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八十九章 恰如初见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严薇呆愣了两秒,脸上浮现出一丝错愕。薇娘是她的小名,除了父母兄长外,再也无人这样称呼于她,可他又如何得知?难不成是四哥告诉他的?

    还有,他后面这一句“我回来了”,语气zhong包含着万千深情,根本不像是对自己所说,倒像是偶遇久别重逢的深爱女子,内心压抑不住的激动与夹杂的几分愧疚。

    思量之间,严薇望见一个绿衣少女悄悄摸到了吕布身后,手zhong抄了根手腕粗的木棍,知晓少女意图的她赶忙出声制止:“小姒,别……”

    吕布这会儿只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哪还听得见其他,脑子里只有眼前女子的一颦一笑,却不知怎地,忽然觉得眼前一黑,往前倒了下去。

    当再度睁开眼眸的时候,吕布发现自己并未处在严府的客堂之zhong,而是正躺在一张极为香柔的软塌之上。

    这是怎么回事?

    吕布揉了揉发疼的后脑勺,一股淡淡的清香入鼻,他从床上坐起,掀开面前的帷幔,左右扫视了起来。

    这间屋子不大,内置得却极为精巧,床塌之前隔有一张绣有群鸟南飞的屏风,左侧是一处镜台,上置有一面铜镜,妆台上摆有女子特有的胭脂,熏炉里的熏香散出淡淡的清香,燃去了大半。

    这显然是一间大户小姐的闺房。

    “我难不成是在梦zhong?”

    吕布自言了一声,他可不认得什么大家小姐。

    “公子,你醒了?”从屏风外面走进一名温婉女子,束着飞仙髻,一袭淡紫留仙裙。

    吕布打量这女子一眼,心头没来由的咚咚直跳,像是做贼一般的迅速又将目光挪开,他觉得这名女子有些眼熟,好似是在哪见过。

    噢,对了。

    吕布想起,他喝多了,想要入厕,结果错走进了一间院落,可他怎么就躺在了床上。

    正当吕布纳闷儿之间,严薇从外边拉着那名绿衣少女走了进来,朝她小声说着:“小姒,过来给这位公子道歉。”

    那少女瞅了吕布一眼,把头一撇,满脸不爽的哼哼着:“才不要。”

    吕布脸色尴尬,满头雾水的他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公子,小姒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请您不要放在心上。”

    严薇面带歉意的对吕布说着,又将事情经过与他说了一遍。吕布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个名为严姒的少女,以为吕布是歹徒贼人,从墙角抄了根木棒,给了他一闷棍。

    大江大浪都过来了,如今竟在阴沟里面翻了船。

    严薇的目光真切,看得吕布老脸一红,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不知怎地,每当触到她的目光,心头就不争气的咚咚、咚咚的跳个不停,连带口气都结巴了起来:“我、我、我没事,没事的。”

    谁又能想到,疆场上一向镇定无双的飞将军,也会有手足无措的一天。

    严薇见到吕布这副略带憨气的模样,不由的掩嘴轻笑。

    我的天,我敢发誓,在狼骑营乃至整个并州军zhong,不管任谁提起吕布这个名字,眼前都会浮现出那个骁勇善战,有飞将之风的青年将军,但绝不会和‘憨’这个字眼儿有半点儿联系。你能想象一头凶狠的狼王,画风突变成一只蠢萌的哈士奇吗?

    偏偏当事人就没丝毫觉悟,反倒对着那个袭击他的那个绿衣少女笑意岑岑:“小姑娘,你可是第一个将我打倒的人呢。”

    “切,还第一个,你就吹吧你,真当你是天下无敌的吕奉先啊!”严姒显然不肯领情,将粉嫩的小嘴一撅,表示极为不信。

    “是不是天下无敌我不知道,但我的确就是吕布。”

    “哈?你是吕布!那个狼骑营的吕布?那个一人战鲜卑六千骑的吕布?”严姒瞪大了眼睛,噼里啪啦的问了一大堆,眼zhong雀跃的光芒忽闪忽闪。

    “是我。”吕布起身,高大的身躯如山。

    “天呐!”严姒将脑袋仰得笔直,小脸蛋儿上一脸迷妹的神情。吕布身高九尺,严姒六尺,连吕布的咯吱窝都够不着,她却神采奕奕攥住吕布的胳膊说着:“你可是我偶像耶!”

    “哈?”吕布懵了一脸,没明白这小姑娘前后态度,为何转变竟如此之快。

    “小姒,不要胡闹。”严薇将少女拉回,微微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问向吕布:“将军,可还曾记得小女子?”

    吕布又是一愣,随即摇了摇头,眼前的女子应该就是严府的千金。自己一介贫寒,又怎会与她有半分交际,只怕是她认错人了。

    听到吕布的亲口否认,严薇脸上有过一瞬间的幽怨,心头不免失落起来:他,真的不记得了吗。

    屋内的三人各怀心事,又都沉默不言,气氛一时间变得微妙了起来。

    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孩童的哭声:哇……哇哇……娘亲,娘亲……

    严薇听到哭声后,朝吕布施了一礼,转身出了屋子。

    严薇一走,低头拉扯衣角的严姒又回复了往日的活跃,重新凑到了吕布跟前,仰视着这位被传神了的心zhong偶像,小脸儿上满是内疚的说着:“我真不是故意偷袭你的,只是阿姐喜欢清净,这凤栖苑又少有人来,所以……所以……”

    “所以你才以为我是贼人。”

    吕布勾起嘴角,笑着接了严姒后边的话,他自然不会同这小女孩置气,从小到大这么些年,他还真没同哪个女孩子红过一次脸。然而此时却有个问题令他忍不住问了出来:“那孩子是……”

    “哦,那孩子叫磐儿,是阿姐的孩子!”严姒也没多想,心直口快的她第一时间就说了出来。

    阿姐的孩子……阿姐的孩子……阿姐的孩子……

    这句话在吕布的脑zhong不断回响,他突然觉得胸口很闷,心头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烦躁。

    吕布走出房间,又恰好看见苑子里的严薇正哄着怀zhong的婴孩,不知怎地,看着眼前女子抱着婴儿,他心头愈发觉得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儿。

    “将军,可曾好些了?”严薇见到吕布出来,颇为关心的问了一句。

    吕布点了点头,抱拳说道:“承蒙小姐关心,某已无碍,但吕布今日误入小姐闺阁,改日定会来登门赔罪。”

    关于名声,吕布重生之后就不太在乎了,但严薇不一样,若是此事传了出去,会有人在背地里嚼舌根,对她终究是不好的。

    吕布迈开步子往前走,然而当路过她身边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的停了一下,他想回头再看上那女子一眼,但最终还是强制着自己,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是配不上她的。

    或许连吕布自己都没察觉到,重生之后的他,第一次对权力产生了极度的渴望。

    出严府大门的时候,吕布在门口台阶处跟严信碰了个正着。严信邀吕布回去再饮,却被吕布给婉言谢绝了。

    回到驻营,狼骑营的将士歪七横八的倒了一地,在地上打着呼噜,怀zhong抱着的酒坛如何也不肯撒手。

    吕布拎了坛酒,找了个空旷的位置坐下,一人独饮。

    曹性瞅见后,笑嘻嘻的提了两坛酒过去,准备找吕布畅饮一番,哪曾想没一会儿就垂着脑袋走了回来。

    然后,宋宪、侯成、胡车儿挨个去了,结果也都同曹性一样。

    几人实在是没得法子了,就只好去找了戏策。

    曹性是个藏不住话的人,见到戏策,一股脑儿的全都说了:“戏策,你过去看看头儿吧,自打他从严信那里回来,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咱们几个去找他喝酒,他都有一句没一句的,莫该不是zhong邪了吧?”

    戏策望着那边只顾往嘴里灌酒的吕布,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笑吟吟的说着:“男儿生来两大愁,一愁前程,二愁女人。以他吕奉先的本事,应该是不愁前程的,那么剩下的就只可能是……

    “女人!!!”

    曹性侯成等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