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九十六章 懦夫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严阚又令管事端上来一盘圆饼,皆是纯金所铸,数量足有一百。

    这位严家家主笑容殷和的说着:“当初小女遭难,多亏吕校尉仗义出手,老夫不胜感激。特备下此薄礼,还望将军笑纳。”

    看着这些金灿灿的饼子,吕布什么话也没说,头也不回的走了。

    浑浑噩噩的走出严府,吕布回到狼骑营后,只顾日夜饮酒,醉了便睡,醒了再饮。

    诸人苦劝无果,只好去找了戏策。

    戏策听闻此事后,让胡车儿去打了两桶凉水,说是要给吕布醒酒。他原先的本意是想通过联姻,借助严家的势力让吕布立足并州,结果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招。

    戏策跟着曹性等人出了营帐,还未走上多久,便嗅到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

    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希望就在眼前,而你,却只能看着它一点一点破灭,无能为力。

    望着面容憔悴的吕布,戏策上前喊了一声:“将军。”

    吕布闻言抬起头来,醉眼惺忪的看着戏策,呵呵笑道:“先生,你醉了,醉了……吕某可不是什么将军,不过一区区校尉尔!”

    “不过先生你来得正好,某一人独饮无聊,先生快坐下陪我喝……”

    啪!

    那个‘酒’字还未脱口,一瓢冰冷的凉水直接泼在了吕布脸上。

    眼底的愠色一闪而过,吕布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笑了起来:“先生当真体贴,知道这酷暑难熬,用水来替我驱热,真是好……”

    啪!

    戏策手zhong木瓢又从桶里舀了一瓢,再度泼在吕布脸上,这个平日里从没跟人红过脸,总是表现得处处温和的青年,此刻却面如冰霜。

    吕布伸舌舔了舔嘴角四周,大笑着说道:“凉爽,真是凉爽!”

    凉爽是吧?

    戏策冷冷的问了一句,提起那桶被舀了两瓢的河水,径直从吕布的头上淋下,将吕布整个人都淋了个通透。

    跟过来的诸人都吓懵了,谁都没想到,戏策说的醒酒居然是这么个醒法。

    吕布此刻浑身湿透,宛如落汤鸡一般,他没再说话,拎起了酒坛,只管往喉咙里灌。

    落寞而萧条。

    “为了一个女子,你竟颓废到了这般田地!对于你,我很是失望。”戏策说着将手zhong的空桶扔向一旁,见吕布依旧不肯开腔,他便有了几分恼怒,开口下令道:“曹性侯成,你两立马带人去严府,除掉那个女人,永绝后患。”

    “你敢!”

    一直保持沉默的吕布豁然起身,攥住戏策的衣领,单手将他提在了空zhong。刚刚还醉醺醺的他此刻身上散发出凛冽的杀机,在这范围内的诸人无不浑身发凉,连动上一步都难如登天。

    反倒是那个没有半分wu艺的温和青年笑了起来,眸子里平静得如一滩死水,他眯起双眼,你想杀我?

    吕布双瞳泛红,喘着粗重的鼻息,幽冥的光芒在他眼zhong来回闪跃,此时的他很像一头恶狼,露出了两排尖利的獠牙,随时都能将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生吞活嗜。

    两人就这样对峙了许久,最后的一丝理智使得吕布败下了阵来,他松手将戏策放下,背过身子低沉的说了声:“先生,是布无礼,冒犯了。”

    说完,吕布拎起酒坛,想另寻一处饮酒之地。

    戏策抬手阻止了想要跟上去的诸人,望着那三步两晃的身影,自顾自言的说了起来,声音不大,却足以传入吕布的耳zhong:“我认识zhong的吕奉先啊,是个无所畏惧的家伙,是个敢带着一千多人马就跟鲜卑十万大军杀个你死我活的愣头青,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去了洛阳也一如既往的蛮横霸道。而眼前之人……呵呵,不过是一个堕了心志的酒鬼懦夫罢了。”

    吕布只顾迈着步子往前走着,不曾停顿也不曾回头。可他是多么傲气的一个人啊,戏策的话字字如针,扎得他心头鲜血淋漓。

    “倘若有朝一日,你的儿子女儿喜欢上了王公世家的公子小姐,你怎么说?说你们的父亲我啊,只是一介边境校尉,咱们是配不上人家的,就不要痴心妄想了。”身后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比起刚刚更加锥心刺骨。

    “够了!”

    吕布钢牙紧咬,怒喝了一声,手zhong紧握的拳头咔咔作响。

    “你唯有站到与他们对等或更高的位置上,才有资格同他们谈判,否则,你在他们眼zhong,狗屁都不是……”

    “土地让他们变得衣食无忧,书籍让他们封王列侯,而我们,什么都没有,这便是世家与寒门。”

    “如果你想一辈子都这样自欺欺人,那我明日便回颍川,只当从未来过并州……”

    酒坛落地,他也终于转身。

    夜晚,吕布只身站在郡城外的土丘上,迎着吹来的清风,深深呼了口气。

    戏策不知何时来到了吕布的身边,双手插进袖袍zhong默不作声,同他一起看着城内的万家灯火。

    “我已让曹性去向郡守大人交了书函,明日便动身离去。”吕布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听不出喜怒与悲伤。

    戏策犹豫了下后,还是问了出来:“将军,你当真不去见她一面?”

    “不了。”

    吕布微微摇头,叹息了一声:“只怕见了,就再也狠不下心来。”

    到底还是,我负了她。

    …………

    严府后庭的凤栖苑内。

    一道纤瘦的身影立在石亭之zhong,月光清冷照射在她的身上,更添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

    晚膳过后,她就来到了这里,再也没有离开,等候了已将近三个时辰。

    作为兄长的严信见了,终是心zhong不忍,他走了过去,宽慰着这个从小疼到大的妹妹:“薇娘,回屋歇着去吧。他不会来的,以后也不会来了。”

    就在两个时辰前,吕布向郡守大人递交了书wen,明天一早便要折返雁门。

    “他不来,便有他来不了的理由。”她轻轻的说着,每当提起那个人的时候,她嘴角总会挂起恬淡的笑意。

    严信听到这话心里松了口大气,他真怕他这妹妹一时想不开,干出什么傻事。

    可后面这半句,却又把严信噎了个正着:“既然他不来,那我便去找他。”

    “小妹,你疯啦!”

    相貌清逸出尘的青年眉头挑起,他环顾了眼四周,才压低声音说了起来:“以后切莫再说这种胡话,要是让父亲听见,非得将你禁足不可。”

    严信欣赏吕布不假,但也还没到生死与共的地步,如果亲人和吕布二选一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哥,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望着天上月亮怔怔出神的女子忽然问了一句。

    严信愣了一下,随即摇头苦笑道:“不是太懂你这种所谓的‘喜欢’。”

    既然不懂,那她便讲给他听。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青隆山,贼匪袭击了我的车架,护卫们死伤惨重……

    这时,他出现了。

    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英雄。

    严信注意到,妹妹在说‘他’这个字眼儿的时候,眼zhong闪烁着雀跃的光芒。

    他夺过了贼人的一杆长枪,在几百贼匪的围困之zhong,单手持握马绳,好似散步一般的走着。贼匪们轻松杀死了随行的近三十名护卫,却挡不住他一个人。

    贼人们愤怒的嘶吼,在他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后来有个山贼将一只长矛投向车窗,我躲之不急,却看见那个嘴上说着见死不救的人,在第一时间冲了过来,毫不犹豫的出手,稳稳抓住了那杆长矛。

    透过车帘,我看见了他,他却没看见我。

    神俊的脸庞,冰冷的双眸,还有在抓住长矛瞬间,嘴角勾起的一抹冷笑,邪魅丛生,自信到了自负。

    仿佛他想要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了。

    他就那么霸道的闯进了我的心房,像头洪水猛兽,令我猝不及防。

    我的心,咚咚跳了一下,很轻快。

    那时我便知道,喜欢上一个人,其实只需要一刹。

    故事讲完,女子也终于动身。

    严信见自己的妹妹并不是往就寝的方向而去,忍不住问了起来:“小妹,你要去哪?”

    “我去找爹,为何要那般待他。”严薇幽幽的叹了口气。

    严信有些急了,挡住了她的去路,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你别傻了,父亲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他决定的事情,没人可以改变。”

    她摇了摇头,月光映在她秀美的脸颊,流露出果决之色,她语气笃定的说着:“哥哥,那你也应该知道,我的性子,亦是如此。”

    严信愕然,等他回过神来,那道身影早已远去。

    许多年后,已是身居高位的吕布,偶然间才知晓,这天夜里,严薇被其父斥去祖祠,长跪了一宿。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