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一三章 负荆请罪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击退了鲜卑三千骑,狼骑营又在周围的山岗挖了数十处大坑,将这些战死的冲骑营士卒尽数埋葬,入土为安。

    吕布收整了一下队伍,带着残兵败卒一路往西,总算是安然的回到了汉军大营。

    而此时的军营大寨里,同样是哀声四起,士卒们面色惨淡,愁眉苦脸,不少人的身上还都挂着伤口。

    瞧见这幅场景,马背上的吕布眉头蹙起,难不成这里也遭到了鲜卑人的袭击?

    吕布在寨门口下马,令狼骑营先找处地方扎营,一切都等他回来再说。

    狼骑营得令之后,吕布径直去了秦兆的主将营。他要去质问秦兆,为什么事先约定好的伏兵不知所踪,冲骑营因此差点全军覆没。

    当初临行的时候,冲骑营两千士卒信心满怀,如今呢,剩下的已经不余百人,最重要的还是被自家主将出卖,这怎能不令人心寒。

    吕布阴寒着脸走进主将营帐,四顾之下却不见了秦兆的踪影。他找来附近巡逻的士卒,一问之下才得知,原来秦兆趁着鲜卑骑兵出城袭击吕布之际,带人突袭广衍城。谁料到鲜卑人早有准备,待到秦兆入城,就锁住了城门,城头上万箭齐发,将秦兆射杀于马背,就连带去的五千人马,回来的也是十不余一。

    自以为黄雀在后的秦兆,至死也没能瞑目,城头上的卡祁才是那只黄雀,而他,甚至连捕蝉的螳螂都算不上。

    经此一役,连同长谷之战在内,广衍城外的汉军元气大伤,损失人马将近七千,主将秦兆阵亡,一同前去的十四名将军,也仅有两人逃出生天。

    参军顾俞立马写下书信,令人星夜飞传正领着大军往此处赶来的主帅张懿。

    秦兆死了,准备兴师问罪的吕布也只能就此作罢。

    回到营帐,帐内诸人全都站起身来,纷纷将目光投向吕布,并出声询问起来:“头儿,那厮怎么个说法?”当得知吕布被秦兆卖了一道,这些个跟着吕布出生入死的家伙,第一反应就是带人去把那秦兆抓起来,先吊打一顿再说。

    “死了。”吕布的语气平淡,眸子里没有半分喜悦。

    众人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曹性却拍着手表示大快人心,“死了?哈哈,死的好,死的好……这也省了咱们弟兄动手,想来是这厮坏事干得太多,连老天爷都不肯放过于他。”

    诸人纷纷点头,以为的确如此。

    吕布走到主位处,示意众人坐下后,才又问道:“你们不是在有溪村吗,怎么也到了这广衍,还恰巧来得这般及时。”

    “还能为啥,嫂子担心你呗。”曹性把玩着手里的小匕首,随口接了一句。

    平日里较为沉默的宋宪也跟着点了点头,补充起来:“戏先生说这广衍城不似往处,想要拿下并非易事,所以让我们前来相助。”

    吕布刚刚就觉得差点什么,经宋宪这么一说,他才想起,帐内诸人之zhong并没有看到戏策的身影,不禁问了起来:“先生呢?”

    “先生他身子骨弱,又没上过战场,自然比不得我们这群糙汉,估计抵达这里,还须个一两日的功夫。不过有胡车儿在他身边,想来出不了岔子。”宋宪如实回道。

    吕布听完,微微颔首,胡车儿的实力不弱,护卫戏策的安全应该算不上难事。

    此时,守在帐外的狼骑营士卒入帐禀报,说是有人求见。

    吕布应允之后,从帐外走进个赤条着上半身的汉子,打着赤脚,后背系有一捆二指粗的树枝。

    吕布一瞧,此人居然是雷虎,他有些摸不着头脑的问道:“雷虎,你这是演的哪一出?”

    雷虎也不管帐内还有曹性等人在场,径直朝着吕布跪了下去,抱拳大声说道:“雷虎瞎了眼,不识飞将军真面,不仅处处针对,还怂恿大伙儿排斥将军,罪无可恕,请将军责罚!”

    听着雷虎这番真挚的道歉,吕布抬了抬手,“起来吧,我不怪你。”

    雷虎仿佛没有听见,只是跪在那里一个劲儿的说着:“将军,你拿这藤条狠狠的抽我吧,你不抽我,我睡不踏实。”

    这番憨实的话语,引得帐内诸人皆是忍俊不禁,曹性甚至还走到雷虎面前,拍着他的肩膀揶揄了起来:“你这家伙,别人都是讨赏,哪有你这样求着受罚的。还有啊,你欠我的酒,什么时候还呐?”

    雷虎抬头一瞧,眼前这个披着黑甲笑嘻嘻的青年,不正是在战场上救了自己一命的人吗?

    吕布从位置处起身,走到雷虎面前,目光落在这个背着枝条的汉子身上,嘴里说道:“你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当初冲骑营驻守楼烦,鲜卑人来袭之际,冲骑营原本可以一战,而其校尉陶璋却弃下所有人逃跑,导致楼烦不战自破。是你追着杀死了陶璋,也因此被贬为了普通士卒。”

    雷虎不明白吕布说这话的意思,低声回道:“是。”

    吕布重新回到自个儿的位置,拿起一枚令箭扔给雷虎,口zhong下令:“雷虎,你屡次冒犯于本将军虎威,我罚你一百军棍,你可服气?”

    雷虎握着那枚令箭,抱拳说道:“雷虎服气,甘愿受罚。”然则,以雷虎目前的身体状态,甭说是一百军棍,估计十军棍打下去,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帐内诸人心有不忍,雷虎的行事他们看在眼里,算得上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若就这样被打死,着实可惜了。

    就在诸人准备为雷虎求情之时,吕布又说了起来:“只是如今乃是用人之际,你那一百军棍暂且记下,等驱逐了鲜卑人,再来执行,你可记下?”

    雷虎朝着吕布磕了个头,双目泛红的应道:“谢将军,雷虎记下了。”,

    翌日晌午,一名冲骑营士卒火急火燎的跑到吕布帐内,说是薛兰醒了。

    吕布听到后,立马放下手头的一切事务,直奔薛兰所在的营帐。

    刚掀帐帘,一股浓烈的混合草药气味迎面扑来,引得外边的士卒呛声连连。

    吕布可管不得这么多,大步走进。当他走到薛兰的病榻前时,在他眼前躺着的只是一具缠满了白布的人形躯体,连整个脸庞也仅露出眼鼻嘴三处,看不清面目模样。

    吕布试着低唤了一声:“薛兰。”

    听到这一声饱含关怀的呼唤,榻上之人的眼睛一下就湿了,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看口型应该喊的是“将军”。

    见到薛兰如今的模样,吕布心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情绪,他将手搭在薛兰的肩上,语气微微有些哽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长谷的那场战斗,薛兰胸口被彻底洞穿,受到了几乎致命的伤害,好在那时狼骑营赶到及时,才使薛兰免去了惨遭戮尸的下场。

    如今得老天庇佑,苏醒过来,吕布心zhong自然是十分感激,如果不是薛兰折返来救,他恐怕也支撑不到狼骑营的到来。

    同薛兰聊了小会儿,侯成从外边进来,在吕布耳旁低声了几句。

    吕布只好歉意的同薛兰道了别,临走前还不忘嘱咐薛兰要好生调养歇息。

    一出帐篷,十余名腰佩钢刀的士卒立马上来封死了吕布的退路。

    在这些个士卒的zhong间,是名穿着甲胄蓄着平胡的将军,他目露蔑视的看了吕布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着:“吕校尉,张帅要见你,随本将军走一遭吧。”

    (2017,新年快乐。)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