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二零章活着的,死去的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夜色如墨,冷风凄凄,抬头望去,不见一粒星辰。

    城内的大火烧了许久,扑灭之后的广衍城头,仍有余温。

    城楼上,零星的点缀着几根火把,却不见夜守的士卒往来巡逻。吕布背坐在一处城墙垛口,左腿拱起踩在垛上,另一条腿垂于地面,凛寒的方天戟搁立在不远的城墙。他双手环膝,身子微微后仰,仰望天空的眼眸中空旷无神,黯淡的火光印洒在俊朗的面庞上,显得尤为孤寂。

    此时,从城下的石梯处走上来一道瘦弱的身影,他顺着火光很快就发现了吕布,轻挪步子迎面走来,语气颇为轻松的问着:“将军,都这么晚了,怎还不去安歇?”

    吕布似乎入了神,并未回应。

    戏策只好走到吕布跟前,再次轻唤了两声‘将军’。

    吕布这才缓过神来,将目光移至戏策,强打起精神,“先生,你怎么来了?”

    广衍城能够不损一兵一卒拿下,全凭眼前这个没有半点武艺的青年运筹帷幄。可吕布心底总是觉得,戏策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他看不透,也猜不着。

    戏策两只胳膊压在女墙,身子稍向前倾,他眺望着一望无际的黑暗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当余光瞥到吕布手臂上的绷带时,戏策有些诧异起来:“将军,你受伤了?难道这广衍城还有能伤到你的人物?”

    吕布低头看了眼缠着好几层绷带的前臂,微微摇头,“有劳先生挂念,一点小伤而已,布无碍。”

    当时救小女孩无果后,那座房屋就已经坍塌了大半。恰好胡车儿路过此处,他看到赤菟停在街道中央,又见方天画戟被扔在了院儿里,他扯开嗓门儿连喊了好几声将军,却不见人应答。

    胡车儿心头顿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也不管那屋子的火势滔天,径直冲了进去,果然在屋内寻到了吕布。

    只是那时的吕布好像中了邪被摄走魂魄一般,整个人跪在那里,动也不动,任凭山崩地裂。

    胡车儿喊了好几声,吕布却一个字也没回答。势已危急,胡车儿管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将吕布抱起扛在肩上,奋力拼死的往外冲,房顶掉落的火炭溅射到吕布手臂,留下了枣大的疤痕。

    两人前脚一出,那偌大的屋舍后脚就彻底坍塌,化作了废墟。

    当初在浊河渡口,吕布饶了胡车儿一条性命,如今却被胡车儿拼死救出,倒也应了那句古话‘因果循环,善恶有报’。

    吕布不说,戏策自然不会知晓这其中的凶险,他见吕布脸上浮露出哀伤之色,不由又问:“将军可是在为这城中的亡魂感到自责。”

    “他们是无辜的。”吕布的回答算是默认了这一点。

    灯火幽幽,照印了两个人的面庞。

    戏策叹了口气,隔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说来:“有些话,我知道将军不爱听,可戏某还是要说。战争里,没有人是无辜的,没有人,包括将军拼死要救的那个小姑娘,亦是如此。还有,这样冒死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差点令自己葬身火海,将军你不觉得太过莽撞了吗?”

    来时,戏策从曹性嘴里得知,狼骑营从那小院儿的废墟里挖出一具尸首,血肉模糊,已经看不清样貌,只能依稀辨别出是个还未长大的女孩。

    够了!

    戏策的这番话,如同数千根钢针扎进了吕布心窝,刺得吕布内心鲜血淋漓。这个在鲜卑人中享有‘飞将军’之称的青年,猛地站起了身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戏策,满脸暴戾,像一头随时都能扑面而来的野兽,愤声嘶吼:“她不过只是个孩子,她有什么错!难不成你想告诉我,她也杀人放火,十恶不赦!”

    戏策仰起头,他似乎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过吕布这样的黑化姿态,在吕布的眼眸里充满了愤怒、暴躁、嗜血还有掩藏在最底下的哀伤。

    “战争,从来都只讲成王败寇,不能主宰他人,那就只能充当这场战争的筹码。既然是筹码,就没有资格来谈论生与死。”

    话说得有些残忍,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战场上厮杀不断的吕布又怎会不知,但他还是无法接受,或许是那个小姑娘相貌与严薇有几分神似,又或是令吕布想起梦里那个唤他爹爹的小家伙,吕布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面,咬牙恨声:“如果我不领那三日将令前来攻城,她和城中的百姓是不是就不会死了。”

    “你知道吗,她甜甜的喊着我大哥哥。当时我的手指离她只有不到两尺的距离,却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掉下来的砖瓦淹没在废墟里,我真蠢,真蠢啊!如果我当时直接跑进去将她带出来,就一切都不会发生了,我为什么要在那歇一下!为什么!!!”

    吕布掩饰不住内心的情绪,两眼红通的泛起泪光,内心愧疚的他将一切过错都归于自个儿身上。

    如果可以,吕布宁愿埋在地下的那个人是他。

    戏策站在一旁,静静的望着吕布,这个外表看似无比强大的男人,其实内心比谁都要温柔。

    过了好一会儿,吕布的情绪才渐渐平静下来。

    戏策准备下城,吕布开口叫住了他,询问是如何迫使鲜卑人弃城而走。

    戏策没打算隐瞒,索性竹筒倒豆般的全盘托出。

    原来戏策利用陈复是鲜卑人的暗桩,让他给卡祁写了封密信,说张懿已经领军绕后,准备断去卡祁退路,同吕布成前后夹击之势,强攻广衍。

    收到信后的卡祁肯定会派人查探,而戏策也令赶往此地途中的魏木生,伴作张懿旗号,故露马脚。

    卡祁不笨,甚至很聪明。如果张懿吕布前后夹攻,他深知光凭城内这数千人根本坚守不住,所以在斥候回禀的确有汉军绕后时,当机立断,干脆弃城以保全实力。

    走之前,自然是纵使手下士卒烧杀抢掠,喜欢的就抢,抢不完的就砸,砸不完的干脆就一把火,一了百了。

    戏策的这番谋略可以说是精彩至极,利用卡祁的心理,故意打草惊蛇,不费一兵一卒就占据了广衍。可吕布的脸上没有半点喜色,他望向戏策,甚至有些失落的说着:“所以你一早就知道,城中百姓难逃一死。”

    面对吕布的质问,戏策沉默了。

    “人命在你眼中,就那么不值钱吗?”站在留有余温的城楼上,吕布居然觉得有些发冷。

    戏策依旧没有搭腔,只是说了声‘困了’,将吕布晾在一旁,转身走下城去。

    乱世之中,要么卑微的趴在底层,被踩在脚下,任人鱼肉,要么就站在最高的地方,将所有人都踩在脚底。

    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将军你总有一天会懂的。

    广衍城经此一难,变作废墟,过半的房屋坍毁,百姓更是无一活口。

    将死去的人们掩埋之后,吕布带着狼骑营撤出城外,依旧在原来的营寨安营。

    及至午时,营寨数里之外,忽见一大队骑军奔袭而来,飞尘漫天,人数不下三千之众。

    负责午间巡卫的宋宪见状,立马下令进入备战状态,亲引了百骑上前,厉声喝道:“来者何人!”

    那骑军首领见到宋宪,停下行军,冷峻的脸上罕见浮现出了笑意:“怎么,宋宪你不认得我了?”

    听到这话,原先还有些纳闷儿的宋宪朝那将领定睛一看,是你!

    营帐中,吕布正和曹性等人商量着事情。

    帐帘被宋宪一把掀了开来,这个平日里沉闷的汉子此时显得颇为高兴,“头儿,你看看,谁来了!”

    从掀起的帐帘外,走进一名戎装青年,肤色有些黑黝,剑眉朗目。见到吕布后,这名青年抑制不住脸上的激动之色,抱拳单膝跪地,大声喊着:“魏木生,拜见将军!将军神威!”

    吕布愣了一下,如果不是魏木生自报家门,差点就没能认出他来。记得离开云中郡之前,魏木生还是个白白净净的书面小生,这才多久,怎么就黑了这么多。

    相比之下,得知眼前之人就是魏木生,同为军侯的曹性眼睛瞪得老大,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上去在魏木生的身旁转了两圈,确定是魏木生后,冷不丁的一巴掌拍在魏木生的肩上,嬉笑起来:“魏木生,你小子行啊,看你这身装备,没少从鲜卑人那里捞油水吧。来,转两圈看看,啧啧啧,这装扮,就咱头儿也没你威风啊。”

    “曹性,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用儿说话。”

    “草你大爷的魏木生,老子要跟你单挑。”

    两人拌嘴了片刻,魏木生才将话题转到了正轨,“将军,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