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九十四章 好想大声告诉你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七夕夜的前夕,狼骑营的主帐zhong正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最后的筹划。

    帐壁上长久挂着的战略图早已取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幅上党郡内的区域图,街道、府邸、楼阁、市集,一目了然。

    杨廷手zhong握着根小木棍,站在地图面前,俨然一派军师的模样。

    他将木棍在严府那个位置划了个圈,朝着一名青年百夫长说道:“李封,你负责监视严家,我要时刻掌握严家小姐的动向。”

    作为杨廷顶头上司的李封,此刻却很配合的抱拳应了声:“是!”

    杨廷显然很满意李封这铿锵有力的回答,又将目光投向吕布,吩咐起来:“今晚你只管在城zhong闲游便是,到时我自会让人将严家小姐引到你的面前,让她来找你,就是为了让她相信一个‘缘’字。然后你就带她去往东南那边的台阁,说要为她演奏一曲。期间,尽量用你这几日背下的wen章,来赢得她的好感。”

    “可我不会弹琴。”吕布皱了皱眉。

    杨廷嘴角轻挑,对此显然是早有准备,大手一挥道:“这你大可不必担心,我已差人在台上竖好了屏风,你只管在前面做做样子就行,戏策自会在后面替你弹奏。”杨廷对戏策的琴艺还是很服气的,纵观整个洛阳城,在他接触过的人里面,能够同戏策不相上下的,估计也就只有那位蔡大家了。

    吕布摇了摇头,“我不想骗她。”

    “什么骗不骗的,咱这干的又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顶多只能叫做善意的谎言,”杨廷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又接着说道:“演奏完后,趁她迷离琴声之际,你再对她朗诵一首‘关雎’,定可一举掳获美人芳心。”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曹性你带几个人扮作地痞无赖,在严家小姐回去的路上,进行骚扰调戏。吕布就趁机仗义出手,来个英雄救美,到时她还能不对你死心塌地?”杨廷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曹性听得是连连点头,上前擂了杨廷一下,笑骂起来:“你小子可以啊,这你放心,地痞无赖什么的,都是老本行了。”

    吩咐完毕后,杨廷又看着诸人之zhong年岁最小的张辽,叮嘱道:“严薇身边有个小跟班叫做严姒,到时还需你将她引开,给吕布和严家小姐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

    张辽自小熟读圣人古训,如此拙劣的手段,他本不想参与其zhong,不过想到是为了吕布的终身幸福,也就勉强的应了下来。

    “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杨廷斩钉截铁的说着,同时率先伸出右手掌,掌心朝下。帐内的众人围了上来,也都跟着伸出了手掌,一个个的叠了上去。

    “一,二,三,狼骑营!”杨廷大声的鼓劲儿道。

    “嚄!!!”

    众人齐声呼应。

    入夜,吕布带着张辽进了郡城。

    今夜的上党郡可以说是热闹非凡,敲锣打鼓,舞龙耍狮,万家灯火,百姓们走上街头,共庆这喜庆的节气。

    还未成亲的少女们则携上自己绣好的香囊、手绢,找上一处地方进行乞巧,同时也寻觅着心仪的男子,若是真心喜欢,则会将这些个小物件,亲手赠予对方。

    “奉先大人,那是什么?”在城zhong陪同转悠了大半个时辰的张辽,指着某一处询问了起来。

    吕布看了过去,笑着说道:“那是莆苇,多生于南方,女子携带在身,便是象征着爱情的忠贞不渝。有这么一句诗wen‘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吕布这两天背诵的wen章zhong有这么一句,所以也就拿出来现学现卖了。

    此时,一道小巧的身影钻到了吕布身后,她伸手拍了下吕布的后背,兴奋的喊了声:“嘿,吕奉先!”

    光听这声音,吕布就猜到了是严姒这小姑娘,他转过身去,果不其然。

    小姑娘见到吕布似乎很是开心,咧开嘴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笑嘻嘻的说着:“你怎么这身打扮,要不是你个子显眼,我差点都没认出你来。”

    的确,吕布今天的打扮与以往大相径庭,他穿了身深青色的儒士服,腰系绶带,将头发束在头顶用纶巾包裹。然而吕布并不太喜欢这身打扮,总觉得有些别扭。

    严薇追着严姒而来,见到吕布也在,先是礼节性施了一礼,樱唇轻启,如山间花语:“将军,好巧啊。”

    吕布偷瞄了严薇一眼,眼前的女子身穿素色百花裙,却依旧是光彩照人,他有些心虚的回应着:“是啊,好巧。”

    得知吕布刚刚在向张辽讲解蒲苇后,严薇像似不经意的问了句:“将军也读过焦、刘二人的故事?”

    吕布点了点头,在脑海zhong整理了一番思路,硬着头皮说道:“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只可惜焦仲卿信誓旦旦的说着‘誓天不相负’,可到底还是负了。”

    严薇本就很喜欢这篇《孔雀东南飞》,如今听吕布说得这般惋息,也跟着叹息了起来:“唉,在这世间,再难有刘兰芝这般的痴情女子了。”

    小姑娘严姒是个好动的性子,听得两人在那行诗拽wen,有些坐不住了,不满意的嚷嚷起来:“哎呀,跟你们呆一块儿太无趣了,你们聊你们的,我要到处游玩去了。”

    说完,就‘咻’的一下又跑开了。

    见到严姒如此自觉,张辽也省去了他想好的一番唇舌,朝着严薇抱拳道:“我这就去跟上她,一个小姑娘总归是不安全的,可别受了人家欺负。”

    既然张辽主动请缨,严薇便浅笑着将此‘大任’委任与他:“如此就有劳wen远你了,以后有空记得来府上做客,父亲他时常叨念着你呢。”

    张辽‘嗯’了一声,追着小姑娘去了。

    远处的一方楼阁之上,杨廷居高临下,将吕布这边的情况尽收眼底,嘴里笑着说道:“张辽这小子干得不错嘛,这么快就将那小姑娘给引开,剩下就看吕布的了。”

    吕布这边,两个小家伙走后,显得清静了不少。

    “布有一曲,想请奏与小姐。”

    “小姐,可否随我去东南的台阁走上一遭?”

    “听闻小姐喜好琴乐,吕某不才,想请小姐斧正一番……”

    吕布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脑子里不断重复着对话的情景,他有着自己的心思,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将军,将军……”见到吕布失神,严薇轻唤了两声。

    “哈?”回过神来的吕布杵在原地,尴尬的挠了挠头。

    严薇掩嘴轻笑,这个世人口zhong骁猛无比的飞将军,怎么总透着股傻气。

    吕布倒没觉得自己傻,就算真傻了点,只要能逗她一笑,他也是甘心情愿的。

    “南边有棵长生古树,将军可曾去过?”

    吕布摇了摇头,很老实的回答着:“未曾去过。”

    “那要不要去看看?”严薇紧接着追问了一句,随即脸色一红,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过于急切了。

    “好啊。”吕布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只要是她想去的地方,莫说什么长生古树,就是刀山火海九幽冥域,他也不会皱上一下眉头。

    至于计划什么的,吕布可能早已抛诸到了九霄云外。

    高楼上的杨廷见到吕布朝着另一个方向而走,这可把他给气坏了,拍着栏杆气急的跺脚骂道:“吕奉先这家伙在搞什么!他还娶不娶婆娘了!”

    …………

    明灿的圆月高挂苍穹,皎洁的月光给人们披上了一层轻纱,亦为大地裹上了一层银装。

    小石子和着泥沙铺成的街道上,严姑娘在前边领路,吕布脚步轻缓的跟在后边,落后半步。

    途zhong,两人皆是沉默的走着,各怀心事,谁都没有吱声。

    一同前往的,还有许多的青年男女,他们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甜蜜得如同天上的神仙眷侣。

    期间,吕布数次悄悄的抬起右手,也想像他们一样,伸出手去牵她,却始终没有这股勇气。

    能够陪在她的身边,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如果这条路没有尽头,就这样一直走,走到白首,那该多好。

    吕布如是想着。

    前方不远的道路旁,立有一块丈余高的大石,形状怪异,但吕布身旁的青年男女,却几乎一瞬间全涌了过去。

    严薇见吕布面露疑惑,便耐心的为他解释起来:“将军有所不知,此石名唤‘三生’。据说将自己和喜欢人的名字写在上面,两人就能够举案齐眉,携手共老。”

    “将军要不要去试试。”严薇打趣着说道。

    望着三生石出神的吕布赶忙摇了摇头,语气里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不用了,我素来是不信这些的。”

    吕布不去,严薇也不会勉强,她迈着轻快的小步,继续往前。

    她却不知,就在刚刚,吕布已经计算好了时间和距离,在她转身往前走的瞬间,他便用尽了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刺过去,胡乱抓起一块地上的石子,在那三生石上紧挨着刻下了“吕布”“严薇”两个名字。

    然后起身疾奔,赶到自己身后,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她竟未曾有半分察觉。

    而此刻的吕布表面看上去若无其事,实则像是一名刚刚实施了盗窃的小贼,心里头‘砰砰砰’的跳得厉害。

    过了三生石,没走多久,一棵参天巨树映入了吕布的眼帘。

    这颗古树绝对是吕布生平所见zhong最大的一棵,光主干直径就超过了三丈,分支无数,绿叶茂盛。树枝上挂满了红色的布条,在风zhong飞舞。

    据传,此树乃是数千年前炎帝神农氏经过此地亲手所植,距今已有数千年的历史。

    人们将愿望写在红布条上,挂上高枝,以求传达到神灵的耳zhong。

    为此,每年都会有不少的达官显贵,不远千里的跋山涉水而来,祈福拜祭。

    有的人求长生,有的人求权势,也有的人求万古流芳……

    长不长生的,吕布倒没有那么在意,毕竟都死过一次的人了。

    再者说了,长生又算得什么。

    世间万物,于他而言,都不如眼前女子的一颦一笑。

    古树下已逾百人,皆是来此祈愿,却并不显得拥挤,

    严薇从一旁的商贩处买来数张布条,见吕布还愣在那里,有些好奇的问着:“将军,你就没有愿望吗?”

    吕布原本是不准备写的,不过既然严薇问了,吕布也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拿过朱砂笔和一张尺长的布条,提笔,挥斥方遒,写下‘大破鲜卑’四字。

    吕布将那布条挂好后,严薇才开始动笔,她将布条铺在一块平整的方石上面,小心翼翼的写着。

    她拿了许多红布条,想来应该会写上好一会儿。

    “我有首诗想念给你听。”

    望着微微弯曲着身子写字的严薇,吕布终于鼓起了勇气,“这首诗的名字叫做关雎。”

    吕布深吸口气,心zhong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镇定,他开口念了起来:“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zhong央……”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

    声音戛然而止,吕布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陡然间苍白得吓人。

    他竟把关雎念成了蒹葭!

    “将军。”已经写好愿望的严薇轻念了一声。

    吕布心头随之一突,豆大的汗珠渗出额间,他自卑的低下头去,心里很是失落:会被她看不起和厌恶的吧。

    “你将狼骑营打理得很好呢,将来一定会赶走鲜卑人,成为冠军侯那样的大英雄!”严薇将写好的愿望挨个挂上枝头,秀美的脸庞上闪烁着雀跃。

    吕布愕然的抬起头,视力极好的他望见了严薇最后挂在树上的布条,将军凯旋。

    咚咚。

    这一次,吕布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果然……我对她……

    嘴角不经意的翘起,吕布伸手扯掉了头上的纶巾,墨黑的长发散披在肩,他大步流星的朝着朝思暮想的女子走去。

    “薇娘。”

    他叫住了她。

    严薇回过身,眼前男子的眼zhong满是真挚。

    这一回,吕布没再向以前那般手足无措,他凝望着她,目光如火一般炽热,逐字逐句却又格外大声的说着,像是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严薇娘,我喜欢你,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了。”

    这下轮到她不知如何是好了,傻傻的现站在原地,羞涩红了脸。

    他霸道的将她揽入怀zhong,轻搂着她的香肩,眼眸里是道不尽的温柔:“其实啊,我根本就不喜欢那些wen人墨客的酸wen词藻,也不会弹奏你喜欢的琴曲。那些套路都是我学来的,但喜欢你,是真心的。”

    有琴声起于东南角,叮咚如泉水,流淌过每个人的心间,沁人心脾,轻音袅袅,不绝于天地。

    并非早已准备好的云霓曲,而是一曲‘凤求凰’。

    (仅以此章献给那些还在努力追求幸福的人,愿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

    (本来这章今天写不完了,想到还有不管我更新与否,都在默默投着推荐票和打赏我的书友,我强行更完了。今天只睡了四个小时,晚上还有十二个小时的体力活等着洒家,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证明我如何如何,只是想告诉大家,你们没有放弃我,我也在拼命的努力啊!)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