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三八章 骑在老虎身上的狐狸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汉末之吕布再世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北方一处辽阔的草原上,数百头牲畜正低着脑袋,享受无比的细嚼起美味的鲜草。

    有名年过花甲的老人披着羊皮裘,坐在草坡上,手里握了根枯干的枝条,怡然闲散的哼着山野特有的小调。

    清澈的河流从老人脚底下蜿蜒而过,倒映出天上的纯白云朵,悠悠的河水,如绢的波光,蜷曲在绿色的原野之间。

    一切看起来都如此的静谧,祥和。

    “老师,再有两天就要大战了,您怎么还有闲心在这里牧牛放羊?”

    有名扎着粗辫的青年从远处走来,站在老人身旁,紧蹙起了眉头。

    老人取下毡帽,露出一张骨瘦的脸,阅经了世间的沧桑。

    他招呼着青年坐下,慢悠悠的说道:“丢了一座广衍城,也没让你长够记性吗?”

    青年的脸色立马变得十分难看起来,一阵青一阵白。他知道,不少的将领都在暗地里嘲笑于他,笑他是个软蛋,仗还没打就丢了城池而逃。

    哼,当初若不是陈复这狗东西反水,坑了我一道。否则单凭吕布那点人马,又怎么可能从我手zhong夺走广衍……

    卡祁狞着一张脸,任谁都能感受到他心zhong的不甘。

    “成王败寇,输了就是输了,给你长点记性也好。”老人将枯茧的手掌抚在青年背后,有些怅然,“我知道你丢了广衍心里头憋屈得紧,可人吶,哪能顺风顺水的过一辈子。这些苦头,早点吃了,不算坏事。”

    “对了,汉军那边怎么样了?”相较于眼下的大敌,老人更倾向于远隔数百里的汉军动向。

    卡祁自然不会隐瞒自己的老师,将知道的一股脑儿全都说了出来:“吕布前几日夺下了虎泽关,又斩了守将布赫鲁,看样子是要北渡浊河,收复五原。”

    “以往我们行军作战,不管是在草原上,还是扣关南下,总是逢战必胜。可自从遇到了这个叫吕布的家伙,好像一切都反了过来,难不成他真是天上派下来得神仙?”说及此处,卡祁心里莫名的生出几分烦闷感来。

    “吕布之骁勇,的确是世上罕见,不过相比起来,我倒更担心那个叫戏策的后生。”老人的眼zhong浮现出一抹凝重。

    据悉,从云zhong郡开始,吕布所有的动作,都是这个戏策在背后给他出谋划策。

    若果真如此,后生可畏啊!

    老人细眯起眼角,如果说吕布是一头出山的猛虎,那这个戏策,就是骑在他脖子上一只入世的狐狸。

    年纪轻轻的心思便如此缜密,要是再待上几年,那还不成了妖怪?

    老人从兜里摸出一枚玄色的令件,交到卡祁手zhong,“我昨晚跟大王商量过了,准备将临沃、稒阳两处的兵力收回五原,现在汉军的士气正高,他们那点人手,哪挡得住吕布这头猛虎。”

    卡祁看着手zhong的令件,哪还不知道老人的意思,感激的语气zhong带着无比的笃定:“这一次,我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卡祁临走之际,老人将毡帽重新戴回头上,驱赶起牛羊,慢悠悠的问了一声,“人手够吗?”

    “足够了,五原县那里不还有一万的青壮俘虏吗?”卡祁放缓了步子,与老人并肩而行。

    “你不怕他们到时反戈一击?”

    “他们的老父老娘和妻儿子女都在我们手上,谁反戈,我就让他全家为他陪葬。”

    老人的眼光zhong透出些许欣慰,自己的这个弟子啊,真的够狠。

    不过战争嘛,本就没有仁义道德可言。

    老人拍了拍裤腿,眼神里的目光悠远,“最后交代你一件事,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不希望那个汉人后生,活得太久。”

    浊河的渡口处。

    六架长桥横架南北两岸,桥下深棕色的河水急流湍湍,如暴戾的恶龙奔腾咆哮,穿墙破壁,水流扑压在石脊上,卷起巨大的浪花,狂怒冲击着堤岸。

    临近浊河口这一带,地势都不算平坦,有的地方还格外崎岖。

    吕布老早就下了马背,牵着赤菟,步行渡河。

    八千名骑卒也都跟着下马,牵马而行。

    两万士卒吕布只带了骑卒北上,前些天强攻虎泽关的时候,攻关的将士几乎人人带伤。吕布就索性将他们留在关内休养,等到张懿的大军来了,再一同前来会合。

    渡河的时候,吕布将戏策背在了背上。

    戏策身子羸弱,七八里的山路走下来,早就磨破了脚,可他一直强忍着不说。

    直到渡河的时候,吕布才发现戏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

    别看戏策平日里没个正形,其实骨子里也是个要强的人。

    “将军,你快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戏策在吕布宽阔的后背上扑腾起来。

    “脚都磨出血了,这还能走?”

    吕布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双手反抱着手臂,将戏策牢牢的固定在背后,“这种时候啊,你们读书人,还真就不如我们这群莽夫。”

    “几千将士都看着呢,你是个将军,哪能背我这一介寒士。”戏策坚持要求下来。

    “没有先生你,哪会有我这个将军。”吕布笑了笑,脚下一步一步的平稳走着,“再说了,别人背你,我不放心。”

    这一番言语落入身后方悦的耳zhong,他瞬间心里觉得有万头野马奔过,最后重重的将手拍在额头上:你两今天是吃错药了吧!明明将戏策驮在马背上就能解决的问题,为啥非要纠结于背在背上和下来走路!脑子呢,猪啃了吗!

    当然,这番吐槽之音只有方悦自己能够听到。

    好在戏策终于没有坚持下去,他换了一个话题,笑着说道:“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字没有?”

    每当提及这个事情,吕布总是会高兴很久,即将身为人父的他,对即将出生的孩子,充满了期待。

    他点了点头,温和的笑着:“很早就想好了,男孩叫吕篆,女孩叫玲绮。”

    “喂,戏策!你们读书人不是爱显摆吗,面对这样气势磅礴的大河,你就不吟上几首诗来听听?”那边的曹性扯开嗓子大声的喊着。

    戏策闻言苦笑了一番,摇了摇头:“这你就问错人了,书我倒读了几本,阴阳纵横三教九流,也略通一些,唯独在这诗词上,我是七窍通了六窍。”

    “啥意思?”曹性抓耳挠腮想了半天也没能得出答案,这些穷酸儒尽是些花花肠子,绕来绕去,一点儿都不洒脱。

    “一窍不通呗!”不少知道这个典故的人齐声说出了答案。

    渡河的士卒们纷纷大笑不已,他们的这位先生,除了有时爱捉弄人之外,倒也是无比的风趣。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