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三六章 我啊,要当父亲了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距有溪村遥遥的虎泽关内。

    用过早饭的吕布正同手底的将领们商议,进行接下来的战略部署。

    虎泽关一战,鲜卑人战死四千,汉军也没能好到哪去,光阵亡的士卒就多达六千之众,重伤、残废者更是数不胜数。

    鲜卑人的大将,六狼将之一的布赫鲁被砍下脑袋,用一根长杆挑着,挂在城头示众。不过死相最惨的还应属他的副将莽泰,死的时候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张着嘴巴像是在无力的嘶喊求助,脖颈间被一个汉军士卒撕咬多处,最终活活流血而死。

    而那名汉军士卒也遭到了乱刀加身,不过直到死去,他的双手也没有松开莽泰。

    这场外界所谓的大捷,实则是两败俱伤。

    鲜卑人的援兵在第二天下午成功抵达北边关外,领军的两个将军望着高挂在城头上的头颅,好一阵子都没能回过神来。

    南边的防御设施被吕布攻城时破坏了个七七八八,北边的则是完好无损。

    两人见虎泽关已丢,城头又有汉军把守,商量之下,决定在五里外暂待两日,先看看情形再说。

    守城的士卒很快将这一消息报知了吕布。

    以往鲜卑人据城而守,吕布没能轻举妄动,现在这两人居然敢堂而皇之的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扎营筑寨,真当自己是透明的了?

    有道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不打他一顿,他就不会知道,老虎的屁股,是摸不得的。

    当天,吕布就带上了狼骑营和魏木生的三千骑卒,以雷霆之势发起了进攻,这一万正在扎营的鲜卑援军,挨了个措手不及,被打得仓皇而逃,远遁而去。

    此时的张懿才刚出广衍,正领着大军慢悠悠的朝着美稷行军。当看到从虎泽关传来的战报时,张懿为此惊讶不已,他知道吕布有两下子,但真没想到吕布的进军会如此神速。

    在得知成功拿下虎泽关后,张懿的老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出望外,他立马写了捷报飞奏朝廷,至于功劳么,自然是全部算在他自个儿身上。

    至于会不会被人检举揭发,张懿倒是从来都不担心,十常侍中的张让赵忠等人,每年都会收到他送去的无数金玉珠宝,这点小事摆平,自然是不在话下。

    打发人将奏报送往洛阳,张懿又唤来一名将军,令他率五千骑军飞速赶往虎泽关,并手书一封,依旧用吕布为先锋,进军五原郡。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五原人,吕布已经有些年没回来过了。

    他此番回来,就是要将鲜卑贼子,全部驱逐出境。

    挂在堂厅中的地形图缓缓展开,坐在下方左右两侧的将军们齐齐将目光投来,吕布捡起一截木枝,在图上比划着:“这里是浊河的几字口,也是我们通往五原郡的必经之地。虎泽关一破,北边再无雄关重镇,而五原郡历来贫瘠,不比南方各郡,普通百姓多以畜牧为生,少有固定的居所,再加上其地势平坦开阔,所以我们将会在草原上,同鲜卑人展开一场场的殊死拼杀。”

    “还有,我要提醒诸位的是,切莫因为拿下了虎泽关而小瞧他们。鲜卑人之所以能够纵横草原近百载,除了本身的凶悍,最不能忽视的就是他们的骑战,来去如风,令人防不胜防。”吕布了解鲜卑人的作战套路,因此提前给这些个河内将军们打上一剂预防针,免得到时候应对起来手忙脚乱。

    鲜卑人南下盘踞经营多年,五原郡作为其大本营,想要收复失地,也绝非一朝一夕。

    吕布给出的方案是先渡过浊河,拿下稒阳、临沃两处,然后慢慢往北推进,逼鲜卑人同他一决生死。

    在场的河内将军不少人都认可了吕布的观点。

    从吕布亲自带队攻下虎泽关后,不少人在心中已经默认了吕布的将军地位,不再去刻意的挖苦和贬低。

    作为处于最前线的将军,他们骨子里或多或少都流淌着一些男儿应有的热血。

    当然,也会有个别的刺耳声音:“你拿下虎泽关,立了大功,怎么说都随你啦,我们这些人,哪敢说个‘不’字啊,吕将军!”

    胡海故意在句末加重了口气,对于他这样的小人,吕布上次施加的惩戒,足以让他记恨吕布一辈子。

    此时,守在门外的陈卫快步走了进来,将手中物件交给吕布,低声道:“将军,您的书信。”

    吕布也未多想,直接拉开圆筒布袋的袋口,从中取出竹简,翻看了起来。

    这一看,竟似入了魔障。

    好一会儿后,连堂内的将军们都发现了吕布的不对劲儿,不仅整个人一动不动,连眼神都变得无比的奇怪。透过他的眼睛往里面望去,在他眼眸的最深处,好似有一种痛到了骨子里的悲哀,亦像是有一种发了疯似得狂喜。

    “将军,是不是步度根亲率大军来了?”有人壮起胆子问了一声。

    然后,在场的诸将便看见吕布笑了起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容,傻乎乎的,与一切功名算计无关。

    两行浊泪悄然从眼角滑落,滚过他的面颊,这位平日里冷峻铁血的将军,战场上杀起鲜卑人来眼睛都不会眨上一下,这个时候,居然,落泪了?

    “我啊,要当父亲了!”

    吕布站起身来,泪光闪烁的眼中满是希冀的光芒。

    他紧紧的攥着手中竹简,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府外。

    在场的将军们懵了,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响亮的口哨。

    赤菟飞快的跑到吕布面前,亲昵的蹭了蹭吕布手掌。

    城门处,数百名鲜卑俘虏脚上套着铁链,正在修缮城门。

    俘虏的士卒,一部分会被派去给汉军受伤将士端汤送药,另一部分自然就成了苦力,负责没日没夜的修缮城墙。

    这些人无所谓可怜与不可怜,他们从一开始就是战争的牺牲品,如果被俘的是汉军士卒,下场也同样会是如此。

    哒哒的马蹄声从关内传来,清脆而又迅疾。

    “哟,将军,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一身棉袍的戏策站在城门中央,拦下了疾行的吕布,微佝着身子将双手揣进袖口,有些埋怨的嘀咕起来:“你们北方这天气可真冷,这还没进入初冬呢,风就跟刀子似得,呼呼呼的就往人身体里头灌,这要到了寒冬腊月,那还不得把人给活活冻死……”

    “先生!”吕布打断了戏策的碎碎念,开心的笑着:“告诉你一件大喜事,我啊,就要当父亲了!”

    看着吕布雀跃无比的神色,戏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明知故问道:“所以,将军你这是要准备回去?”

    方才来送信的人,就是戏策留下的死士之一,信中的内容,他自然早就知晓。

    “五天,五天之后我一定回来!”吕布骑在赤菟背上,信誓旦旦。

    “夫人怀有身孕,戏某也替将军感到高兴。”戏策轻轻抚摸着赤菟额头处的鬃毛,随即话锋一转,“可将军也不要忘了,现在是在行军打仗,我们不是盗贼匪寇,你是一名将军,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有无数双的眼睛看着你。”

    “可是薇娘他需要我!”吕布低吼了一声,言语里有些不耐烦了。

    “将军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戏策淡淡的说着,“但作为先锋统帅,擅离职守的话,要是被郑嵩等人抓住了这点大做文章,将军你就算有十个脑袋,恐怕都不够砍吧。”

    “倘若夫人知道了,我想,她也不愿见到这般场景。”

    说完,戏策迈起小步,朝着关内慢悠悠的闲散走去,留下吕布一个人怔怔的站在城门中央。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