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五二章 后发制人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 ,汉末之吕布再世

    话音一落,帐内其他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投向了吕布。

    吕布将手胳膊架在案桌,十指合拢,眼眸的下睑处微微上缩。

    在场的没有外人,都是跟着他刀里来火里去的生死弟兄,再加上门口又有陈卫把守,大可不必担心此事会走漏风声。

    曹性等人目光灼灼,等待着吕布的意见,眼中蕴含有大干一场的迫切架势。

    良久,吕布终于开口,虽然只说了两字,但却足以令曹性等人兴奋得喜形于色:“谁去?”

    重活一世,并不代表就要低下头颅,夹起尾巴做人。

    “我去!”侯成按下想要抬手的曹性,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在几人之中,侯成的确是最佳的人选,不仅行事低调,而且较为沉稳,张懿军中鲜有人能认得出他。

    正当吕布准备拍板之时,魏木生掀开腿甲,跪于地面,抱拳恳请道:“将军,三思啊!”

    吕布微怔了一下,看向这个他尤为倚重的青年。不待他开口,曹性便指着魏木生骂了起来:“魏木生,你要怕死,滚蛋便是,老子就当瞎眼错看了你。”

    魏木生一听曹性这般说他,火气也腾地一下上来了,对骂道:“放你娘的犬屁,某跟着将军打得恶战不比你少,你不怕死,我也不是孬!”

    吕布是知道魏木生性子的,他既然肯犯众怒的出来阻止,就一定有他的理由,“木生,你且说说,为何要我三思。”

    听得吕布发问,魏木生便不再同曹性争辩,将脑中思路稍一整理,回答起来:“将军,这里是张懿的军营,身边安插的护卫必不会少,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张懿,您觉得可行吗?”

    吕布眉头微沉,魏木生说得没错,就算是他,想要悄无声息的干掉张懿,也绝非易事。

    “再者,张懿的那些手段,皆是使在暗地里,我们并无实据指证,就算杀死了张懿,将军恐怕也要担上一个弑上的罪名,遭人诟病痛骂。”魏木生见吕布陷入深思,又接着说道:“倘事若不成,反而会让张懿抓了把柄,就算到时候老将军肯护你,张懿和那位监军御史,会放过将军吗?”

    “那如果不干掉张懿,他今日能诓我们急奔数百里,保不准明日就能设下鸿门宴,隔三差五的换个花样,我们岂不是要被他给活活玩死?”尽管魏木生说得很有道理,但其他人依旧持有自己的疑虑。

    “头儿,别听魏木生这小子的,他就是怕死!”曹性撇了撇嘴,满不在乎的说着。

    左一个怕死,右一个怕死,这把魏木生心底的火气给激起来了,他抱拳朝吕布请令道:“将军若执意要杀张懿,我魏木生愿赴此行,免遭他人说我贪生怯弱!”

    “切~”曹性嗤夷了一声,低声咕咕道:“有那能耐,你倒是去啊!”

    “你!”魏木生怒视曹性,显然已是气极,若非吕布在场,他肯定早已上去跟曹性干起架来。

    “都别争了。”吕布揉了揉发涨的脑袋,心中觉得有些乏力,朝众人摆了摆手,“都先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帐内诸人对视一眼,抱了抱拳,纷纷退出帐外。

    至于方才所讨论的事情,就算吕布没有特意叮嘱,他们也不会向他人吐露半字。

    独坐在营帐里,吕布眯合上双目,整个身子后仰在草地上,脑子里不断反复着这个问题:杀,还是不杀?

    大军在第二天开拔。

    张懿似乎格外的精神抖擞,连带行军速度也远超平日。

    仅仅三天,数万大军便已抵临临沃。

    见到衣衫褴褛的获救百姓,在悉闻鲜卑人的种种劣迹后,张懿须发倒竖,是勃然大怒。他先是好言安抚了一番这些受难的汉民,博得了百姓们的信任和颂扬,然后又派人向卡祁下了战书,约他明日于赤麓原决战。

    此令一出,不仅是吕布不敢置信,连张懿的一干心腹将领,也都跟着惊掉了下巴。

    张懿是文士出身,不懂领兵打仗,这在将军们之间,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了。

    前些日子还行军如龟速,生怕与鲜卑人开战。但今天,他居然敢主动去寻衅鲜卑人,还要与其决一死战,难道当真是患失心疯了不成。

    众人心里泛着嘀咕,却也没人不识时务的去找张懿絮叨几声。

    傍晚,张懿将一众将军招至营中,作了明日的计划安排。

    众人听罢,又是大惊。

    张懿一开口,居然就要将吕布搁下,令其留守营寨。

    众将对此不敢苟同,傻子都能看出,目前军中战斗力最强的就是这个被鲜卑人称作‘飞将’的青年。

    不让吕布随行,这无异是自断臂膀,他们可都指望着吕布去独挑大梁。

    张懿此等行为,是故意消遣,还是另有玄机?

    众将皆是想不通彻。

    从议事的帐内出来,诸将各自回营,忙活相应的事宜去了。

    唯独吕布无事可做,心里有些空荡荡的,他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走在回营的路上,吕布很巧的碰见了戏策。

    这个身躯羸弱的青年如今一袭粗厚棉袄加身,他拢了拢袖袍,主动迎了上来,眼眸中带有笑意:“将军,我观你眉头紧锁,是不是张刺史又要让你打头阵了?”

    吕布摇了摇头,若是让他打头阵还好,他就怕张懿是一时兴起,只管愣头劲儿的往前冲,到时中了鲜卑人的算计,损兵又折将。

    此次北征的士卒本就人数不多,若再折损些,想赢鲜卑人,就更难了。

    “哦?张刺史居然要亲自上阵?”听完吕布的叙述,戏策的表情古怪,显然这也出乎了他的预料。

    吕布对此只好无奈的耸了耸肩,当时整个帐内的将军都持反对意见,可那张懿好像是吃下秤砣铁了心,谁同他说都不好使。

    “这倒是有点儿意思。”戏策露出个饶有兴趣的笑容,心中一边盘算起来:张懿敢玩这么大,要么是精神失常,要么就是稳操胜券。

    不过咱们的张刺史看起来,并不像是患有精神失常的人,反倒是有几分意气风发。

    戏策抿了抿嘴角,眼眸不知何时已经眯成一条细缝,那该如何做到稳操胜券呢?

    一路走回至营中,戏策依旧没能想明其中关窍,但他隐隐察觉到,张懿这次,怕又是冲着吕布来的。

    想了许久,戏策觉得有些乏了,他侧卧在地,给自己盖了两层厚厚的被褥。

    时值周公召唤,这个即将应梦的青年猛地踢开棉被,连外套都顾不得披上,疾走至案桌前,从一卷空白的竹简上抽下一块竹条,笔走龙蛇。

    小半柱香后,吕布看着竹条上的四个字,沉默了许久许久。

    背后的胡车儿伸长脖子偷偷瞥了一眼,那竹条上的字迹狂草,他竟一字也认不出来。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