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二八章 温侯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逃兵的风波暂时告一段落,天色随之也渐渐暗了下来。

    很早的用过晚饭之后,吕布便下令众将士尽早歇息,明天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场无比艰难的恶战。

    不仅如此,吕布还将巡夜的士卒裁去大半。这一行为自然又遭到了河内诸将的反对,他们照旧用着兵书上的学问来引经据典,斥责吕布不会用兵,若是鲜卑人趁机袭营,他们肯定会被打个措手不及,损兵折将。

    吕布对此置之一笑,相对于河内诸将的担忧,他巴不得虎泽关中的鲜卑人全军而出,这样一来,倒也可以省去了明日攻城的功夫。

    狼骑营作战期间,从来都是刀不离身,寐不卸甲,再加上魏木生带来的三千骑卒,就算没有那两万河内将士,吕布也有信心,在野外将关内的一万鲜卑人,一口吞掉。

    只是从一开始就龟缩待援的鲜卑人,他们敢来吗?

    事实也确如吕布所料,关内的布赫鲁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来袭营,一是担心汉人多诈,二是觉得没那必要。

    布赫鲁从来都不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没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他根本不会动手,再加上袭营风险不小,他又何必费那功夫。

    反正步度根给他的任务是守住虎泽关,援军已在路上,他只需安静的等上一两天,待援军一到,就算汉人的大军全来,都未必能够攻破这虎泽关。

    至于吕布,布赫鲁并没有太大的担忧,匹夫之勇不算勇。

    想凭两万人攻破虎泽关?回家吃奶去吧!

    …………

    汉军的营寨里。

    河内将士们躺在各自的被窝里,有的平躺,有的侧卧,也有的面朝下,直接趴着。

    少数人已经入梦,但更多的却睁开着眼睛,难以入眠。

    帐内一片漆黑,对于那还有许久才会到来的黎明,他们有些期待,也有些兴奋,但更多的还是,忐忑和紧张。

    每一场战争,不论规模大小,总会有人一去不返,永远的留在战场之上。

    而那些人里面,又会不会有自己呢?

    没人知道。

    每当胡思乱想之际,他们总会想起下午那个站在高台上的青年将军,心里便莫名的觉得有了依靠。

    那个人,是值得托付性命,跟着他大干一场的。

    此时的吕布尚未就寝,他端坐在帐内,用绢布一次又一次的擦拭着画戟的锋刃,脸色平和。

    一炷香过后,吕布将手中画戟放下,看着坐在帐内的另外一人,开口询问道:“先生,你来我帐内坐了大半个时辰,为何一言不发。”

    “我在想啊,将军你是什么时候和司马家又搭上线的?”戏策呡了口水,笑意盈然。

    “司马家?”

    吕布怔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说司马朗?”

    看见吕布这般迟缓的反应,戏策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吕布,“将军,你别告诉我,河内郡大名鼎鼎的司马家,你都不知道。”

    吕布满脸疑惑,“怎么,他们很有名吗?”

    “啪!”

    戏策将手掌重重拍在自己的脑门儿上,一脸败给你了的表情,开始对吕布讲起了司马家的过往由来。

    据说,司马家的祖先是重黎,为夏官祝融(官职),历唐、虞、夏、商,世序其职。到了周朝,又以夏官为司马,在周宣王时,司马便成了姓氏。

    至于这是不是真的,倒无从可考。

    有据可考的是,在汉安帝执政时期,司马家出了一位大人物,征西将军——司马钧。

    也就是司马朗的高祖父。

    那时候匈奴人已经没落,鲜卑人还未崛起,盘踞西北的羌族,成了汉王朝的首要外患。

    为此,双方前前后后持续打了一百多年。

    司马钧少年从军,戎马一生,可以说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全都献给了这一场长达百年的战争。

    “经过无数次的战斗和厮杀,司马钧将军终于成为了汉羌战场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将’。”

    说到这里,戏策脸上的表情尤为古怪,似笑非笑。

    吕布听来却不觉得有其他意思,静待着戏策下文。

    戏策收拾了一下心情,遂又说了起来。

    之所以说司马钧是‘名将’,并不是因为他骁勇善战,逢战必胜。恰恰相反,在同羌族的作战之中,司马钧几乎每战必败,胜率为零,是汉军避之唯恐不及的灾星,羌人却着实喜欢他得紧。

    好在当时的车骑将军邓骘(zhi)对他青眼有加,司马钧不仅没有被问罪,反而得以重用、提拔。

    直到元初二年,司马钧再一次为羌族大败,折损无数。

    这一次,司马钧没了以往的运气,被征召下狱,最后在狱中自杀。

    令人惊奇的是,司马钧死后,司马家不仅没有没落,反而势头见长,蒸蒸日上。

    其子孙也多为各地太守,到了司马朗祖父这一代,更是名动天下。

    听戏策说完,吕布算是对河内司马家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只是他依旧有想不明白的地方。既然司马家家大业大,为什么还要让司马朗来这边关。难道他家中长辈,就真不担心这颗苗子折在这里?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锦衣玉食是爱,呵护庇佑是爱,让其受苦受难,磨砺心志,同样也是。”

    戏策悠悠的叹了口气,“所以,有的世家传承千年,有的世家昙花一现。”

    吕布对此颇为认可的点了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司马家那小子肯站出来替你说话,说明他对将军你的印象不赖。”戏策起身走到吕布跟前,微微弓起身子,颇有狗头军师的风范模样,朝着吕布挤眉弄眼道:“将军,这司马家可是条大肥鱼,你可得抓稳了才是。”

    面对这个时而认真,时而吊儿郎当的羸弱青年,吕布真的是束手无策,他没好气的回了三个字:“没兴趣。”

    “诶(ei三声)~”戏策故意将这个音节拖得老长,像名长者一样的轻拍着吕布肩膀,语重心长的说着:“现在没兴趣,不代表以后也没兴趣嘛。等将军哪天想通了,就去温县转转。”

    温县?

    吕布念了一声,莫名的觉得这个地名有些耳熟。

    永初四年,司马钧因‘战功卓著’,被车骑将军邓骘上书请封为温侯,封地就在河内温县。

    说来也怪,自打司马钧被封作温侯之后,不止是司马家,甚至连这天下,都无一人再被封作温侯,这倒是件有些邪乎的事情。

    戏策来了兴趣,自顾的说着,却没发现面前的吕布目光涣散,早已失了魂魄。

    无数个熟悉的面孔在脑海里穿梭,他们爽朗的笑着,跟在吕布身边,冲他喊着:温侯,温侯。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