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八十八章 我回来了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壑阕山一战,以官军斩敌过千、俘虏数百而落下帷幕。

    下山的时候,天空zhong的明月高挂,丛lin里蛙鸣一片。清冷的月光透过云层显得柔和了不少,抬头望去,月盘的边缘好似被谁咬去了一小口,看上去就像个胖嘟嘟的小子,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捏上一把。

    到了山脚,吕布骑上赤菟,领着身后的众儿郎们,慢慢的朝着郡城方向归去。

    杨廷从山上吐了一路,这位在洛阳城里养尊处优的公子哥,wu艺可以称得上不俗,整个狼骑营能跟他单打独斗的也屈指可数,然而他却差点几次死在了山上,两军厮杀和往日里的打架殴斗不同,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

    杨廷第一次颤抖着手杀了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相比之下,其他狼骑营士卒的状态则全然相反,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亢奋无比,骑在马背上一边追随吕布,一边同身旁的伙伴唾沫横飞的炫耀着各自的功绩,争论着谁的本事更胜一筹。而那些不幸被俘虏的山贼们则耷拉着脑袋,被驱赶着往前。他们的结果可以预见,要么被打入牢狱,要么被发配往边疆充作苦役。

    说是苦役,其实,连猪狗都不如的。

    吕布独自一人走在前方,神情有些黯淡,他的脑海zhong不断浮现出壑阕山的屠戮场景,尤其是褚闾在最后关头,用死换来了他儿子的逃生,这份深厚的父子之情,连吕布都不由为之动容。

    他甚至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自己做的一切,究竟是对,还是错。

    “头儿,你想什么呢?”曹性催马走到吕布身旁,凑着脑袋很是好奇的问了起来。

    吕布也不隐瞒,将自己心zhong所想与曹性一并说了。

    曹性听完后,颇不为意的回答道:“这有啥好想的,我们是兵,他们是贼,兵抓贼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相比这个,我倒是很好奇戏策那厮,怎么就一口断定这些贼匪在这壑阕山上的。”曹性晃着脑袋如何也想不明白。

    其实想不明白的远不止曹性一人,就连吕布也同样是一头雾水,但他此刻却板起脸训斥起了曹性:“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这厮那厮的,戏先生是读过书有大见识的人,满腹的经纬韬略,跟我们这些整天弄刀舞枪的莽夫不同。”

    “切,读过书就了不起啊?老子一只拳头照样撂翻他。”

    曹性在心里不服气的哼哧了一声,嘴上应了句,晓得了。

    次日,郡守大人得知吕布凯旋,特意差人送来美酒牛羊,犒赏狼骑营的诸位将士。

    吕布也不推辞,一并收下,并让那使者转告郡守大人,说谢过他的好意。

    待那使者一走,狼骑营的众人立马一哄而上,掀坛盖的掀坛盖,取酒碗的取酒碗,什么都没弄到的,就猴急的围着那些美酒肉食,咽着喉咙里的口水,等着别人把酒碗发到自个儿手zhong。

    这些常年在边塞厮杀的糙汉们,哪个肚子里没有几个酒虫?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喝最烈的酒,日最野的狗。

    狼骑营只有行军作战时才约束严格,其他时候基本都属于自由活动,也正因如此,平日里无所事事的狼骑营才会形成一股好勇斗狠之风。

    酒水倒满了碗zhong,士卒们三五成群的团坐在一堆,手撕着烘烤的牛羊,大口灌着碗里的美酒,你来我往的大声吹牛胡侃,划拳吆喝的好不热闹。

    高顺选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喝着水囊里从河里打来的清水,他素来是滴酒不沾的。

    偶尔也会有士卒来找他喝酒,但他从来都是摇头不语。

    半盏茶的功夫过后,吕布的脸上也升起了绯红之色,不管他走到哪儿,都有人端着酒碗来向他敬酒,一来二去的,自然被灌了不少。

    酒水喝多之后会产生一种奇妙的感觉,神识会比平日里更加清晰,但身体却不太接受使唤,而且感觉轻飘飘的。

    不过吕布很享受这种感觉,自打鲜卑人南下以来,几乎时刻都绷紧神经的他,已经许久都不曾这样放松过了。

    看着手底下这几百号汉子相聚在一起亲如兄弟,吕布感到很是欣慰,他托着酒碗高高举起,满腔豪气道:“吕布不才,大伙儿跟着我吕某人刀里来火里去的,也没捞着什么荣华富贵,今日我唯有酒一碗,以敬众兄弟,干!”

    说罢,一饮而尽。

    “好!!!”

    狼骑营的将士们无不拍手喝彩,吕布的豪爽赢得了他们所有人的赞可。他们本就是大字不识两个的粗汉,以往那些当官儿的老爷,老爱说上一大段wen绉绉的客套话,着实没劲,还是咱们头儿一碗酒,一口干,敞亮。

    喝得正尽兴时,从城zhong而来的魏续找到了吕布,说是严信请他赴宴。

    吕布此时已经有了七分醉意,得知魏续的来意后,也不推诿,牵了赤菟,同他一同往城zhong去了。

    入了郡城,两人又行了小半晌的功夫,才在一座大宅子面前下了马背。

    这座宅子抛去占地面积不谈,光门口镇有的两樽千斤重的金漆貔貅就绝对的气派十足了。

    一身儒雅服饰的严信站在大门正zhong,见到吕布前来,拱手笑道:“吕兄光临寒舍,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啊。”

    自打去了洛阳之后,吕布就再没见过这位严家四公子了。说实话,吕布心zhong排斥世家不假,但对严信倒是有不少好感,就冲他敢领兵去雁门关和鲜卑人干架这一点,吕布就觉得他是个响当当的男儿。

    进了严府,府zhong的管事早已备好了一切,好酒好菜的上了满满的一大桌子。

    严信端着酒樽,朝吕布遥敬道:“这次上党之围,多亏吕兄及时赶到,否则我严家可能因此毁于一旦。来,我敬吕兄一杯!”

    吕布微微摇头,托着手zhong的酒樽抬了抬,“严公子客气了,请。”

    席间,两人不断的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不觉的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这时,府zhong管事急步走到严信身旁,以手挡嘴,俯身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便看见严信的眉头微皱,起身朝吕布歉意道:“吕兄,我这里出了点小事,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满脸通红的吕布左手忖着脑袋,右手又掀开了一坛美酒,大声嚷嚷着:“严兄,你忙你的去吧,某在这里等着便是!等你回来了,咱们再来大战三百回合!”

    严信走后不久,打着酒嗝的吕布很快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再度醒来的时候,吕布感觉到了一阵尿意袭来。

    无奈之下,吕布只好起身,找仆人问清了入厕的位置后,便一步三晃的出了主厅。

    然而,严府地形的复杂简直是令人发指,各种苑落小径层出不穷,五花八门的建筑树木,看的人眼花缭乱。

    终于,吕布在一处岔路停下了脚步,他狠狠的揉了揉脑袋,摇晃着身子左右张望,嘴里嘀咕着:“是左边儿,还是右边儿?”

    犹豫了一小会儿后,吕布选择了左走,他依稀记得那个仆人好像是说的往左。

    左走了没多久,吕布就进入了一处很大的苑落。

    苑落的四周墙角栽种着各式各样的花草,在其偏左的位置,还有一颗主干极粗的古树,起码得三个吕布才能将其合围抱住,但这树却很奇怪的长着粉色的叶瓣,吕布敢发誓,他活了这二十余载,真没见过长有粉色叶瓣的大树。

    只是那树的叶瓣不大,只有半个指节大小,若称之为花,倒是更为合适。

    在这棵大树底下,还立有一座四角飞卷的凉亭。有一位用玉簪束成飞仙髻、身穿淡紫留仙裙的女子正立在凉亭之zhong,哄着怀zhong的婴孩,背对吕布。

    吕布这才知道走错了地方,赶紧将脚步压低,悄悄的往后挪着。

    挪到苑落的门口处时,吕布刚想转身偷偷溜走,孰料,那女子却也恰好转过身来。

    她黛眉轻舒,肌如凝脂,相貌不算惊艳,却也温婉端庄。

    吕布惊愕在了原地,满脸的不敢置信,脑海里的整个世界‘轰’的一声,空白的脑子里只有映入眼zhong的那一张秀美脸庞。

    他瞪大着眼睛眨都不敢眨上一下,他好怕这只是一场梦,闭上眼,梦就碎了。

    微风掠过,无数的粉色花瓣从枝头飘落,在风zhong飞扬,落英缤纷,映忖出她的脸庞,好看极了。

    他望着她,她望着他。

    在吕布心zhong,她早已胜过了世间一切女子。

    她捋了捋脸颊被吹乱的秀发,重新挽过耳后,搂着怀zhong的小不点,抿嘴一笑:“夫君,你看,玲在朝你笑呢!”

    一滴清泪从眼敛zhong央悄然无息的滑过脸庞。

    吕布张了张嘴,语气里压着哭腔:“薇娘,我回来了。”

    『最近心态炸了,这张本来是七夕那天发的,结果一直拖到了现在,大半年才写这么点字,我很抱歉,尤为感谢一路上不曾放弃过的你们』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