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四九章 重逢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骑卒厮杀,只在一刹。

    双方冲锋而过的瞬间,便有数百人落下马背,有鲜卑人,也有汉人。

    用后世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只有活着,才有补刀的资格。

    骑卒也同样如此,只有强者,才能将对手击下马背,牢牢攥紧手头的缰绳。

    吕布迅速勒马回头,再度发起冲锋。

    卡祁也不示弱,同样调头直冲吕布而来。

    两人在战场中央相遇,眼中的战意触碰交织在一起,瞬间爆炸开来,手中画戟和长槊直刺对方咽喉。

    吕布身形一侧,卡祁也借机避过那泛着冰寒的戟尖。

    一次无声的交锋,就此结束。

    擦身而过的瞬间,卡祁陡然回首,手中长槊以迅雷之势,斜刺吕布腰间。

    “小心!那鲜卑贼阴袭!”不远处的方悦瞄见这里,情急之下大吼了一声,想要提醒吕布。

    吕布此刻淡压着眉头,嘴角挑起一抹不屑,除了弟兄手足,他又怎会轻易的将后背留于他人。

    手中的画戟飞速旋转,浑圆似盾,在那长槊刺来的同时,吕布将画戟往后一别,只听得‘铛’的一声,那杆饱含杀机的长槊便陷入了画戟挥旋的漩涡之中。

    吕布以此种匪夷所思的方式破去卡祁的杀招,方悦看得是目瞪口呆,满脸惊愕道:“还有这种操作?”

    卡祁脸色一变,身子已经不由往前倾了半尺,连带屁股都离开了胯下坐骑的背部。

    好在他反应灵敏,不等吕布回击,便迅速抽回了长槊,身子又重新回到马背。

    一击未能得手,卡祁也不同吕布缠斗,前冲一段,勒马转头。

    双方交战半个时辰,胜负未分,各自罢兵而回。

    回到宿营的地方,除了留下守营的两百士卒,放眼望去,皆是衣衫褴褛的百姓,蓬头垢面,面黄肌瘦,啃着戏策发给他们的大饼,说是难民亦不为过。

    吕布心安了不少,他回头望着带回来的七千青壮,俊朗的面庞上总算有了几分笑意,“去吧,跟家人们团聚去吧。”

    见到久别的亲人,那些青壮早已是哽咽在喉,飞奔跑往那边,口里呼唤着‘父亲’‘我的娃’等各式各类的称呼。

    吕布下了马,戏策在左,魏木生、郭焕在右。

    他静静听着郭焕的汇报,几人一路走进了帐篷。

    不知从哪儿冒出的曹性擂了魏木生一拳,挤眉弄眼的笑道:“魏木生,你小子可以啊,阴山这么大,你都能将人给找着。”

    后者身子连连倒退了两步,脸色霜白。

    曹性见状,立马就慌了神,连忙问道:“老魏,你这是怎么了,可别吓我。”

    平日里,曹性跟众人嬉闹惯了,见面的招呼方式也多种多样,有时是勾肩搭背,有时是咧牙傻笑。当然,也有的时候,上前对准屁股就是一脚。

    踢完就跑,特别的吃鸡。

    只要是待在狼骑营里的汉子,时常都能看到这样的风景。曹性一个人在前面发了疯的跑,宋宪侯成、魏木生等人在后面狂追不舍,怒骂喊打。

    几人平日里虽然互损较多,但在心底,早已将对方当做了生死共存的兄弟。

    见到这个时常嬉皮笑脸的青年满脸担忧,魏木生心中涌出一股暖流,笑着说道:“一点小伤,养上三五天,照样能追得你漫山遍野的跑。”

    跟吕布汇报完后,郭焕回头看了眼魏木生,前些日子的记忆慢慢涌上心头:“阴山上可是真的浸人,寒风十二个时辰呼呼的刮,像是把利刀子硬生生的往人骨头里灌,熬上三天,我就已经坚持不住了。到了(liao),还是魏木生这小子有种,愣是不吭一声,若不是他咬牙死撑,我们怕也救不下这群汉民。”

    吕布听得出,郭焕念叨起魏木生时,语气里满是欣赏和赞许。

    “吕将军,我手底有个校尉的位置空了许久,魏小子人还不错,你看……”郭焕将声音压得极低,寓意也很是明显。

    吕布稍稍怔了一下,随即便明白过来。

    他如今虽为明威将军,却也只是临时暂代,除了领兵打仗,其他的权利一概没有。

    所以就算手下宋宪曹性等人立再多的军功,想要往上升任校尉,就必须去往其他将军手下任职。

    否则在吕布这里,永远都只会是个军侯,至少目前是这样。

    曹性魏木生这些人跟了吕布这么久,一路上风风雨雨,生死与共。

    吕布作为他们的大哥,自然也想给手下弟兄谋上一份好的前程。如今郭焕让魏木生去他手下任职校尉,吕布心中虽然有些失落和不舍,但总归是为魏木生感到高兴。

    正当吕布准备开口应允时,戏策从一旁站了出来,朝着左边处大声说道:“魏木生,将军欲调你去郭将军处任职校尉,你可愿意?”

    郭焕陡然听到这么一嗓子,满怀高兴的心情荡然无存,整张脸也在霎时间布满了黑线。要是魏木生肯答应的话,他还找吕布干什么。

    前两天下山的时候,郭焕得知魏木生现在仍是个军侯,心中便替他感到屈才和不值。加上之前在山上的种种表现,郭焕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年轻小子,于是就放下架子,邀魏木生入他帐下,担任校尉。

    本以为,这是一件十拿九稳的事情。

    结果呢,别人争得头破血流的职位,魏木生愣是死活不愿去,问他为什么,他也不说,反正就是咬死了两个字,不去,不去,不去……

    得知自个儿将被吕布‘卖’到郭焕帐下,魏木生径直走到吕布面前,掀开衣摆,单膝跪在地上,抱拳坚毅无比的朗声说道:“魏木生此生,只愿为将军一人,流血杀敌。”

    瞧见那边吃瘪的郭焕投来杀人的目光,戏策像是突然间患上了失忆,神神叨叨的念着一些琐碎的事情就往门口走,心中却是偷乐不已:我辛辛苦苦种的玉米棒子,哪能让你这头狗熊给瞎瓣了。

    走到帐门处,戏策掀开帘帐,迈出去的右脚又收了回来。

    随即,他转过身看向吕布,有些哭笑不得:“将军,百姓们堵在了你的门口,我出不去。”

    吕布先是一愣,随后大步走了过来,掀开帘帐往外一看。

    门口处的百姓密密麻麻,他们的衣衫依旧褴褛,只是在他们的眼神里,多了许多明亮的光芒,充满期许和感激。

    百姓们见到吕布,拉着各自的子女,哗啦啦的跪下一片。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