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八十二章 斩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狼骑营倾巢而出的同时,强阳县的县衙牢房内尚处于一片黑暗之zhong。

    这所县衙牢房与其他州县的不同,并非位于县衙的西北角,而是建于县衙的地底。所以,在这里永远都不会有一丁点的阳光,看不见天日,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

    好在强阳的治安不错,极少会有人光顾这里。

    在监牢的最里面,有一间挂有‘甲’字号的牢房,栅门全是由三指宽的纯铁打造,坚固无比,也只有穷凶极恶的重犯才会被关押于此。

    牢门前的烛笼光泽黯淡,在牢里面的zhong央位置正襟盘坐着个国字脸男人,头发微微有些松散,脸上淤青遍布,手脚皆套有沉重的锁链。

    他在此被关押了已经将近十天。

    期间对他进行过多次审讯盘问,他回答的却始终只有‘我没有杀人’这么一句。

    终于,在两天前,递交给郡府的wen书批了下来,判其斩首。

    “啧啧啧,这不是高顺吗?”

    牢门打开,走进来个衣着富丽的青年公子,脸上是一副惊讶的表情,故作惋惜的说着:“哎呀,你怎么也落得了个这般田地。”

    高顺抬起头看了这名青年一眼,闷声问道:“周复,你来此作甚?”

    “怎么,我不能来么?”

    名为周复的青年公子笑着反问了一声,走到高顺面前,居高临下的说着:“我来看看往日揍我的大英雄,是如何的威风八面。如今看来,似乎是惨了点,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哦,对了,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明天你就要被押往市集问斩,怎么样,高兴吧?”周复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像是在讲一件令人格外开心的事情。

    他双眼紧盯着高顺的脸庞,想从他的脸上里看到恐惧、沮丧、失望等一系列令他愉悦的表情。

    可是,他失望了。

    当高顺听到这个消息,他的脸上并没有浮现出任何的悲伤之色,只是很安静的说了句:“高顺不惜死,又岂会因死而惧之?”

    又是这个样子,又是这种语气!

    周复的胸间霎时无名火起,他上前一把扯起高顺的袖领,近乎咆哮的低吼着:“你知道吗,我最恨的就是你这副故作镇定的嘴脸!还有,你明明贫贱穷苦,却宁死也不肯向我低头!你一介贱民,又哪来的尊严傲气!”

    说到心窝痛处,再加上以往的种种事迹,周复心zhong的屈辱倍感强烈起来。

    原本周复来此的目的就是要落井下石,看看高顺那惊慌无助的可怜模样。可谁想,都快死到临头了,高顺那又臭又硬的脾气,还是丁点儿未改。

    周复撒开高顺的袖领,用手戳着高顺额头,语气阴寒的质问着:“你不是说‘天地不灭,浩气长存’吗?那么此时此刻,你所谓的正义又在哪里!”

    “如果……”

    周复话音一转,吸了口气,使心境逐渐平和了下来,才又说道:“如果当初你跟着我,也许就不会沦落成今天的阶下囚了。”

    “跟着你?跟着你横行乡野,跟着你鱼肉百姓?”伴随着责问的口气,高顺摇了摇头,郑重说道:“高顺从来都只会站着,做不来跪地摇尾的狗。”

    “好好好!”

    周复鼓掌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虚眯起眼眸,冷笑着说道:“我倒要看看,明天这个时候,你还有没有这样的骨气。”

    高顺哪里听不出周复话里的讥讽之意,但他懒得再去理论,干脆闭上双眼,闭目养息。

    周复见到高顺这般老僧入定,也失了兴致。

    走出牢房的时候,周复忽地又转过身来,双手把在栅栏上,朝着高顺笑了起来:“还有一点忘了告诉你,人的确不是你杀的,真正的凶手其实就在你的面前,你不过只是我找的一只替罪羊罢了……可是,谁信呐?哈哈……哈哈哈哈……”

    周复走了,留下那一串猖獗的大笑声还在牢房zhong回响。

    须臾之后,笑声渐渐小了下去,整座牢狱又重新回到了死一般的寂静。

    高顺愣愣的坐在原地,想了许久,也想了很多。

    如果刚刚他擒住周复,是不是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了呢?

    咣当~

    牢门再一次被打开,狱卒站在门外,用铁锁重重敲着栅门,发出阵阵‘铛铛铛’的刺耳金属声响。透过那扇栅门看着牢里的高顺,狱卒张着口,露出森白的牙门,如同鬼魅,“跟我走吧,该上路了。”

    不知不觉zhong,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高顺心底叹息了一声,无可奈何,却也只能起身拖着手链脚铐,往外走去。

    走出牢狱的那一瞬间,头顶上方的烈阳如同千万根银针直射而来。

    高顺猝不及防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牢房里长久不见天日的黑暗,促使他不得不停下步子,用手遮了遮眼。

    身后的狱卒不耐烦了,猛地推了一把高顺,嘴里恶骂一声:“傩娀玩意儿,走啊你!”

    牢狱到市集的距离不远,也就一柱香的功夫。

    相比往日,今天的市集显得更为热闹。在一处方形的台子周围,矗立满了人群,县内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今天有人会被当众斩首。

    砍头这种大事,在他们这样的小地方,是极为稀奇罕见的事情,爱凑热闹的人们自然不会错过这场好戏。就算看完之后,将来也能作为茶前饭后的谈资,显赫吹嘘一番也好。

    高顺在数百上千道的目光注视zhong,被带上了邢台。

    在邢台四周还布有十余名县衙兵丁,以防万一。再往后就是一群围观的百姓,他们探长着脖子,争相观望,如同看着稀奇罕物,相互交耳攀谈着些什么,距离隔了太远,高顺听不清楚。

    台子正北方的三丈处,本地县令杜臃正挥着袖袍给自个儿扇风,他的体型稍胖,挺着个圆鼓的肚皮,所以当他跪坐下来的时候,肚子就会格外的突出,显得尤为滑稽。

    因此,当地百姓背地里也都管他叫做‘肚县令’。

    周复今天自然也到了现场,他坐在杜臃的左侧不远,背后站着他忠实的奴从,王胡。

    在人群之zhong,有一名从大清早就守在这里的妇人,穿着缝满补丁的布茝裙。她是高顺的结发妻子,于氏。

    于氏走上邢台,跪坐在高顺面前,轻轻的握住她家男人的手掌,像是在安慰高顺,也像是在安慰自己:“当家的,你一定不会有事。阳儿已经去请人来救你了,相信很快就会到的。”

    高顺摇了摇头,他一生清贫,朋友寥寥,更没有所谓的达官贵人。如今除了自家娘子,连个送行的都没有,世间人情冷暖,不过如此。

    “夫人,我走之后帮我照顾好阳儿。如果……如果日子实在熬不下去,就找个人嫁了吧。”语气沉重,无奈而又悲凉。

    于氏含着泪水,呜咽着不断摇头。

    此时有人向杜臃汇报了时辰,杜臃点了点头,随后将案前令筒zhong的‘斩’字令抽出,仍在了地上,大声说道:“时辰已到,将犯人高顺,斩首!”

    “大人,不要,不要啊!!!”

    于氏疯了一样的开始大喊,喊到声嘶力竭,却也没有半分效果,两名衙吏上去直接将她粗暴的拖下了刑台。

    邢台上的刽子手端起酒碗大喝了一口,猛地喷在刀锋上,在阳光之下,熠熠生寒。

    我高顺这一生,就这样完了吗?

    当上方刽子手的大刀扬起时,高顺忽然想起了一人,不过旋即他又苦涩的笑了笑,没可能的。

    当刀锋扬至最高处开始下落时,从远方陡然传来了一声丝毫不亚于惊雷的威严怒吼。

    即使隔了老远,也震得这些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周复可不会让其他人前来坏事,起身同样朝那刽子手吼了一声:“不要管他,斩!”

    刽子手一时间拿不定主意,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周复身后的王胡直接走上邢台,一脚将那刽子手踹开,夺过其手zhong的大刀,扬起直斩而下。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