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二五章 吕奉先,你到底有多强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 ,汉末之吕布再世

    好在方悦并未整幺蛾子,还亲自带着一干河内将领前去面见吕布,行了下属之礼,算是默许了这个将军。

    从校尉升至仅次于征字级的将军,多少人穷尽一生也未能达成。

    吕布高升,手下曹性侯成等人自然也跟着扬眉吐气,走起路来趾高气扬,恨不得将脑袋仰到天上。

    而作为此事主角的吕布,似乎对此漠不关心,依旧和往常一样,研究着北进的行军路线和韬略兵法。

    与敲锣打鼓恨不得昭告天下的曹性等人不同,年少却心思缜密的张辽察觉到,此事未必只有看上去的那般简单。他找到正在四周闲逛的戏策,将心底的疑惑说了出来,“先生,将军升了将衔,可我感觉,他似乎并不高兴,这是为何?”

    “你被人当了枪使,你会高兴吗?”戏策轻拍了下张辽的后脑勺,慢悠悠的说着,却是一针见血。

    张辽本就是极为聪颖之人,听到戏策的暗示,他立马就反应了过来:“先生你是说,这是张刺史给将军设的局?”

    戏策没说是,也没说否,倒有些颇为无奈的说着:“将军这个人呐,太过于执着,他认定的事情,少有人能改变得了。他做梦都想着要收复故土五原,如今有机会摆在眼前,就算是别人挖好的坑,他也一样会跳。”

    “最令我可气的是,他去张懿营帐之前,我千叮万嘱,保底也要三万兵马,少一个子儿都不行。他倒好,直接少了一万。”

    “虎泽关的守将若是死守不出,他这两万人马估计还没爬山城头,就折了个七七八八。”

    “当初驰援雁门关也是,一个人对冲鲜卑人六千铁骑,他真当自己金刚不败了?这家伙哪天才能开动下脑袋,不去逞那些匹夫之勇,我就该烧香礼佛了。”

    戏策身子微微前佝,双手拢进袖袍里,漫无目的散漫走着,嘴中的抱怨却是一刻也没停下。

    张辽跟在一旁,也不插腔,静静的听着。若是换了曹性等人,恐怕早就受不了这深闺怨妇般的碎碎念,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两人顺着营寨外围走了一会儿,走到练兵场时,发现吕布也在那里,被一大群士卒簇拥在中间。

    吕布手中拿着杆长枪,脸上带有和煦的笑容,嘴唇微张,说着些什么,身边的士卒们快活的尽情笑着。

    这样一副画面,与其说是将军与士卒,倒更像一群无话不谈的手足兄弟。

    戏策敛回目光,刚刚还满是怨念的脸庞上忽地笑了起来:“头疼就头疼吧,反正当狗头军师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家伙虽然老是做一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事情,可至始至终,都没让人有过失望。”

    张辽听到这话,也在一旁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两排皓白的牙齿,像个傻小子。

    戏策伸手赏了少年一记板栗,后者委屈至极的回过头来,不明白自己为何无辜挨罚。

    戏策对张辽的委屈表情直接选择了视而不见,他仰头望向蔚蓝的天空,有些感慨,“吕奉先这家伙似乎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成为一道璀璨耀眼的风景,吸引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让人心甘情愿的站在他背后,跟着他,热血疆场,马踏天下。曹性宋宪胡车儿,高顺薛兰魏木生,还有你,皆是如此。”

    “那先生你呢?”张辽很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

    戏策呆了一下,风吹得他头顶束发的青巾猎猎作响。

    他重新眺望起那边的吕布,悠扬的笑容里带着些许洒脱。

    …………

    先锋的职责所在,便是为后方大军开道,扫清前方的一切障碍。

    作为新任的北伐先锋,吕布将手下诸将尽皆招至帐中,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并按照张辽之前所说的方法,分兵两路,方悦带兵五千左道取美稷,吕布则亲率剩下兵马,攻右方的谷罗城。

    临行前,方悦特地去单独见了吕布一面。

    那时候吕布正在给赤菟喂食草料,他见到方悦,不免有些疑惑,“方将军,你找我有事?”

    方悦一路上想了很多,可真当见到吕布时,反而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就那么杵在那里,像根木头。

    “若将军还在为那夜的事情耿耿于怀,某代陈卫向你赔个不是。”吕布将草料喂进赤菟嘴里,顺了顺毛,然后转身朝方悦抱拳致歉。

    听到‘陈卫’这个名字,方悦的瞳孔猛地一缩,双手不自觉的握成了一对铁拳。那一晚的情景再度跳入脑海,陈卫不仅轻松击败了他,还当着众人的面,尤为可怜的丢下了一句‘连我都斗不过,还妄想挑战我家将军,真是不自量力’。

    那冰冷的口气,比隆冬里的寒风,还要刺骨。

    屈辱,不甘,愤恨,挫败……

    数不清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令方悦几乎当场崩溃。

    他从来都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做任何事情都要争个第一,哪怕是头破血流。

    可如今,他输了,输得彻头彻尾。

    攥紧的拳头慢慢松了开来,沉默许久的方悦终于开口,颓然的声音里透着一股深深的无力:“吕奉先,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强吗?”

    吕布不由哑然,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定义方悦口中这个所谓的‘强’字。

    “你不必搪塞于我,听不到答案,我是不会走的。”方悦见吕布不搭腔,又补充了一句。

    赤菟对这个陌生来客似乎并不欢迎,不断的朝方悦喷着响鼻,踏着蹄子,好像是在示威宣告,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场子。

    实在想不到确切答案之下,吕布只好说道:“恕吕某托大,就算十个将军你一起上,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通过陈卫,方悦知道吕布很强,可当亲耳听到真正的答案时,一切都显得那么残忍。

    吕布的话就像无数把锋利的刀子,在他心口上一刀接一刀,不致命,却痛不欲生。

    曾经他最为骄傲自负的武艺,如今在别人看来,不过只是过家家的杂耍罢了。

    已经失了魂魄的方悦什么话也没说,浑浑噩噩的转过身子,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离去。

    “方将军,听说美稷的守将武艺十分了得,要不然我换魏木生替你去取,如何?”吕布朝着方悦的背影怪叫起来。

    已经走了二十余步的方悦右腿迈在空中,整个人好似定格了一般。

    然后,他将迈出的右腿收回,转身,一路走到吕布面前,抬起头看着吕布,脸庞上是从未有过的坚定之色,“吕奉先,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击败你。”

    听到方悦如此的豪言壮语,吕布轻拍了两下方悦的臂膀,充满笑意的眼眸里划过一抹狡黠,“好的,我等你。”

    或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方悦仅用了两日功夫便攻下美稷,还斩下守城之将,先吕布数日,抵达虎泽关下。

    另一边,吕布以雷霆之势拿下谷罗城后,同样是马不停蹄的赶往虎泽关。在距关六里处,成功与方悦汇合。

    汇合当天,吕布便领了兵马,前去关下搦战。

    负责守关的是个中年男人,名叫布赫鲁,鲜卑六狼将之一。

    说起步度根手下最为器重的六狼将,竟有一半丧命于吕布之手。

    布赫鲁在关上望着前来搦战的吕布,大声叫嚣着:“吕布,你也别费唇舌,我知晓你的厉害。你们汉人不是常说我鲜卑勇士只擅攻,不擅守吗。今天你若有本事攻上这关墙,我便与你决一死战!”

    吕布最烦的就是这种龟缩不出的战法,却又拿他无可奈何,只能暂且退兵。

    当夜,有斥探前来急报。

    鲜卑人从稒(gu)阳,临沃,各抽调了五千兵马朝虎泽关赶来,快则三天,慢则五天。

    得知这个消息的吕布如何也睡不着了,他一个人在军帐里独坐了两个时辰,然后叫来了宋宪侯成。

    两人刚一坐下,吕布就直接开门见山,“我给你俩一天时间,要多少人你们随便挑,但我要一百架云梯,十个攻城槌。”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