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五四章 风起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在场的将军顺着张懿的方向,将目光投向吕布,其实在心底,他们更希望守坞的那个人,是自己才好。

    吕布挺拔的身躯站起,简单明了的说了声:“领命。”

    情理之外,却是意料之中。

    相比上次,这回的捷报吕布等了足足五日。

    望着一路飞尘而来的传令卒,留守坞内的士卒们大声欢呼高喊,唯独站在望楼上的吕布,脸上凝寒若霜,大手扶于木栏,朝身旁戏策幽幽叹了声:“看来,又被先生给言中了。”

    戏策背着手,嘴角哼哼,瘦削脸庞上露出的笑容越发有几分老谋深算的味道:“如此一来,也就做实了张懿勾结鲜卑人的事实。”

    既然知道了张懿的底牌,那吕布翻身的时日,也就指日可待。

    将驻守的士卒移至九原,吕布耳旁听到的几乎全是对这位张主帅的称扬。

    按照这些士卒们的说法,九原一战,张懿不仅调度得当,更是身先士卒,带动得三军将士气势如虹,将鲜卑人打得节节败退,在经过两场大规模的厮杀后,终于成功将鲜卑人赶出九原。

    一时间,张懿的名声再次大涨,而吕奉先这三个字,却正被逐渐淡忘。

    在九原休歇两日后,张懿再度率军出征,进讨成宜,留守九原的,依旧是特意指定的吕布。

    冬日的清晨,微风袭袭。

    这已是吕布第三次目送张懿出征。

    汉军将士一个个士气高昂,全然没了前两次的不安和忐忑。

    或许他们在心底已经默认,只要有张懿坐阵领兵,他们就一定能赢过鲜卑。

    殊不知,鲜卑人早已张开了血盆大口,同样在等一个机会。

    送走张懿的大军,吕布并未在县内滞留,而是骑着赤菟去了郊外。

    出了九原县府,吕布轻车熟路,一连往南急奔了五六里,在一条丈宽的冰河前,勒住了马绳。

    身后的戏策有些不解:“将军,何以止步?”

    望着凝结成冰的河面,吕布不觉的笑了起来:“小时候性子顽劣,常常在这河中打滚,至今想来,恍如昨日。”

    几名近卫听得吕布如此光荣事迹,霎时瞪大了眼珠,他们很难想象这个平日里对他们严苛无比的将军,光着屁股在这河里狗刨翻腾是怎样的一幅欢脱景象。

    不曾察觉到身后几人脸上的神色变化,吕布指着一处空地继续说道:“听长辈们说,在我出世之前,这里曾有一座白马寺庙,后来因为浊河涨了大水,将其冲入河底。我母亲也是在生下四位阿姊后,才来此拜佛,孕诞出的我。”

    “将军还有四位阿姊?这倒是从未听将军有过提起,不如今天一并说来听听。”对于吕布的往年陈事,戏策充满了好奇。

    “没什么好说的。”

    吕布的语气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冰冷而阴寒,以不容置喙的口气终结了这个话题。

    渡过河面,戏策跟着吕布身后,沿着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左曲右弯。

    在走了大半柱香后,吕布趟进了道旁半人高的草丛,开始弯腰拔草。

    身后的几名近卫想要上前帮忙,却被吕布给伸手阻退。

    弯腰,起身,再弯腰,再起身……

    大把大把的青草被连根拔起,扔于道旁。

    与此同时,细长的草叶也将吕布的手掌割开了十几道细线般的血口。

    一旁的戏策看得触目惊心,不由好心提醒起来:“将军,先暂歇一下吧。”

    “我没事。”

    吕布低沉的回了一声,继续扯拔着面前碍眼的杂草。

    渐渐的,脚下土地显现出了原本的样貌。

    这是一座微微凸起的土堆,很不显眼,若非前面插有一块腐掉的木牌,怕是很难令人将它同墓地联系起来。

    由于年代相隔甚久,亦或是雨水侵蚀渗透,已经很难辨别出木牌上面的字迹和内容。

    裤腿上沾满泥土的吕布缓缓跪下,朝着面前的土堆,磕了三个头。

    这个平日里看似冷漠的将军,在这一刻,眼眸中布满了哀伤。

    数日之后的成宜县内。

    张懿的大军开进了坞堡,原先飘扬的鲜卑旗帜被高高扔下,坞内四角的各处碉楼也都换上了张懿的帅旗,迎风猎猎。

    这一仗,再度以汉军的大获全胜而收尾。

    坐在宽广的坞堡里,张懿卸下近三十斤的沉重战甲,换上刚刚缴获而来的狐皮大袄,心情显得尤为畅快。

    不仅仅是因为拿下了成宜县,更重要的是,从洛阳那边传来了新的诏令。

    在张懿一次次的上奏战功,以及韩悝的配合构陷下,朝廷终于有了新的动作。

    镇北将军张仲因妒忌刺史张懿屡立战功,肆意造谣编排诬陷,蒙蔽圣听,但念起效忠大汉多年,劳苦功高,故免去下狱之苦,罢黜其所有官爵职位。

    而张懿则因战功卓著,不仅受到朝廷书面褒扬,还兼任镇北将军一职,加封中阳侯,食邑千户。

    军政大权皆握于手,再加上一次次的大胜,张懿如今在军中的威望声名,早已超出了张仲吕布。

    况且现在张仲已经倒台,而吕布的心腹手下也被遣散各地。吕布虽勇,但一只没了爪牙的老虎,又能兴起多大风浪?

    这以后的并州,必将是他张懿一人之天下。

    只需再往前拿下仅剩的西安阳,就能将鲜卑人一举驱逐境外。到时候,百姓称赞,天子降恩,青史留名……

    张懿的脸上已经快抑制不住,想要大笑的冲动。

    派出的传令卒已经出发,估计明日一早就能抵达九原县内。

    脑补出吕布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的惊愕表情,张懿终于忍不住拍掌哈哈大笑,这个不识时务,还屡屡让自己吃瘪的小子,也该尝到自食其果的滋味儿了吧。

    张懿笑得正为开心,一名青年踩着黑色的戎靴,走进了大堂。

    “张刺史,什么事情令你如此开心,也同我说道说道。”青年戏谑的笑了起来,摘去的斗篷下,露出一条粗实的黑辫。

    畅怀的笑声戛然而止,张懿的眼睛瞪得老大,望着眼前出现的青年,像是见了鬼一般。只见他从座位上迅速起身,疾走至门口,见到门外把守的士卒换作郑嵩时,才重重松了口气。

    随即张懿转过身来,对着那青年怒声道:“你疯了!这时候来找我,是想害死我吗!”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