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四一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汉末之吕布再世

    深夜的子时,已是夜深人静。

    月如勾,皎白的月光从远远的天际洒下,映亮了茫茫原野。

    马蹄声急,数千匹雄健的战马一掠而过。原野上的深长野草被战马胯下卷起的疾风带动得摇晃不定,在斑白月光的映照下,斑驳陆离。

    抵临五原的时候,已是次日的凌晨。

    邬堡四角站着巡夜的鲜卑士卒,碉楼上插着火把,明光通亮。

    见到此等景象,吕布舒了口气,总算是及时赶到。

    飞云邬是五原县内最大的一处邬堡,四周用黄泥土和砖瓦混合修筑而成。墙的高度大约是普通人身高的两倍,在邬墙之上的边角和zhong央,建有八处碉楼,这些碉楼之间又有栈道相连。

    除此之外,邬堡内还建有一处望楼,极高,可以眺望十数里之外的情报动向。

    所以在汉军还未抵达邬下时,望楼上的士卒就已经早早的发现了吕布等人的行踪。

    飞云邬内陶屋近百,互相毗连,前后仅有两门可供进出,大门辟于西墻正zhong,后门则在东墙的北端。

    吕布兵临邬下,扫视了一眼飞云邬的防御工事,心zhong在盘算着要不要现在就发起进攻。

    站在zhong央碉楼上的粗辫青年将手扶在木栏上,俯视起下方,似笑非笑的说着:“吕布,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我这五原县来,是准备给我打更,还是给我巡夜呢?”

    卡祁。

    吕布眼角一挑,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见熟人,不过这家伙可是有些难缠。

    面对卡祁的讥讽,吕布笑了笑,反击道:“卡祁将军,巡夜倒是没有问题。吕某只是担心,你会不会又像守广衍城那样,不声不响的悄悄溜掉?”

    “你!”

    卡祁指着吕布,咬牙气极,满脸的愠怒之色,良久才冷哼了一声,“这一次,看看到底是鹿死谁手!”

    趁着卡祁说话这会儿,吕布又大致估量了一下这座邬堡。

    飞云邬看起来虽然不小,但撑破天也就能住下六七千人,绝难容下万人。临沃、稒阳两处的兵力加在一起都不止一万,那他们人呢?

    吕布心zhong抱有疑问,如今天色已晚,黑灯瞎火的很难看清局势,况且士卒们奔波了许久,也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反正五原县还在,那就明日来取。

    吕布勒马掉头,领着手下将士撤离了飞云邬。

    眼睁睁的看着吕布带人渐行渐远,一名鲜卑将军走到卡祁身旁,有些不甘的说着:“将军,吕布这家伙胆子居然这么小!”

    按照原先的计划,卡祁先诱使吕布冲进邬内。只要吕布一冲进来,卡祁就会立马发出信号。藏于不远处的上万伏兵便会迅速涌向这里,堵住前后的两处出口,来个邬zhong捉鳖。

    鲜卑人作为马背上的民族,对于骑兵作战,卡祁再也明白不过。

    骑兵的优势在于原野作战,能够来去如风,骑卒可以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实力。

    而飞云邬内阡陌连横的房屋地形,可以很有效的抑制住骑兵的优势,再加上只有前后两门,一旦将这两处出口彻底堵死,冲进邬内的汉人,就算插翅,也别想逃出。

    如今看来,计划显然是失败了。

    “吕布既然不肯进来,那我们就去找他。”卡祁的眼眸低沉,像一条蛰伏许久的蛇,喷吐出口zhong的信子,阴毒无比的说着:“多派些斥谍出去,看看他们在何处安营,奔波了一路,也该休息休息了。”

    丑时末刻,天空zhong高挂的明月依旧亮眼。

    此时距破晓尚还有两个时辰。

    汉军营帐外的一里处,鲜卑将军戈泰古领了卡祁将令,率领五千骑前来袭营。

    望着汉营火光黯然,戈泰古心zhong冷笑连连,愚蠢的汉人们,这时候应该睡得正香吧。

    “将军,汉人营寨仅有十余名士卒巡夜。”前去刺探情报的斥谍回来禀报。

    真是天助我也。

    戈泰古心zhong窃喜了一声,随即将八尺长的通背大刀往地上一拖,低吼一声:“儿郎们,立功的时候到了,跟我冲!”

    身后的五千骑眼zhong掩藏不住杀戮的兴奋,跟在戈泰古身后,疾驰狂奔。

    一里之地,骑卒冲刺的话,连一分钟都用不了。

    十几名巡夜的士卒听到阵阵马蹄声,哪里还不知道这是鲜卑人前来袭营,当下调头就跑,边跑还大声的惊慌喊着:“敌袭!敌袭!”

    木柴在火堆里噼里啪啦,冲进汉军营寨的戈泰古见那十几名士卒仓皇逃跑,也懒得去追,毕竟只是些小虾米。

    他们能跑,营帐里睡熟的其他人,肯定是跑不了的。

    想及此处,戈泰古无比得意的大笑起来:“儿郎们,将营帐里的汉人给我全部杀光!人头也割下,咱们好拿回去领赏!”

    冲入汉营的鲜卑士卒一个个眼zhong透露出贪婪,有的直接将帐篷踩塌,有的用长矛挑开篷顶,准备大杀特杀。

    然则,满怀兴奋的他们得到的答案,却是一脸懵然。

    整个营寨里,根本就没有一个汉人。

    “将军,营帐里全是空的,没有发现汉人。”

    “将军,我这边也没人。”

    “我这边也是……”

    听着手下士卒们大声传来的报告,戈泰古的心头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这些汉人大半夜的不呆在帐篷里,那他们去了何处?

    咻咻咻~咻咻咻~

    回答戈泰古的,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激射。

    黑暗的四周,阴寒的箭簇散发出死亡的气息,顷刻间就带走了上百鲜卑士卒的生命。

    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坠下了马背。

    “杀!”

    “杀!”

    两波箭雨过后,喊杀声骤然四起,其zhong还夹裹着战马的嘶鸣和踏在地面上的沉重马蹄,黑暗里像是有无数的人在往这边杀来。

    “不要慌,汉军只有四千人,我们集合起来,完全有一战之力!”戈泰古大声的喊着,召集起人手准备反击。

    然而,汉军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魏木生、曹性两人各自带着上千人马,从左右杀出,一路横冲直撞,正准备集结的鲜卑人猝不及防,霎时间被冲得四分五裂,难以相顾。

    控制不住场面的戈泰古是又气又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大喊了一声:“撤!”

    领着周围的几百士卒冲出汉军营寨,又一名汉军小将挡住了他的去路。

    “大汉讨逆将军方悦在此,贼子还不下马受降!”方悦枪指戈泰古,厉声喝道。

    戈泰古哪肯束手就擒,冲上去就同方悦展开厮杀。

    拼杀之zhong,戈泰古寻了个机会,拨马冲了出去。

    此时他的身边,仅还有一名士卒相随。

    月光依旧,戈泰古骑着马,垂低的脑袋,显得颓败无比。

    哒~哒哒~哒~~

    黑暗阴森的丛lin里,传出的马蹄声很缓,也很轻。

    戈泰古瞬间变了脸色,环顾起四周,如坐针毡。

    他绷紧神经,叱喝了一声:“谁!出来!”

    “你不是一直在寻我吗,怎么现在又问我是谁?”回答的声音里带有一丝戏谑。

    黑暗zhong的那人渐渐显出了身影,火龙驹,方天戟。

    戈泰古原先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气,在见到此人后,霎时间烟消云散。

    但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握紧手头大刀,拼死一搏。

    望着怒吼咆哮而来呀呀大叫的戈泰古,吕布将画戟在手里旋了两转,嘴角一勾,拍着赤菟冲了上去。

    交锋而过的瞬间,一颗头颅冲天而起。

    戈泰古身后那名想要逃跑的士卒也被吕布一戟顺带从马背上打了下来。

    士卒望见吕布朝他走来,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那俊朗的面庞在他眼zhong,竟也与恶魔鬼怪无二,显得尤为狰狞。

    “别紧张,我第一天来,卡祁就肯摆出这么大的阵仗给吕某接风洗尘,吕布不回敬一点心意,岂不显得我真是山野村夫,不懂礼数。”

    “这份礼物你帮我带给卡祁,告诉他,来而不往非礼也,明日吕某,定来拜访。”吕布笑着用鲜卑语说着,将手zhong鲜血淋漓的头颅交到这名不停打着哆嗦的士卒手上,依旧是笑如春风:“好了,你可以走了。”

    那名士卒似是不敢相信吕布会这么轻易的放他离去,他抱着那颗血淋淋的头颅,每战战兢兢的走上两步,便会回头看上一眼,直到看不见吕布的身影时,他才疯了似得拔足狂奔。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