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五五章 药到病除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面对张懿的责备,卡祁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随意的坐在一张木质案桌上,面带讥讽的哼道一声:“张刺史,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五原、九原、成宜三个县都已交到了你的手中,只差最后一个西安阳,整个并州就算齐活了。可你答应我们的事情呢?莫说吕布戏策的头颅,连他们的毛发,我都没见着一根,张刺史总该给我个交代才是。”

    “都说汉人重诚讲信,以诚信立本。可如今,张刺史,你的诚意又在哪里?”卡祁手指叩击着桌面,笑容颇为不屑。

    自知理亏的张懿怒气很快消散下去,继而换上一副和善的面容,转过身笑着说道:“卡祁将军,那吕布凶猛,想要擒杀着实不易”

    不等张懿说完,卡祁就摆了摆手,不耐烦的从桌面跳下,嗤笑一声:“罢了罢了,既然你杀不了吕布,那咱们的盟约就此作废。下次战场上遇见,你我各凭真本事斗上一斗,看你麾下的汉卒,挡不挡得住我鲜卑的铁骨儿郎。”

    卡祁作势就走,张懿见状,心里咯噔一跳,赶忙喊住卡祁,“将军且慢。”

    张懿的本事他自己心里清楚,别看现在军中将士都将他捧作鬼谷转世,称他是鲜卑人的克星。可这其中的门道,他再也清楚不过,若真要真刀真枪的打上一场,恐怕还没开战,张懿就已经夺路而逃。

    好不容易才将张仲扳倒,获得军中将士信任,可不能就此功亏一篑。

    况且韩悝最近也在催促张懿,快些结束这场战争,他好回去复命。

    并州这个穷乡僻壤,毫无油水的地方,韩悝是真不想再呆下去。

    念此种种,张懿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只在刹那,便有了决定。

    之前留着吕布,是因为吕布的存在,会让鲜卑人多少有几分忌惮,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

    更何况吕布还杀了张懿最为宠信的爱侄。

    所以不管出于哪种打算,吕布都必须得死。

    走到门口的卡祁回头,黑色斗篷掩盖下的嘴角悄然上扬,“怎么,张刺史想通了?”

    张懿没有开口,只是沉着脸,起初带着文士儒气的脸庞,多了几分阴寒。

    大堂内一时间陷入了死水般的寂静。

    额尔,张懿才慢慢说道:“等我拿到西安阳,夜里便将吕、戏二人头颅,送于帐下。”

    “好,爽快!”卡祁大笑着称赞了一声,随后说道:“此事宜早不宜迟,若张刺史信得过我,那我们六天后就在西安阳西界的鱼尾坡见面。到时,保管再送张刺史一份大礼。”

    听闻此话,张懿脸上先前的阴霾一扫而空,他自然知道卡祁所说的大礼是指什么。

    随即,张懿伸出右掌,说了声:“一言为定。”

    啪

    响亮的击掌声响彻了整个大堂。

    卡祁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心情愉悦,一言为定。

    卡祁离开的第三天,留守九原的将士,抵达了成宜。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张懿一刻也没闲着,为了对付吕布,他同郑嵩几乎是绞尽脑汁,制定出不下十个稳妥的方案计划。

    就算要杀吕布,也必须名正言顺才行,否则落下把柄,会让人乱嚼舌头。

    得知九原的驻兵到了,张懿手头一顿,将竹简搁于一旁,招来门口的守卫,吩咐道:“去,将吕布叫来见我。”

    为防夜长梦多,诛杀吕布这件事,必须越早越好。

    士卒领命而去。

    张懿又差人叫来郑嵩,两人开始合谋布局。

    按照之前的计划,只等吕布进来,张懿就会将堂门关上,再找个借口与其争吵。不管吕布动手与否,张懿都会将桌上的酒盏一扔。届时,外面负责巡守的将士听到动静,必定会破门而入。

    张懿只需给自己划上一道血口,便能坐实吕布以下犯上的罪名。

    到那时,吕布想不认都不行。

    以下犯上,斩首亦不为过。

    若是胆敢反抗,外面的几万大军可不是开玩笑的。吕布没了狼骑营,插翅也别想逃出。

    为了防止吕布暴走,郑嵩还特意调来了三千弩手。

    将堂内的仆役尽数遣散出去,张懿独自一人高坐堂中,面色悠然。

    这个计划,除了会有一点疼痛之外,几乎万无一失。

    不过为了除掉吕布,受点皮肉之苦,也不在话下。

    现在万事俱备,就差吕布来自投罗了。

    很快,派去传唤吕布的士卒小跑了回来。

    张懿左右张望一眼,却并未发现吕布的身影,朝着那士卒就是一通大骂:“混账东西,让你去叫吕布来此,人呢?”

    那士卒莫名的挨了一通骂,心中抱怨,却也不敢顶嘴,如实回道:“回禀主帅,吕将军病了,下不了床。”

    “什么?病了?”张懿声音陡然提高八度,满脸的惊愕。

    仿佛正有万头战马掠过他的心头,想他一介文弱士人,都能扛住这边塞气候,吕布这种沙场万人敌,居然也会病倒在床?

    张懿问向那士卒,“什么病?”

    “据说是夜间着了凉,患了风寒。”

    张懿挥手让那士卒退下,吕布不来,他所准备的计划,就没了意义。

    至于吕布患病真假,张懿决定亲自前去看看。

    来到吕布帐中,两个火盆里的柴火烧得正旺。

    昔日的飞将如今蜷缩在榻上,厚厚的两床棉被遮盖住了他挺拔的身躯。

    尽管如此,吕布依旧喊冷,打着哆嗦。

    戏策上前向张懿作揖行了一礼,满脸苦涩,并告诉张懿,吕布寒疾入髓,得寻名医才能诊治。

    张懿听闻后,当场几乎掉下泪来。借着擦拭眼角的机会,张懿再次打量了吕布一番,见吕布的确没了往日的气势,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临走之际,张懿满脸悲怆,痛心疾首表示,一定会为吕布寻得良医,还请戏策好好照顾吕布的饮食起居。

    回到县内的坞堡,张懿唤来一名中年男人,将韩悝交给他的小瓷瓶,从怀里摸了出来。

    “乌七,这几日你寻个机会,将这瓶里的东西,下在吕布的汤药中。”张懿将小瓶交到男人手中,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

    对于张懿派下的任务,男人从不多问,点了点头,接过小瓶后,缓缓退了出去。

    望着离开的背影,张懿摸着下巴,笑容阴森,“真病也好,假病也罢,吃了我这药,保管药到病除。”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