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零三章 别离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韩烈怒气冲冲的走了。

    吕布则一个人坐在屋子里,面色颓败。

    这时,戏策从屋外迈过门槛,朝着吕布拱手赞扬道:“将军真乃洒脱之至,戏某佩服。”

    眼前的温和青年一脸笑意,吕布却开心不起来,闷闷的问着:“先生都知道了?”

    从韩烈那里得知一切的戏策答非所问,笼着双手说道:“走了好啊,毕竟将军在并州已经是四面树敌,再加上斩了步度根那么多的爱将,一旦雁门关破,他又岂能饶你。”

    “先生以为吕某怕死?”吕布眉头一挑,语气zhong透着不悦。

    戏策像是没有听见,接着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哦对了,将军还可以渡过浊n下,以您的实力,护得夫人周全自然不是难事,只是将军当初好像说过,就算拼掉性命,也要让夫人安稳幸福的吧。”

    吕布垂下脑袋,捏着拳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表情。

    很显然,戏策这一番话戳zhong了他的要害。

    可戏策似乎并未发现吕布的异样,依旧乐呵呵的说着:“鲜卑人入主并州,反正遭殃的是最底层的穷苦百姓,死了就死了呗,我大汉朝啊,人多着咧!”

    “先生!”

    吕布陡然低喝了一声,按捺不住心zhong的情绪,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盯视着戏策,大声说道:“就算我上了战场杀他几百鲜卑人,但这点人数,对于整场战役的胜负,怕也是无足轻重的吧。”

    “嗯,你说得也是,从古至今,一个人就算再能打,也不可能真的做到千人敌万人敌,”戏策点头表示同意吕布的说法,但他随即语气一转,身上竟有种惊涛拍岸的气势油然而生,“但你不要忘了,你不仅仅只是吕奉先,你还是飞将军,是狼骑营的领袖,是整个并州军心zhong的精神支柱。只要你在,狼骑营的斗志就永远不会磨灭,只要你在,并州儿郎就还有勇气,拿起wu器同鲜卑人一直战斗下去。”

    “先生的意思,是不想让我退居?”处于迷茫之zhong的吕布似乎看到了一丝光芒。

    “那倒不是。”

    戏策摇了摇头,“只是戏某以为,不如先将鲜卑赶出并州,届时天下太平,将军您再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去和夫人过那世外桃源的生活,岂不美哉?”

    “唉,可我已经拒绝了老将军的军令。”吕布叹了口气,戏策说得没错,只有彻底赶走鲜卑人,才能过上安稳的生活。

    听到吕布的叹息,戏策神秘一笑,胸有成竹的说着:“放心,韩烈过几天肯定还会再来。”

    果不其然,几天之后,韩烈又来了,说是老将军不准吕布请辞。

    这时的吕布心zhong已经打定了主意,他告诉韩烈,再给他几天时间,他就回营zhong报到。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

    这一晚,吕布用过晚饭,笑着说一直没去过村里的那条小河,问严薇要不要去走走。

    心思缜细的严薇已然猜到了吕布的想法,乖巧的点了点头。

    吕布牵起妻子的小手掌出了院门,树下纳凉的村妇们看见了,都羡慕的夸赞着这对新婚夫妇的恩爱有加。

    吕布对此礼貌性的报以微笑,牵着严薇的手,一刻也不曾松开。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的走着。

    从小河的这一头,走到了那一头。

    河面的水流很缓,倒映出天上的月色,波光粼粼。

    回来的时候,吕布让严薇趴在他的后背,说是怕她累着,他走得很慢,怕簸着了背上的温婉女子。

    回到小院,望着升得许高的圆月,严薇不由轻叹了一声:“还未至zhong秋,这月,也这般圆了。”

    吕布闻言,便从屋内搬出两个小马扎,放在院内zhong间的过道上。

    他用袖袍仔细的擦拭了其zhong的一个,确定擦拭干净之后,才让严薇坐下。随后吕布也坐了下来,并将严薇的额侧轻轻靠在自己的肩上。

    两人坐在院子里,静谧的仰望着头顶的月亮。

    夜,深了。

    靠在吕布肩上的严薇忍不住打起了呵欠,吕布便让她回屋歇息。

    她摇头,如何也不肯,她知道,吕布要走了。

    为了给自己提神,严薇起身走到一旁的瓜果地里,蹲下身子,有些兴奋的说着:“夫君你看,咱们种的瓜果,长出绿苗了。”

    吕布往那一看,可不是吗,前几日躬身种的果苗,已经有一小撮绿绿的叶子,冒出了地面。

    然后,严薇又给吕布讲起了该如何灌溉,除草……

    她不停的讲,不停的讲,吕布听不听的懂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自己别犯困就行。

    可她终究只是一名柔弱的女子,不知何时,她已靠在了吕布的膝上,沉沉睡去。

    望着严薇疲倦不已的脸庞,吕布满是怜爱的轻抚着她的秀发,喃喃道:薇娘,等我回来。

    清晨,天色朦胧,村子里的公鸡还未开始打鸣。

    吕布悄悄摸起身子,踏上鞋履,穿好衣衫。等到要出门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床榻上的女子熟睡正香,一双美眸的眼角挂有泪痕,吕布搭上房门的手又放了下去,他走回床边,弯身在她额头处轻轻吻了一下。

    他就要走了,可却连一句真正道别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

    吕布说不出口,他舍不得。但,他必须得走了。

    恋恋不舍的将目光收回,吕布吸了口大气,打开房门,走出了小院。

    打开院门的那一瞬间,近千道目光直射而来。

    吕布望着守在院外的这近千名汉子,纳闷儿道:“你们怎么来了?”

    他并未向任何人透露过,他今天就要离开的这个消息。

    早在几天前,吕布就已经向曹性宋宪等人交代过了,让宋宪统领狼骑营,遇到事情多多听取戏策的意见。因为老将军下发的调任令上并没提到狼骑营,那就是让吕布自行决断狼骑营的归属问题。

    其实从那天过后,狼骑营将士每天都会在吕布的院门口,一直站到天亮。

    曹性凑到吕布面前,露着笑脸,一如既往的死乞白赖说着:“头儿,让我跟你一起去呗!我虽然没啥大本事,但洗衣做饭、端茶递水什么的,还是能够胜任,至少多个人照料,也好互相帮衬不是。”

    宋宪侯成等人欲言又止,显然也都有这个想法。

    “我可没那么娇气,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狼骑营里吧。”吕布笑着对曹性说道,随后又看向狼骑营的这些个粗汉,故意板起一张凶脸,“还有你们,别老想着偷懒,等我回来的时候,凡是在我手上过不了三招的,都给我洗马桶去!”

    将军!

    狼骑营的汉子们齐喊一声,一个个眼眶通红,右手握住‘吕甲刀’,单膝跪在了地上。

    “好了,都别送了。”

    吕布朝众人挥了挥手,走的时候他再一次叫住了戏策。

    “先生,你应该知道我最放心不下的是什么吧。”

    “将军放心,夫人若是少了一根汗毛,戏某愿提头来见。”

    听到戏策信誓旦旦的担保,吕布迈开大步走了,身后跪了一地的狼骑营将士目送他远去。

    昨天夜里,睡梦zhong的严薇抱着吕布的胸膛,哭得梨花带雨,浸湿了吕布胸前的衣衫。

    满腔的愤怒,和着压抑许久的戾气,在吕布的身上散发开来。这个在严薇面前时刻温柔的无微不至的男子,在这一刻恍如魔神,他将两排钢牙咬得‘咯咯’作响,英俊的面庞上浮现出几丝狰狞,低沉的咆哮zhong,是抑制不住的怒火:“鲜卑人,你们这群狗杂碎,某家这次要将你们彻底撕碎!

    lin子里,无数飞鸟受惊冲出。

    一团黑气在眉间凝聚,初代大魔王吕奉先,登场。

    (本来这章上周四就应该写完了的,因为生活里一系列事情给耽搁了,万分抱歉。)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