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五一章 干掉他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万丈高空之下,数千匹奔腾的战马,四蹄生风,蹄声阵阵。

    领军的青年将领脸色孤寒,手中画戟斜拖身后,此刻本应在飞云邬激战,却因张懿的一道战报,不得不调转方向,疾驰浊河北端。

    前来求救的士卒声泪俱下,说是大军刚渡至浊河一半,就遭遇到鲜卑人的猛烈突袭,损伤惨重,请吕布火速赶去支援。

    高顺斩杀掉五千偷渡阴山的鲜卑人,因此也不能排除不会有其他军马。

    那名求救士卒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疲倦和尘土,衣甲上沾满斑斑的血迹。见此模样,吕布心头最后的一点疑虑也消散而去。

    将来同鲜卑人决战,光靠吕布手上这点人马,几乎是毫无胜算,必须得倚仗张懿的主力军才行。

    所以哪怕飞云邬近在咫尺,也只能暂时弃下,去保张懿。

    吕布领着骑卒疾驰而去,又令高顺护着营救下的汉民退往临沃,以策万全。

    马不停蹄的奔波至晌午时分,吕布总算是成功抵达。

    见到并无士卒受伤,马背上的吕布松了口气,脸色也捎带柔和了些许,心中不免有些庆幸,没事就好。

    但很快,吕布就发现了异常,这些宿营的士卒,脸上根本没有经历过战斗的伤苦,甚至连一丝的紧迫感都没有。

    回头,那名前来报信的士卒,已不见了踪影。

    吕布心里咯噔一下,随手抓来一名路过的士卒,低声喝问,是否遭遇过鲜卑人的袭击。

    那士卒在吕布的逼视下,身子一个哆嗦,直接往下坠去。若非吕布拎着他的上衣,怕是要当场瘫到在地上。他口齿打颤的回答着,一路上并未遇见过鲜卑人。

    上当了!

    吕布脸色一寒,心里顿时火冒三丈,将这名士卒松开,问清张懿的主帐位置后,大步流星的径直走去。

    主帐营外,两名看守帐门的士卒拦下吕布,说张懿此刻正有要事处理,让吕布稍候。

    吕布伸手将两人推开,大步走进帐内。

    张懿的营帐很大,此刻帐内正有十余名将军在饮酒作乐,一个个脸上浮现出谦卑的笑容。

    正对吕布的中央位置处,摆有张窄长的紫木榻,榻上横卧有一名脱去鞋袜的中年男子,身穿玄色汉官服,面白无须,散发着一股阴柔之气,身后四名美婢正在为其捏肩捶腿。

    连作为主帅的张懿都甘居其下,脸上亦是百般讨好谄媚之色。

    在发现吕布走进帐内后,张懿迟钝了两秒,随即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喜万分的叫了起来:“哎呀呀,这不是咱们并州的大英雄,吕奉先吕将军吗?”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介绍,榻上这位大人,就是朝廷特派的监军御史。你快过来,给韩御史敬上一碗酒,说叨说叨前方战事。”张懿朝吕布招了招手,又端起一碗倒好的美酒准备递给吕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同吕布的关系极好。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可吕布似乎并不卖张懿的面子,他走到张懿面前,也不接那碗酒水,目光灼灼的望着张懿,一字一句的说道:“末将听说,鲜卑人袭击了刺史,敢问大人,鲜卑人现于何处?”

    当着数位将军的面,被一个下属如此质问,张懿眼中闪过一抹愠色,若非惧于吕布勇武,早就将其下狱斩首了,他笑容尴尬道:“这不同将军开个玩笑吗?韩御史听说将军少年英雄,很想见你一见,所以……”

    “所以,你就诓我来此?”吕布脸上的寒意愈盛,他伸手拿起张懿手中的酒碗,狠狠摔在地上,语气里满是痛心疾首和怒其不争,咬着牙不让自己的愤怒发泄出来,“你可知道,五原县唾手可得,只需一战,便能收入囊中。”

    “放肆,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小小的武夫说话了,可还有将本御史放在眼中!”

    韩悝坐起身子,怒斥吕布,不阴不阳的声音听得让人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

    听得有人谩骂,吕布面对着张懿,将脑袋左转九十度角,眸子里斜射出的光芒如电,蕴藏的戾气和杀机如洪水猛兽般直扑韩悝。

    “啊!”

    这位在洛阳城里享尽荣华的常侍此刻宛若受惊的小鸡,捻起手指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脸上渗透出一股病态的惨白。

    “你、你、你,你欲作甚!”惊惧之下的韩悝将翘起的指尖指向吕布。

    “既然是朝廷派下的监军御史,那就好好的看,好好的听,莫要负了朝廷厚恩。还有,类似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说完,吕布收回目光,又看了眼帐内的诸位将军,转身往外走去,只用自己能够听见的声音,不屑的说了声:一群饭桶,和一个没卵的阉人。

    吕布一走,帐内浓烈紧张的压迫感瞬间消散开来,所有人心头都莫名的觉得松了口气。

    “小儿,狂妄!”

    从未像今天这般狼狈的韩悝气极,脸色狰狞的将手中酒杯扔向下方,指着张懿呼喝起来:“张懿,马上给我杀了他!”

    韩悝盛怒之下,将军们纷纷从座位上跪伏于地,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

    张懿躬身之时,袖袍遮住的脸庞露出个阴森的笑容,抬起头,又恢复成一脸的惶恐之色,不安的说着:“吕布鲁莽冲撞御史,罪过滔天,可这厮武力过人,恐擒他不住。”

    “废物,难道你手下五六万人,都是吃干饭的不成!”韩悝火冒三丈,破口大骂。

    张懿被骂得狗血淋头,也只能压着心里的不爽,唯唯诺诺的回答着:“御史您有所不知,吕布此人平日里还算循规蹈矩,但他那帮属下,什么出身的都有,一个个难驯得很,整个营中除了吕布,根本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若直接动用武力去擒拿吕布,他要是不肯就范,恐会生出兵变。”

    随后,张懿又将狼骑营如何千里驰援雁门关的事迹同韩悝说了。

    韩悝听得索然无味,从不上战场的韩悝自然无法想象那种‘虽万人吾亦往’的激壮场面和雄浑气魄。

    但你要让韩悝咽下这口气,那是绝无可能。

    十常侍,一共是十二个人,以张让为首。

    不仅是在洛阳,乃至整个大汉,哪个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存在,连带他们的亲戚都跟着一起,鸡犬升天,在各地出任显耀官职。

    韩悝将众人遣退,待留下张懿一人后,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来。

    张懿一见到此物,脸色微变,装作不懂的模样,开口问道:“这是?”

    “嘿嘿嘿……”

    韩悝阴阴的笑了笑,细细的嗓音里夹带着深寒的杀意,“这可是个好东西,古往今来,只有贵人高官们才配用它。这次,倒是便宜吕布这黄口小儿了,能用上这东西,也算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

    张懿双手接过这个瓷瓶,眼中光芒闪动。

    从张懿的营帐回来后,吕布将一切都同曹性等人说了。

    “这张懿脑子里装的全是浆糊吗!他到底有没有脑子!”侯成听完后,气得哇哇直叫,眼瞅着飞云邬的鲜卑人没了士气,到头来却被自己人摆了一道,当真可恶!

    魏木生环抱着手臂,在一旁蹙起眉头,显然也是不满张懿的做法。

    几人之中,就属曹性说话最是口无遮拦。

    这一次,同样也是他说得最为直接。

    曹性走到吕布面前,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愤愤决然道:“头儿,张懿这鸟人,明里暗里都下绊子使阴招,干脆干掉他,你来当老大。”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