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零五章 下马威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兴许是做贼心虚的缘故,迟到的这些士卒很快就在校场zhong站好了队列,也不聒噪,老老实实等着吕布接下来的训示。倒也有几个不怕死的出头鸟,见到吕布依旧笑嘻嘻的寒暄着:“将军,早啊。”

    吕布对此置若罔闻,在给那十几名早起的士卒端正了拿枪的姿势后,才往这边走了过来。

    一眼望去,千余名士卒精神抖擞,站立得整整齐齐。吕布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语气平淡的说着:“看来你们昨晚都休息的不错,一个个精气神挺好。”

    见吕布并未出言责罚,众人心zhong不禁一喜,这新来的校尉也没什么威势嘛,今后的日子好过啰。

    众人脸上的得色吕布尽收眼底,他将手zhong的长枪往地上一杵,身子站直,朝众人朗声道:“我今天教你们士兵最基本的站姿,以后你们站岗啊,巡哨之类的难免会常常站立,现在打好基础最为重要。”

    吕布做了一个标准的站姿,演示了两遍后,才问向众人:“都看清楚了没有?”

    “看清楚了!”底下的士卒们大声答道,心zhong却不以为然,不就是干站着嘛,这有什么好教的,看来咱们这将军也就这点儿本事了。

    吕布听众人回答得响亮,开口下令道:“所有人前后方阵散开,间隔保持一臂的距离,呈站姿面向于我。”

    众人很快就散开成形,站队列方阵对他们来讲,实在算不上难事。

    “很好,就这样保持下去,”吕布在士卒们的行列间穿梭走动,显然对他们的站姿颇为满意,末了还不忘补充一句,“从现在开始,谁要在行列zhong乱动,一律仗责三十。”

    众人本以为吕布只是让他们站个一两刻钟便好,谁知吕布不知从哪捣鼓来了个方形漏斗,往里面灌了两捧细沙,将其挂在一处横杆上,并告示众人站到沙子漏完即止。

    沙子顺势开始从漏口往下掉落,由于口子很小,沙子掉落的速度也变得肉眼可见,几乎是几粒几粒的往下漏。

    照这个速度,等漏斗zhong的沙子漏完,起码得有半个时辰。

    天空zhong太阳散发出的温度渐渐燥热起来,已经站了小半会儿的士卒们额发间冒出许多细密汗珠,要这样一直站下去,等到沙子漏完,估计都得烤焦了不可。

    众士卒心zhong叫苦不迭,却又无可奈何,谁让吕布一开始就打了招呼,谁敢乱动,一律仗则三十。

    没人想挨棍子,那就只能咬牙强忍着。

    士卒们坚持得辛苦,吕布心zhong也有他自己的思量:这件事情绝非偶然,肯定有人故意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他们既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违背自己军令,所依靠的无非就是法不责众的心理。

    一个人犯了过错,你可以罚他,那一千人都犯了同样的错,你能罚吗?不罚,何以服众,若都罚了,又肯定会让所有人都心怀怨念。

    一般新上任的将军或校尉遇到这种情形,都会显得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应对。

    可吕布是谁,狼骑营那帮桀骜狂放的汉子都能给整治得服服帖帖,更别说这帮九成九都是新兵的冲骑营了。

    训练新兵就像医生诊治病人,重症就得下猛药。

    这个看似无比简单的站姿,实际上才最考验士兵们的意志力。

    现在这些士卒们不都一个个眼巴巴的望着那漏斗,恨不得将其漏口直接锯掉,一下漏光吗?

    好在地上的沙子已经立成了圆锥形状,估摸着漏斗zhong的沙子也快见底了。

    那边的人在受罚,这边早起的士卒心zhong则庆幸不已,也有三四人悄悄的问着昨日被单独留下的薛兰,“薛哥,你说他会不会真是那飞将军?”

    “有闲功夫琢磨这个,还不如多练练刚刚将军教的枪技。”薛兰冷冷的回答着,他是营zhong唯一一个知道吕布身份的人,但既然吕布本人都没有明说,他自然也不会去学那多嘴的长舌妇。

    这几个士卒却没注意到,薛兰在看向吕布的时候,脸上浮现出的敬畏和向往。

    落在地上的沙子越堆越高,当所有人都以为要熬到头的时候,他们这位新来的青年将军又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愕然的事情来。

    只见吕布从士卒们的队列缝隙zhong走出,走到那漏斗的位置处,蹲下身从地上的小沙堆抓起一把,然后起身将手置于那漏斗的壶口上方。

    五指一张,手zhong那把细沙尽数落入漏斗之zhong。

    一干士卒全傻眼儿了,吕布说过站到沙子漏完即止,可他这样在沙子快完的时候放上一把,那岂不是站到天黑都站不完吗?

    所有人心zhong都在骂娘,这吕布摆明了是要整治他们,而且这手段简直忒过恶毒,偏偏他们又有苦难言。

    “将军,弟兄们已经知道错了,您这样,未免太过了点吧?”终于有人忍不住出声了。

    吕布看了此人一眼,脸上不见喜怒,冷漠的丢了句:“我让你说话了吗?”

    你们要给我下马威,让我难堪,我也一样可以反将你们一军。

    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那人被吕布这句话呛得脸色通红,愤愤的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哼,老子不站了,谁爱站谁站去。”左侧队列里的一名粗壮汉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zhong的长枪也扔在了一旁。

    此人唤作雷虎,原是冲骑营里的百夫长,后因犯下大错,被降为了士卒。

    既然有人敢违抗将令,吕布也不会手软,口zhong喊道:“来人,将雷虎拖下去,仗责三十。”

    薛兰和一名士卒走上前来,左右双双架住了雷虎的臂膀。

    “老子昨天跑了十几里路,早上起不来怎么了,换你,你能行?姓吕的,弟兄们叫你一声将军是抬举你,当年老子杀鲜卑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喝奶呢!”被控制住的雷虎目眦尽裂,当着众人大声斥骂着吕布。

    “雷虎,你放肆!”薛兰死锁雷虎胳膊,厉声喝道。

    吕布听得这话,并没着急让薛兰压着雷虎下去受罚,而是轻描淡写的说着:“你的意思是,我不够格做你的将军?”

    “老子就是这个意思,怎么地!”雷虎身子不能动弹,只能伸长了脖子,不甘心的大吼起来。

    “好,那你便来试试,吕某够不够资格坐在这个位置。”

    吕布朝薛兰摆了摆手,示意他松开雷虎。

    重获自由的雷虎活络了两下肩背,又拧了拧双手指节,语气里透着股瘆人的寒意,阴森嘿嘿的笑着:“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吕布见他信心十足,也不答话,比了个放马过来的手势。

    雷虎见吕布居然小瞧自己,心zhong蓦然腾起了一股怒火,右手提拳,径直奔来,想着定要将他揍得跪地求饶才是,也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

    然而,雷虎在冲到吕布前方四尺距离的时候,手zhong挥舞出去的拳头,尚吕布面门的一尺开外,可他竟再也前进不了半分。

    吕布的鞋底顶在了雷虎的腹部,如同一根石柱,撑起了整个摇摇欲坠的宫殿,任凭雷虎使出浑身解数,嘶吼咆哮,依旧是不动如山。

    等到雷虎这只落水的老虎扑腾够了,吕布蕴藏在弯曲腿部的巨大力量,陡然爆发。

    还没反应过来的雷虎整个身子直接飞了出去,两旁士卒的身影在他的瞳孔zhong迅速倒退缩小,剧烈的风在耳旁呼啸,刮得老脸生疼。

    而那个将他踢飞的青年,身形矫如鬼魅,往前一闪,竟没了踪影,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再看见他时,已经到了眼前。

    好快的速度!

    拳头‘砰’的一下砸在了雷虎的右脸颊上,雷虎甚至还没看清他是如何出的拳,身子就已经在空zhong旋转了七百二十度,滚落在地。

    舌头在嘴里裹了几下,吐出一颗带血的槽牙,是硬生生被这一拳打掉的,由此看来,吕布这回是真的下了重手。

    瞥了眼倒在地上的雷虎,吕布转过身负手背对着雷虎而走,淡淡的说着:“太弱了,在我眼里,你和蝼蚁没有任何分别。”

    这场一对一的单挑赛,似乎还没开始就已经落下帷幕,只留下一群满脸发懵的士卒呆立在原地。

    兴许是吕布的话伤到了雷虎的自尊,他朝着那个渐渐走远的身影,满腔不甘的大吼大叫了起来:“姓吕的,你这么能耐,有本事打到狼骑营去啊,去跟那个飞将军一较高下,在我们面前耀wu扬威,算个屁的本事!”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