。

    这种事情不应该找郑嵩等人商讨吗?为何要独独选我?

    胡海稍稍犹疑了一下,但还是没能压住心中好奇,接过张懿递来的布帛,打开一看,上面的字迹,竟是用鲜血所书。

    “什么,吕布勾结鲜卑人!”

    看完之后,胡海长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整个鸡蛋,脸上写满了震惊和不信,打心底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就算他平日里再怎么诬陷吕布,也从没想过把吕布和鲜卑人联系在一起。

    “胡将军,小声些。”张懿做了个静声的手势,长长叹息一声,脸上的凄苦笑容毫无半分破绽,故作为难道:“本帅起初也是不信的,可事实摆在面前,铁证如山,容不得本帅不信。”

    通敌叛国,按大汉律,当枭首以示众人。

    “只是大战在即,若公布此事,必然会引起一番动荡,恐军心不稳。”张懿将心中顾忌说出,顿了口气,接着缓缓说道:“所以,本帅想留胡将军于成宜,待大军走后,按照军法从事,以正视听。”

    张懿想借刀杀人,胡海就是最佳的人选。

    “末将领命!”

    胡海未作多想,直接应了下来。

    身前不能亲手击败吕布,想来死后鞭挞尸体也该挺有趣的吧。

    至于吕布是不是真的勾结鲜卑人,已经不甚重要,难不成一个死人还能起身开口,说他自己没有暗通鲜卑?

    有了张懿的这封书信在手,胡海就底气十足。

    西安阳县外的鱼尾坡,艳阳高照。

    寒冬腊月天,耀眼的阳光就是上天最好的恩赐。

    一连阴沉了数天的苍穹,突然放晴。

    若要在雨天交战,那才是最为糟糕的事情。

    张懿为此还在心中窃喜了许久,连老天爷都在暗中帮他。

    长途奔波了数个时辰的汉军进入西安阳地界,接着又马不停蹄的朝鱼尾坡开始进军。

    “张帅,我军长途行军,将士皆是疲乏不堪,应当歇息休整才是。等恢复了体力,再战鲜卑人也不迟。”

    途中,有人屡屡苦劝,但立功心切的张懿哪听得进这些,不仅痛斥了此人一顿,还将其罢免收监,说是大放厥词,扰乱军心。

    鱼尾坡上,鲜卑人拉开阵势,数万匹战马高昂着脑袋,骑卒们磨刀霍霍,睥视着下方远来的汉军。

    在几十名鲜卑将领的簇拥下,身穿戎甲的步度根骑马缓缓走上前头,熊面狮发,一袭大白裘加于身后,端的是英武不凡。

    张懿借此仰头打量起来,心中暗道了一声:卡祁居于其右,看来此人便是鲜卑三王之一的步度根了,果真有几分气势。

    前几日的成宜之战,说是步度根亲提大军前来,可实际上,张懿连步度根的影子都没见着。

    “张帅,鲜卑贼驻于半坡,占尽地利。一旦发起冲锋,借势而下,我军恐怕难以抵挡,是否应退后两里,避其锋芒。”郭焕上前,小声提醒着张懿。

    别看他长得五大三粗,读过的兵书却是不少,先前也是屡受张仲器重。

    “诶,郭将军何须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张懿对此压根儿没有放在心上,这场仗的结果,他还能不知道吗?

    后军位置处,韩悝仰躺在车驾上,两名侍女跪在其脚旁,轻柔的捶捏着韩悝的大腿。

    韩悝脸色享受,顺带瞥了一眼前方,咬了口侍女递来的冬枣,捻指鄙弃道:“本御史就不喜欢这些个莽夫,舞刀弄枪,你杀我我杀你的,看得本御史吶,是心惊肉跳。”

    陪在韩悝身旁的郑嵩点头称是,谄笑连连,“御史您所言极是,有您在此坐阵,相信士卒们必定心怀感恩,士气大涨,届时一定可以大破鲜卑。”

    成宜县内。

    有了张懿的将令,胡海带着两千士卒,气势汹汹的来到吕布帐外。

    守在外边的陈卫见来者不善,伸手拦住胡海,质问起来:“你欲作甚!”

    当众被一名小卒拦下,胡海的脸上明显浮现出了几分不悦,他掏出怀中布帛,朗声说道:“吕布通敌叛国,我奉张帅之令,特来将吕布枭首示众。”

    “谁敢!”陈卫暴喝,左手长枪一指,丝毫不惧眼前的两千甲士。

    身旁的几名近卫也同时抽刀,用身躯挡住了门口。

    “嘿,这年头,连阿猫阿狗都敢挡本将军的道了。”胡海嗤笑起来,目光阴鸷的望向几人,“不怕死是吧,好啊,但凡阻挡本将军执行公务者,皆以通敌罪论处。”

    杀了他们!

    胡海命令一出,身后的两千士卒踏着步子,手中长兵往前一架,步步紧逼上来。

    陈卫低吼一声,准备死守帐门。

    正值千钧一发之际,耷下的帐门被掀了开来。

    那些步步往前的士卒瞬间脸色大变,不由纷纷后退,好似见了鬼怪。

    一袭高大的身影挺拔,扫过的目光犹如凛冬里的暴雪,浸人骨髓,手中画戟寒芒闪耀,战甲加身,恍恍如天神。

    “你,你你你……”

    胡海心中大骇,哆嗦的指着吕布,结巴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胡将军不认得我了?”吕布微微一笑,像是有些惋惜的说着:“本来我已入了黄泉,可惜十殿阎罗皆说我吕某人命贱,不肯收我。”

    吕布说得从容,又随手指了指自己的营帐,“胡将军,见到帐外挂着的白布条了吗?你可知,我这些缟素为谁而挂?”

    胡海心中一凛,吕布的话外之音,他如何不知。

    “吕布,你休要猖狂!”

    胡海大喝一声,像是在给自个儿壮胆。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见士卒俱在,遂又有了底气,再度叫嚣起来:“现在我的人比你多,就算车轮战,也能把你活活耗死,你拿什么跟我斗!”

    说完,胡海大手往前一挥,如是胜券在握:“都给我上,吕布他们就这几人,有拿到吕布头颅者,我赏他十万钱!”

    十万钱!

    士卒们沸腾了,重赏之下的勇夫,可不止一个两个。

    “比人多是吧?”

    紧随而出的戏策笑容灿烂,拍了拍手。

    陈卫会意,将食指弯曲放入嘴中,吹上了一记响亮的哨音。

    霎时间,四面八方的声音滚滚而来,如山崩地裂。

    “谁敢伤我家将军,狼骑营曹性(宋宪)在此!”

    “陷阵营高顺,前来护主。”

    “魏木生,亦在此处!”

    李封,姜冏,侯成,胡车儿……

    一道道名字接连响起,经久不绝。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