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一八章等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第二天一早,吕布就带着狼骑营去了广衍城下叫战,和预想中的一样,鲜卑人为吕布威势所慑,龟缩在城内,避而不战。

    “狗日的,这帮鲜卑人属王八的吧,老子都骂了一天,喉咙都冒烟了,这帮孙子居然连屁都不放一个。怂成这样,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打赢的匈奴人,没劲,真他娘的没劲。”骂骂咧咧的回到军营,曹性拿了个特大号的陶碗,咕嘟咕嘟的往喉咙里灌着凉水。这家伙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起初在马邑的时候,可没少被鲜卑人打得四窜逃命。

    一同进帐的宋宪黑着脸瞅向曹性,如同看白痴一样,闷声说道:“还有脸说,全营上下就你骂得最起劲,又蹦又跳,跟泼妇骂街似的,真给咱们并州人丢脸。”

    听到这话,曹性转头怒目圆睁,瞪着宋宪,直接将口中水液喷吐地上,“呸,宋蛮子,你懂个卵!戏策说这叫上将乏力,不战而,而……”

    ‘而’了半天也没‘而’出下一句的曹性索性将头一偏,满脸鄙弃的哼哼起来:“反正说了你也不懂,没文化,真可怕。”

    “是上将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帐帘掀开,青衫长袖的戏策从外边走了进来,看向曹性笑意盈盈的说着:“曹性,我大老远就听到你这破嗓子声音,是不是又在背后说我坏话呀?”

    前些日子在有溪村的时候,曹性满地打滚儿的求着戏策教他识字,可这厮哪里是识字读书的料子,就跟作者君一个德性,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字没识得几个,倒习了一些穷酸儒的臭毛病,没事爱在宋宪侯成等人眼前晃晃显摆,还吐槽他们‘没事就要多读书’。

    帐内曹、宋二人斗嘴,吕布也由着他们,这两人上辈子可能是对欢喜冤家,才导致这一世见面就怼。他正为攻城的事情所恼,今天一过,三天时日就仅剩一天了。

    见到戏策进来,吕布面上一喜,以为戏策已经有了破敌之策,连忙起身相迎,他正欲开口询问,却瞧见戏策身旁还跟着个年岁稍大的瘦弱文士,穿一身老旧的灰色长衫。

    “这位是?”吕布开口问道。

    戏策简单的做了个介绍,而关于陈家后人的事情,却只字未提。

    介绍完后,陈复主动上前朝吕布躬身行了一礼,“微末之士陈复,拜见主公。”

    瞧见戏策丢来一记照单全收的眼神,原先还发愣的吕布赶忙扶起陈复双臂,温言以对:“公不必行此大礼,快快起身。”

    先前是崔绪,现在又来了个陈复,吕布知道这些读书人的气节是傲到了骨子里的。他不过是一介武夫,且位卑言轻,想让这些自命不凡的读书人效命,简直是痴心妄想。

    但如今,两人都向自己低头,这肯定是戏策在其中牵线搭桥。念及此处,吕布不禁又多看了戏策两眼,心怀感激。

    吕布请戏、陈二人落座,然后才轻声询问起来:“先生你来找我,可是有要事相商?”

    “嗯嗯,很大的事情。”戏策满脸严肃,一个劲儿的点着脑袋。

    听闻此话,不仅是吕布,连曹性宋宪都竖起了耳朵,帐内一时间安静得针落有声。

    气氛渐渐变得压抑起来,如此凝重的氛围之下,却见戏策拍了拍肚皮,满脸惆怅道:“肚子很饿,来问问将军,什么时候可以开饭?”

    吕布一瞬间几乎都怀疑自己的耳朵产生了幻觉,他发懵的望向戏策,见后者脸色尤为认真,不像是再玩笑。原以为戏策是有了破敌之策来找自己,哪想竟是为了这个,吕布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几分失望。

    无奈之下,也只能让曹性去催催后勤。

    曹性接到这个任务,心头窝火,他对戏策可就没吕布那么好的性子了,但他又不能违背吕布命令,只能应下,边走边骂着:“个杀千刀的鸟货,吃吃吃,就知道吃,蹭吃蹭喝这么久,也没见把你撑死……”

    …………

    晚膳过后,戏策让吕布将手下将士全都召集到营帐,并下令狼骑营全副武装,随时待命。

    宋宪曹性等人最先抵达,接着就是冲骑营的雷虎和几个百夫长,最后是戏策带着陈复慢悠悠的走进帐内。

    众人到齐依次坐下后,吕布却什么也没布置,只说了一个字:等。

    挨坐在戏策身边的陈复心情杂陈,他之所以认吕布为主,纯粹是因为受到了戏策的胁迫。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就是陈复现在的处境,然而吕布能让他进帐,就说明没拿他当外人,这令陈复心中涌出一股莫名的感动。可感动毕竟不能当饭吃,他今年已经三十有七,说句难听的,半截身子都入了黄土,早已过了热血莽撞的年纪。

    陈复不会因戏策一句‘帮你重振陈家’,就豁出性命死而后已。相反,陈复压根儿就没信任和指望戏策,以吕布如今的实力,要想帮他重振陈家,无疑是天方夜谭。

    不仅如此,陈复也知道,他与戏策虚与委蛇,戏策同样也不放心于他,还特意给自己安插了一名叫‘李黑’的侍卫。说是保护自己安全,实际无非是监控的一种手段,只要自己稍有异动,恐怕就会被不留痕迹的灭口。

    这层薄薄的窗户纸,两人都没捅破,彼此心照不宣。

    文士之间的斗智斗狠,有时比战场更甚。

    时间一分一秒的在流逝,从酉时末刻到临近丑时,帐内诸人已经坐了足足三个时辰。

    诸将的脸色都不大好看,曹性第一个不能忍了,起身冲着吕布左下方的戏策嚷嚷起来:“喂!戏策,你这家伙大晚上的不让我们睡觉,把我们叫到这里已经坐了好几个时辰了,究竟想干什么,你给我个痛快话儿!”

    戏策仿似没有听见,坐在那里如老僧入定。

    “呼~呼呼~”轻微的呼噜声从戏策鼻孔里传出。

    “头儿,你看看这家伙,我们在这里干坐着,这厮倒好,竟然睡着了!”曹性指着戏策大声说道,作势要去弄醒。

    吕布见状,低斥了一声:“曹性,不得无礼!”

    吃晚饭的时候,戏策找到吕布,说让他集合部下,吕布当时也没多想,以为戏策有了新的方案计划,结果谁知一坐就是大半夜。

    曹性挨了训斥,愤愤不甘的坐回座位。

    刚一坐下,帐外就火急火燎的跑进来一名斥探,跪地抱拳禀报吕布:“将军,广衍城走水了!”

    众人大惊。

    方才还在梦遇周公的戏策,这一刻,缓缓睁开了眼睛。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