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八十六章 上党之围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强阳县事件的第二天,吕布被老将军叫去了府zhong。

    老将军劈头盖脸对着吕布就是一番狠厉的训斥,没留半分情面。

    张仲差人调查过高顺,曾经做过百夫长,后来因犯事被贬到强阳县的牧场,成了一名马仆,跟吕布可以说是没有半点儿交集。

    所以老将军想不通了,为什么吕布会了一个马仆而如此兴师动众,甚至斩了县令杜臃,还有张懿的侄儿周复。

    如此草率不顾后果的行动,简直就是为将者的大忌。

    吕布站立在下方,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挺直腰杆。他素来是一个有傲气的人,况且他所做的本就是顺应民心之事,如今老将军却一直责备于他,这令吕布极为不服的昂首大声说道:“有什么后果,我吕布一人扛下便是,绝不拖累将军。”

    老将军听到这话,尺长的花白胡须抖抖个不停,气得将一捆竹简直接砸到了吕布身上,双手按在wen案上,几乎是朝着吕布咆哮起来:“扛?你拿什么扛!你扛得了吗!”

    吕布心zhong气机不由为之一滞,老将军此刻身上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他,这与wu艺高低无关,而是多年上位者的气势和威严。就好比有朝一日你扬名四海,当见到儿时的夫子板起脸的时候,依旧会心有戚戚。

    吕布将头侧向一旁,但从他脸上就能得知,他不服。

    老将军对此深深呼了口气,胳膊抵在wen案桌上,用手揉着额头两旁的穴位,尽量平息着心zhong的怒火,另一只手朝吕布挥了挥,“你先下去吧,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来见我。”

    本来低阶将军和校尉犯了事,作为镇北将军的张仲完全可以一手处理,但张懿偏偏将此事捅到了朝廷,这可就不得了了。吕布作为一名边塞将官,干涉政务不说,还将地方wu装缴械,处死县令,杀害世家公子……不管哪一条,都足以让吕布革职流放,就算判死也毫不为过。

    老将军下了逐客令,吕布抱了抱拳,转身出了正厅。

    见到吕布出来,守在门口的韩烈赶紧将吕布拉到一旁,四下顾望了两眼,才压低声音小声的说着:“吕小子,你这回可真闯下大祸了。我跟了老将军这么些年,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昨个儿夜里,老将军彻夜未眠,一连写了十几封信件发往洛阳,全是替你求情的呐。”

    吕布脸上的神情懵了一下,雁门关的百姓哪个不知,老将军一生公正严明。如今居然为了他,冒着遭人诟病的风险,去求那些洛阳的达官显贵。然而老将军在洛阳并无根深蒂固的人脉关系,就算那些书信到了洛阳,怕也只是杯水车薪。

    一时间,吕布心zhong的滋味无比杂陈,想起刚刚跟老将军的对话,又不由的生出了几分愧疚。他想回去道歉,但又想到老将军此刻正在气头上,回去可能只会是往火上浇油,于是吕布只好对着韩烈抱拳说道:“韩老哥,麻烦你跟将军说上一声,就说吕布知道错了。”

    韩烈爽快的应了下来,其实昨天他听到这事情心里是极为畅快的,还跟老将军竖起大拇指,说吕奉先这小子干脆利落。

    回到关外的营寨,吕布先去远远探视了一番高顺,正在练习拒弓的他,往太阳底下一站,就是两个时辰。

    高顺和隔三差五就捅娄子的杨廷不同,外表魁梧的他,内心却细微谨慎,尤其是毅力之强,连吕布都有些自叹弗如。

    原先是准备让高顺直接担任军侯一职的,结果高顺死活不肯同意,坚持做一名普通士卒即可,否则就宁愿回去喂马。这让吕布在感叹高顺死心眼儿的同时,也只能哭笑不得的先答应下来。

    跟着一同回来的还有李肃,被任命为了百夫长。不过吕布事先同他打过招呼,狼骑营都是些血性暴躁的汉子,能不能压得住手底下的人,还得全靠他自己本事。

    狼骑营嘛,从来都是一个用实力说话的地方。

    巡视一番过后,吕布才入了自己的营帐。

    见到吕布进来,戏策放下手zhong的竹简,却不起身,只是笑着问了句:“老将军怎么说。”

    强阳县一事,戏策虽未亲身参与,但通过曹性那张大嘴巴,也算是知晓了所有的事件经过。

    吕布也不隐瞒,将老将军痛斥他的事情与戏策全都说了。

    戏策耐心听完后,深邃的眸子里一如既往的平静,不见有任何波澜。他起身将案桌上的竹简一卷一卷的归回原位,也不去看吕布,只是笑着说了起来:“老将军肯骂你,这是好事,骂得越凶越好,这也恰好说明你在老将军心zhong的分量和位置。”

    吕布如弟子受教般的点了点头,等到戏策把竹简摆弄完,才与他相对而坐。

    六天过后,关于强阳县一事,也有了最终的定论。

    朝廷的审批wen书先是传到刺史张懿手zhong,然后再转交给张仲,最后才依次往下通报了下去。

    事情的处理结果,令所有人大跌眼镜。大概就是说吕布骁勇,如今朝廷正值用人之际,暂且先将吕布罪过记下,等到同鲜卑作战时,再将功折罪。最后,扣除吕布半年俸禄,以示惩处。

    这样的结果,连老将军都没想到。他原本写信给洛阳的那些还有几分香火情的老家伙们,只希望能够保住吕布一条性命,结果意料之外的居然什么事都没有。

    当初朝堂之上,外戚和宦官两派为此事多次争吵,后来还是皇帝陛下打着呵欠说了句‘留着吧’,才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吕布对此倒是有些肉疼,男儿入伍除了保家卫国,唯一指望的也就是每月那一丁点儿的俸禄,毕竟还指望这个娶上一房媳妇儿,如今倒好,半年一下就整没了。

    最为傻眼儿的人还得非张懿莫属,本以为吕布这回犯下大罪数条,必死无疑,可以为他那死去的侄儿报仇雪恨。哪曾想,等到的却是这么乌龙的一个结果。

    据说知晓答案的当天晚上,张懿摔破了家zhong数十个杯碗,至于真假与否,倒是无从考证。

    数日后的某一天,从上党郡传来个十万火急的消息。

    有一股来路不明的山贼势力突然闯入了上党,围住郡城,上党郡守江邹请求老将军出兵援救。

    老将军当机立断,差人叫来吕布,令他率狼骑营救援上党。

    并州人口不多,在编士卒拢共就五六万人,雁门关一役,战死两万余,再加上张仲从各郡抽调五千,致使后方空虚,各地根本无兵可守。

    另外,上党郡离雁门关距离颇远,大规模调动兵力的话,远水救不了近火,况且鲜卑人并未彻底退出并州,很难进行大规模的调动兵力围剿。

    难道就这样放弃上党郡?

    当然不可能,上党可是并州南边的门户,战略地形比起雁门关也不遑多让。而且第一世家严家就落居在上党。

    所以,上党郡绝对不容有失。

    而这一切,只有吕布的狼骑营可以做到。

    得到老将军的将令,吕布当即召集齐狼骑营的众将士,披甲上马,出了营寨就往东南方急驰而去,以解上党之围。

    (又是一个连续打赏的兄弟,‘轻舞轻扬丶’还有黑白无锋心意洒家已经收到,谢了)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