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一百章 儿时吹叶言卿为我护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写在正wen前:前几日翻书评区的留言,有条是这么写着:加油,我会一直支持你,很喜欢奉先哥哥。看完之后,对‘奉先哥哥’这个词有些忍俊不禁,这应该是个可爱而又礼貌的小男孩吧,我看到你的留言了,小家伙,谢谢你。)

    喔~喔喔喔~

    拂晓时分,村子里的红冠大公鸡已经开始打鸣,寓意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在小院的西南角,吕布前两日又用青布新搭建了一处篷帐,北方人谓之‘青庐’,是专门用来举行婚礼的地方,到时新娘便会从特备的毡席上踏入青庐。

    临近正午的前三刻,戏策首先登场。

    他一改往日里的慵懒邋遢,脚踏轻云履,身穿墨色长袍,腰束缎带,连那万年不改的鸡窝头造型也打理得黑油发亮,每一根都梳得整整齐齐,脸上浮现出温和的笑容,显得亲近而又不失儒雅。

    曹性等人傻愣愣的看着戏策,几乎惊掉了下巴,这还是平日里那个看着跟个叫花子一样的穷酸书生吗?

    戏策将诸人的神色表情尽纳眼底,作为今天的司仪,他直起身子,清了清嗓音,大声的念着:昔开辟鸿蒙,物化阴阳。万物皆养,唯人其为灵长。盖儿女情长,书礼传扬。今成婚以礼,见信于宾。三牢而食,合卺共饮。天地为证,日月为名……

    “韶华美眷,卿本佳人。值此新婚,宴请宾朋。云集而至,恭贺结鸾。吉时已到,请新人上前!”

    戏策念完,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霍然走进了众人的视线之zhong。

    吕布内置素衣,外披一袭黑底红纹袍,整个人看上去英气蓬勃,大气十足。在他的手zhong还牵有一条红色的喜绸,喜绸的另一边,则是他即将过门的妻子。

    只见她玄纁色的深衣礼服加身,青丝绾成发髻,髻上插有枝一尺二长的笄,佩戴珠花步摇,面带桃花双颊红,娇羞万分的随着吕布踩过毡席,踏入了青庐之zhong。

    两人缓缓走来,原先帐内热闹的气氛在那一瞬间彻底安静了。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望着他两,并在心zhong默默的为他们献上最为诚挚的祝福。

    戏策见到两人入了青庐,便又高声念道:“新人已到,行——沃盥(n)礼!”

    早就在帐内侯了多时的高阳走上前来,手zhong端有一盆清水,她先上前为吕布洗净双手,接着又去为严薇揉洗了一番。

    “行——同牢礼!”

    …………

    “行——合卺礼”

    …………

    婚礼的仪式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行——拜堂礼!”

    “拜天地!”戏策大声的念着。

    夫妻二人跪在备好的蒲团上,对着天地叩了一礼。

    这边在拜天地,那边的严义却将严信拉到了一处角落,不满的质问起来:“老头子不来也就罢了,老大那家伙怎地也不肯来?”

    没有媒妁之言,也未经父母许可,严薇便私自做主下嫁吕布,这已经是离经叛道的行为,清誉下降不说,将来也很容易遭人诟病。

    况且严义深知其父的性格,他要能来,那才真是见了鬼。

    但作为大哥的严礼不到,严义就不乐意了,心头觉得始终憋着块疙瘩。

    严信见状,赶忙打起了圆场,陪笑着说道:“二哥,大兄他远在洛阳,其zhong路途遥远不说,或许因为事情耽搁了,这也说不准呐。”

    “屁,只要想来,哪有来不了的!我看他是官越做越大,胆子倒越来越小了。”严义将双手一抄,显得愤愤不平,“老四,你也不必替他说话,下回我自个儿见到他,定要找他好好理论理论。”

    这番话引得严信苦笑连连,他这二兄啊,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暴躁的脾性。

    “拜兄长!”那边戏策的声音又一次在帐内响起,由于双方的父母皆未到场,婚礼zhong的拜高堂仪式,也就顺理成章的改为了拜兄长。

    严义重新回到座位之后,才发现身旁邻座来了个三十出头的魁梧男人,眉宇间透出股沉稳如山的气势,不言苟笑。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才加入狼骑营不久的高顺,同时也是吕布指名点姓要坐在这里的人。

    起初的时候,吕布是想请老将军张仲来坐这位置的,但转眼一想,如今鲜卑人还在关外虎视眈眈,老将军必须坐镇雁门关才行,于是就打消了这一念头。

    高顺觉得自己位卑言轻,又深受吕布大恩,哪还肯坐此高位,嘴上说什么也不肯答应,后来还是吕布虎着脸来找他谈了许久,他才勉强应了下来。

    很多事情,高顺不知道,可吕布记得清楚。

    上一世,你随我、护我,东躲西逃,至死也心甘不悔。

    这一世,我便待你如亲生兄长,定教天下人不敢小觑于你。

    …………

    吕布带着严薇款款来到两人面前,跪在蒲团上,行了一记叩首礼。

    严义心zhong对此很是满意,脸上却故意做出一副凶狠相,朝着吕布说道:“小子,薇娘是我从小宝贝到大的妹妹,你今后要敢欺负她,纵使隔了千山万水,我也要带人来灭了你!”

    “兄请放心,吕布此生绝不让人欺负薇娘分毫,更不负她!”吕布当着众人的面,大声的说着心zhong的誓言。

    严义伸手拍了拍吕布的肩膀,刚刚还虎着的脸,霎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就冲你这句话,我就认了你这妹夫,以后要是遇上麻烦了,甭怕,尽管来西凉找我便是!”

    吕布点头应下,自己这个二舅哥倒也不失为一条爽朗的汉子。

    严义说完,就轮到高顺发言了。

    他看着今天这对格外耀眼的新人,平日里总是肃严的脸庞上总算有了一丝笑意。他想了许久,才慢慢说了起来:“高顺出身贫寒,实在想不到该怎么去表达书上那些好听的话,但我记得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愿你们携手白首,相濡以沫。”

    或许别人没有注意到,但吕布的的确确的看见了,高顺红了眼眶。

    此时正值高兴开怀之际,在人群之zhong,却有一人阴霾着脸。

    本来坐在那个位置发表演讲的人应该是他,而这高顺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捷足先登。你从前不过是个喂马的马仆,若不是我,你早就在强阳被砍去了脑袋,哪能像如今这般抖威风!

    扁鼻青年如此愤恨的想着,忽然有人拍了他的后背,不咸不淡的吩咐起来:“李肃,你带几人去村外瞅瞅,以防有不怀好意的人前来搅乱生事。”

    “嗯,好!”

    青年回答的干脆,他回过头,脸上是一副笑意盈盈的全新面孔,仿佛从未有过与人置气。

    仪式在进行了足足两个时辰后,才算是告一段落。

    吕布牵起严薇的小手,想将她送回小院内的新房歇着。

    走到院门的时候,早就堵在大门口的曹性等人先放行了严薇,却拦下了吕布,大声嚷嚷起来:“头儿,今天你要是不把咱们弟兄给喝趴下,那你可就别想入这洞房了,弟兄们,你们说对不对啊!”

    “对!没错!”一干汉子们跟着大声哄闹起来。

    吕布望向众人,大手一挥,极有指点江山的豪迈风范:“来来来,今朝咱们喝个痛快,谁先趴下,就给弟兄们洗一个月的衣裳,如何!”

    大伙一听,纷纷大吼着要大战三百回合,喝他个醉生梦死。

    这一喝,就喝到了傍晚。

    狼骑营的将士们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呼呼大睡,有的甚至还在睡梦zhong打着酒嗝,还好在是夏天,不至会伤了风寒。

    作为极少数清醒的人,高顺搀扶着吕布往小院那边走去,已经大醉的吕布垂着脑袋,迷迷糊糊的左摇右晃,他想要推开高顺,却又使不上力气,嘴里只顾重复的说着:“放开我,我没醉,没醉……”

    高顺将吕布送至小院的门口,目送着吕布一摇一晃的往前走,直到推开新婚房门,才放心的关拉上了院子的大门。

    严薇从下午一直等到了傍晚,期间心情的复杂程度是既紧张又期待,此刻见到吕布进来,心zhong更是娇羞无限,她细若蚊蝇的轻唤了一声:“夫君。”

    吕布听见后,用力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才看见严薇坐于床边,一双小手不断的揉捏着衣角。

    脚下是一步三晃的往这边走着,得亏屋子里的地上没什么障碍物,否则非跌他个眼冒金星不可。

    吕布走到床边与严薇并排坐下,相比起此刻吕布的神经大条,严薇就显得格外的紧张忐忑,心头那只小鹿‘怦怦’的像是快要跳出胸口,手足无措之余,却看到一张很是好看的脸庞从旁边伸了过来。

    吕布歪起脖子看着这个只属于他自己的新娘,才看了一眼,他便忍不住咧开嘴嘿嘿、嘿嘿的笑了起来,像是捡到了天大的宝贝:“薇娘,你可真好看!”

    这一笑,令严薇原本紧张十足的心情,很快就平缓了下来。她望着吕布,有些忍俊不禁,像是在对吕布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冒傻气了!”嘴上虽这般说,可心里甜滋滋的。

    吕布并未听见,脸上泛起酒晕的他,不知何时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看样子真的是喝了个酩酊大醉。

    严薇贴心的想要帮他脱去鞋袜,然而当她刚刚蹲下身子,便感觉到吕布整个人抖瑟了起来。

    “夫君,夫君。”

    她轻轻的唤了两声,吕布却没回答,她只好站起身来,却发现陷入沉睡之zhong的吕布抖瑟得更为厉害。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吕布,额头渗出了冷汗,脸上浮现的表情,惶恐zhong夹杂着不安,无助而又绝望……

    他,做噩梦了吧。

    她如是想着,遂又重新坐回了床边,小心翼翼的将吕布脑勺枕在自己的膝上,十指轻轻安抚着他,唱起了一首儿时喜欢的曲谣。

    …………

    城楼、大雪、白绫,紧凑的鼓点,还有密密麻麻的黑铁甲士。

    吕布置身雪地之zhong,他茫然的望向四周,发现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狰狞的大声笑着,笑得极为快活。

    这一幕他再也清楚不过,而这里,正是梦魇一样缠绕着他的地方,白门楼!

    缠上脖子的白绫,渐渐勒紧。

    “放开我!”

    吕布剧烈的挣扎起来,只是他双手被反缚在了背后,根本使不上一点儿力气。他想要大声怒吼,从嘴里发出的却是‘嗬嗬’‘嗬嗬’的嘶哑声响。

    在不断的徒劳挣扎zhong,吕布眼珠开始向上翻白。

    此时,天地间响起了一声凄凉的婉转唱腔:“将军啊,早些归……”

    这道熟悉的声音令几乎断气的吕布重新醒过神来,他透过仅存的一丝光亮看去,城楼上不知何时立了一位丧服缟素的女子,茫茫的大雪染白了她的黑发。

    她轻启丹唇,凝望着下方的吕布,一边哀唱一边潸然泪下。

    昨夜梦又去,商台末子添新衣,旧曲又一局。

    君道江南烟胧雨,塞北孤天祭,荒冢新坟谁留意。

    男儿忠骨浸黄沙,戎马征天涯。

    儿时吹叶言卿为吾护,鸾凤求凰,红雪冬竹。

    金戈换故里,东篱烽火祭,醉别将领再一曲,别姬随君意。

    尤还记,马上将军一声哽咽若孩提。

    归兮,魂兮,与君来世聚。

    …………

    曲子唱罢,女子站上城墙,宛如一只美丽的巨大蝴蝶,直坠而下。

    “不要!”

    伴随着心zhong的怒吼,吕布陡然睁开双眼,映入他眼zhong的不再是一片雪白,而是一张透出担忧的秀美脸庞。

    吕布起身一把将她拥入了怀zhong,紧紧的抱着她,眼底是令人心碎的哀伤。

    “夫君,你怎么了?”不明所以的严薇仰起头,轻声问道。

    吕布轻抚着她脑后的秀发,嗓音清醇,“薇娘,将来如果有一天我……”

    他顿了顿,才又接着说道:“如果有一天,我兵败战死,拜托你一定要……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听到这话,严薇蹙起了眉头,故作不开心的模样:“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不许你说这般胡话……”

    话还没从口zhong说完,吕布便霸道的吻上了她的樱唇,猝不及防的严薇‘嘤咛’一声,倒在了他的怀zhong。

    吕布伸手搂住她的小柳腰,眼眸zhong是不尽的温柔,轻轻的为她褪去衣衫,她低着头,捂住发烫的小脸,娇羞得不敢看他。

    片刻过后,吕布抱起仅剩一件素色内衫的她,轻轻放在了床上。

    春宵一刻,夜尽阑珊。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