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八十七章 父子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党,所也,在山上其所最高,故曰上党也。

    上党郡位于并州西南,四面群山环绕而起,东太行西太岳,依附险要地形,乃是天然的防御要塞。

    然而就是这么一处险略要地,前两日却被一群来路不明的贼匪所困。若换做以前,别说五千,就是五万都未必敢来陷城。

    作为上党郡最高的军事指挥官,程奢按着腰间刀把,在城墙各处来回巡视,粗犷的眉头紧锁,脸上也尽是凝重之色,唯独身上的铁甲还似往日那般熠熠生辉。

    士卒们焉了吧唧的站在城墙上,稀稀疏疏,手zhong虽握有兵刃,却毫无半点士气斗志可言。若不是程奢下了‘叛逃者,斩’的死令,恐怕早就各自作鸟兽散了。

    一个实打实的zhong阶将军,却连五百人都无法凑齐,这难道不是一种讽刺吗?

    听到城下贼匪的叫嚣搦战,程奢的心头愈发的烦躁了起来。上党郡原先守卒将近一万,后来鲜卑人叩关,精锐全都调去了支援,剩下的仅是一些伤病在身的羸弱士卒,又怎么可能守得住这群来势汹汹的十恶之徒。

    直到看见那个一直伫立在城墙上的秀逸青年,程奢的暴躁的心情才算是消弥了不少。

    程奢走上前去,喊了声公子。

    严信礼节性的点头回应了一下,便没了下wen。

    程奢看着这道并不算高大的背影,脸色有些复杂。

    严家四子一女,这是整个并州都知道的事情。长子在洛阳为官,今后前途必将不可限量,二子戍边西凉,也是战功显赫,三子早夭不谈。

    相比之下,四子严信就相去甚远,wen不成wu不就不说,也不爱打理族zhong事务,甚至还常常下地入田,与愚陋村夫洽谈甚欢,因此也常常遭人诟病笑话,可他本人倒不曾太放在心上。

    可就是这么个不被看好的世家子,在雁门关最为危急之时,是他率了三千士卒星夜驰援雁门。

    雁门关大战之后,又低调回到了上党。

    如今城zhong所有人都心怀忐忑,人心惶惶,反倒是他,最为镇定自若。

    当初程奢建议,护着城zhong世家大族弃城先走,一举得到了众人的拥护赞同,却被此人婉言谢绝。严家家主外出未归,他便是说了算的。

    在上党拥有绝对话语权的严家都不走,其他人再不愿,也只能跟着留了下来。

    程奢也想过调动城内百姓守城,可一群用惯了锄头磨耙的农夫,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一旦贼匪攻城,很容易就导致军心崩散,哗变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无胆小儿们,有谁敢下来与爷爷我战上三百回合?”城下贼匪的叫嚣声又传了上来。

    程奢将一对铁拳攥得咔咔作响,却又无可奈何。城下那个握长板斧的贼将名叫秦绥,wu力勇猛,连斩了城zhong三个前去应战的校尉,致使城内军心士气大跌。

    “信哥儿,我去摘了那贼匪脑袋。”魏续忍不住了,这么一直当缩头乌龟还真不是他的性子。

    严信深知自己这个堂弟的本事,wu艺一般,脾气倒是挺燥。如今士气低落,去了也只会是白白送死。见魏续转身想下城楼,严信伸手扣住他的腕节,微微摇了摇头。

    严信不准,魏续只能作罢,以至有些不满的怨念了起来:“打又不打,撤又不撤,难道真在这里等死了不成!”

    城zhong守卒五百不到,城下贼匪却实打实的有五千之众。

    唔唔~呜呜呜~

    沉闷亢长的号角声在下方骤然响起。

    失去了耐心的贼匪们,三五成排,抬着云梯开始急速前行。

    攻城了!

    下方密密麻麻的贼匪冲向城脚,城头上守卒们的脸色愈发惨淡,强制自己握紧手头的兵器,在心zhong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害怕。

    可真正当死亡靠近你的时候,又有几人能够不惧呢?

    “儿郎们,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随本将军顶住这波贼寇!”程奢抽出腰间利刃,将魁梧的身躯顶在城头,匪贼要想侵入城内,得先从他尸体上踏过才行。

    严信随之也将佩剑抽出,朝着身旁的魏续嘱咐道:“你速去府zhong一趟,在我爹的书房内有条通往城外的密径,你带上我家小妹,逃出城去吧。”

    “信哥儿,那你呢?”魏续追问了一句。

    严信没有回答,清冶近妖的面庞上反而流露出一丝笑意,没有畏惧,不见惋惜。

    “保重!”

    魏续咬着钢牙抱了一拳,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心酸滋味。尽管他亲近严家是受了父辈指使,但人非草木,相处久了,自然会控制不住的生出一股情感,更何况严信从未拿他当过外人。

    刚要离去的魏续却看到了另一番风景,他伸出右手遥指远方,惊喜交加的大呼起来:“信哥儿,你看那边!”

    在贼寇后方两三里的位置,有一支墨色骑军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前驰,铁蹄踏踏踩起飞尘连天。只是隔了太远很难看清旗号,但旗帜上的猩红之色却格外耀眼。

    “狼骑营,是狼骑营啊!”

    魏续像发了失心疯一样的吼叫了起来,在雁门关见过这杆大旗的他已经兴奋得手舞足蹈,既然狼骑营都出现了,那吕布这家伙肯定就在其zhong。

    吕布的本事魏续亲眼见过,简直就一活生生的索命修罗。

    望着还在冲锋路上的匪寇们,此刻的魏续突然有些幸灾乐祸,他已经开始替这些人祈祷,更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头凶虎屠戮的霸气身姿。

    两三里的距离对驰援而来的狼骑营来说,算不上远,也就是几个晃眼的功夫。

    狼骑营直接冲入了贼匪军的后方,如狼入羊群,以一往无前之势,轻易的将贼匪冲开成两股,破开了后方。

    冲到城下的秦绥发现后方乱了阵脚,急忙勒马回头,看着手下弟兄们被这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骑军撞得人仰马翻,气得咬牙切齿的同时,也不忘挥舞着手zhong大斧怒喝起来:“嘚,秦绥在此,谁敢战我!”

    随后秦绥便发现,有名骑了大红枣马的持戟甲士朝他急冲而来,其气势之强,根本无人敢阻。

    秦绥大吼一声“来的好”,自负wu力的他哪会驱避,挺着大斧正面迎了上去,卯足气力当头斩下,誓要将来人劈作两半,方可解他心头之恨。

    吕布嗤夷一声,同样不避不让,手zhong画戟递出滑至末端,轻松拨开了那沉重无比的一记劈山式,震得秦绥在马背上一个后仰。

    待到秦绥重新直起身子时,隐约看到一丝银光闪过,然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便没了知觉。

    “儿郎们,跟我冲出去,斩杀敌寇!”程奢不愧是经验老辣的将军,在秦绥被斩首的瞬间,就果断下达了命令。

    城zhong守卒士气大涨,开了城门杀将而出,与狼骑营前后夹攻。

    腹背受敌之下,再加上秦绥被斩,贼寇们哪还有心思作战,只顾着四处狼狈逃散而去。

    入夜,郡城外十里处的壑阕山上。

    白天逃散开的贼匪们,重新在这里汇集起来,安营扎寨。

    一处较大的营帐zhong,数名贼将团聚在帐内,坐在zhong央主位的是名相貌威严的zhong年男人。

    此人姓褚,名闾,常山真定人,乃是这支队伍的真正统帅,手头青麟枪堪称一绝。

    说是议事,帐内却安静得可怕。众人的脸色并不好看,白天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有目共睹,那秦绥的实力在他们之zhong稳进前三,结果半路杀出个使戟的煞神,仅一合就削掉了秦绥的脑袋。

    现在想起,依旧是令人后背发凉。

    “诸位兄弟,可有破城之策?”褚闾不得不再一次提起了这次会议的主要问题。他原先曾仔细推算过时间,按理说雁门关的援军起码还有两天的时间才能抵达才对,那这一股突然窜出的彪勇骑军又是何方神圣?

    贼将们你看我,我看你,都缄默不语的摇了摇头,最后又都将目光投向了褚闾,看他将作何打算。

    半晌过后,贼将们才挨个从营帐内走了出来。

    待到营帐内只剩下褚闾一人时,一个披着小号军甲的曦眉少年才走了进去,年仅十四岁的他在军zhong颇有英名,身手矫健不说,枪术也尽得褚闾真传。

    营zhong的汉子们都喜欢管他叫做“少将军”。

    “父亲大人,您找我?”少年站在褚闾下方,语气恭敬的问道。

    褚闾看了少年一眼,起身从案架上拿起一个封好的长筒袋,交到他的手zhong,并且郑重其事的嘱咐了一遍:“燕儿,你替为父去冀州一趟,将此物交到大贤良师手zhong,告诉他,并州强取不易,只能徐图之。”

    少年瞅了眼手zhong的筒袋,忍不住抬腿往前迈了一步,口zhong说了起来:“父亲可是在为白天那敌将烦恼,若是如此,孩儿明天就去叫阵,斩了那员敌将。”

    褚闾看了少年一眼,威严的面庞上不带任何的喜怒色彩,只说了一句:“执行命令!”

    褚燕身子下意识的一个哆嗦,父亲严厉的形象在他脑海里早已根深蒂固,纵使如今他的实力已经超过了褚闾,但褚闾一个眼神,依旧能让他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无奈之下,褚燕只好点了点头,将那筒袋斜挎在身后,又朝褚闾抱了抱拳,“孩儿不在时,还望父亲多多保重。”

    褚闾挥了挥手,示意他早些离去。

    褚燕出了营帐,唤上数名心腹,牵了马儿,往冀州方向而去。

    只是才走上不远,便听得营寨那边传来了刀枪剑戟的碰撞击打声。

    回头望去,营寨已是火海一片。

    有人发动了夜袭!

    漫天的火光之zhong,褚燕见到一个极为熟悉的家伙,挥舞着画戟,无人能近其半分。

    一波又一波的人冲了上去,然而最终,却都倒在了他的脚下。

    那些,都是他平日里最为熟悉的人啊!

    正值血气方刚的褚燕如何肯见死不救,转身正欲杀回之时,又见到了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不由的为之一怔。

    从营帐zhong走出的褚闾手zhong握有一杆青色长枪,那长枪在他手zhong宛若游龙,挽出道道炫目的枪花,硬是让他在混乱的厮杀之zhong,开辟出一条道来。

    杀至吕布面前,褚闾也不多话,青麟枪直探吕布咽喉。

    黑夜zhong,枪与戟的交锋,三合、五合、十合……

    也只是十合而已,褚闾率先倒退了两步,将枪杆拄在地里,伸手摸着腹部溢出的血水,不由的赞叹了一句:“大江后浪推前浪,年轻人,了不起!”

    对于这样的称赞,吕布早已听得麻木,他拖着画戟,缓步往前走去,准备解决掉这个微微有点棘手的贼军将领。

    褚闾的生死命悬一线,褚燕再也管不得其他,嘶吼了一声“父亲”,拍着马就往这边冲来。

    如今,只有他,才能救下他的父亲。

    这一叫,惊动了不少前来围剿的官兵,更别说五官敏锐的吕布了。

    此时,已经有十余名士卒挥着兵器朝褚燕那边杀去,都想着要擒下此人以赚军功。

    褚闾见到褚燕杀来,是又急又怒。他只好拔起青麟枪,弃下吕布,想往褚燕那边杀去,却被一群官军给团团围住,几经厮杀也冲突不出,腹部的血水已经红透一片。

    失血过多的褚闾拄着长枪开始急剧喘息起来,他心zhong大约有了答案,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

    望着正往这边极速赶来的褚燕,褚闾猛地将手zhong青麟枪抛投而出,威严的脸庞上流露出父子间才有的浓烈情感,悲啸了一声:“燕儿,活下去!”

    话音落地,数道枪尖同时刺穿了褚闾的胸膛。

    “父亲!”马背上褚燕失声的悲痛大喊,双手死死的攥着父亲抛来的长枪,泪水在眼窝里打转。

    儿时的记忆刹那间全都涌入了他的脑海,那时候的父亲特别温柔,教他扎马,教他使枪,还会宠溺的摸着他的小脑袋说:燕儿,你真是为父的骄傲。

    而如今,他最为崇敬的父亲,就死在了他的面前。

    遭受不住打击的褚燕抓着脑袋“啊啊啊”的哀嚎起来,脸庞变得狰狞而又扭曲,目眦尽裂的他指着吕布愤怒无比:狗贼,今生若不能将你千刀万剐,我褚燕枉为人子!”

    在褚燕看来,褚闾虽不是死在吕布手zhong,可这一切皆是由吕布而起,自然都要算到吕布头上。

    曹性见褚燕拨马想逃,从地上捡起一把硬弓,搭箭瞄准了褚燕后背。

    刚想发射时,却被人将箭尖压了下去,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褚燕逃走,曹性带着满脑子的不明白,问向吕布:“头儿,干嘛要放了他?”

    吕布走到仰面朝天已经彻底死绝的褚闾面前,将其眼珠合上,只说了声,将其好生安葬。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