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六十八章 朝圣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崇德殿极大,前后四个方位共有八根双人合抱粗的黑漆梁柱支撑,足以容下数千人。

    吕布抬腿迈过门槛,在数百双眼睛的注目下,上前走了两步,将身子弓成九十度,作揖行礼道:“微末之臣吕布,参见陛下。”

    掷地有声,足以让殿内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从吕布进殿的那一刻起,跪坐于帝位的皇帝陛下就将目光锁定在了吕布身上,他素来偏爱身材高大之人,因为这样的人会带给他一种格外的安全感。

    吕布身长九尺,超出常人可不止一丁半点,刘宏见到,心头已是喜欢了几分,于是便对吕布抬了抬手,说道:“爱卿平身。”

    吕布直起身子,低着头仅仅瞄了眼这位当今天子,瞬间就有一大串精准的数据从脑zhong飘过:相距一百二十步,徒手击杀率为零,射杀率百分之三十,披甲握戟成功率百分之七十。

    吕布自然不会作出刺杀皇帝这般大逆不道之事,天地君亲师以及君臣之礼,他还是知道的。只是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和本能,见到人的第一眼就是条件反射的测量其威胁值和击杀率。

    更何况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刺杀皇帝,不管成功与否,吕布的下场不出意外都会死得特别难看。

    低着脑袋左右瞥了眼朝臣们的位置,吕布准备迈步走向wu官的行列,位置么,自然是最末的地方。

    “爱卿,抬起头来,上前十步,朕有话问你。”刘宏的声音不大,在场的每一个人却都竖起耳朵听得格外认真,生怕听漏了一字。

    吕布心zhong默念着往前走了十步,然后顿住脚步,抬起头直视前方的御阶。

    刘宏定睛一看,见吕布生得俊朗,五官匀称,双目之上斜挑的眉峰更显英气蓬勃,年岁又与他相仿,心头不由的又喜上了几分。

    刘宏问道:“你可知,朕为何召你来洛阳。”

    “臣愚钝,不知。”吕布也没多想,如实的回答起来。

    刘宏沉吟片刻后,方才说着:“既然不知,那你且将你救援雁门关时的所见所闻全部说来,不得有半点隐瞒。”

    “那日,臣领了一千三百将士从云zhong郡赶来增援雁门关……”

    从张仲死守雁门关,到狼骑营与鲜卑人展开激烈厮杀,从夜守孤城,到以虚为实,设下空城吓退步度根。

    吕布说得极为平淡,彷如在讲一个与他无关的故事。

    然而其zhong的惊心动魄,可想而知。

    两旁的wenwu朝臣们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向了吕布,这个朝服上绣着最为低级‘粉米’章纹的年轻男子,竟也经历过这么多的生死搏杀和命悬一线。

    “那张懿真的迟迟不发兵援救,一直等到鲜卑人撤退才抵达雁门关?”刘宏较为苍白的脸上添了几分寒色,语气里已经有些怒气,若是张仲没守住,放鲜卑人入关南下,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臣不敢欺君。”吕布抱拳语气笃定,他心zhong对张懿全无好感,若当初张懿能早日援军雁门关,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并州儿郎魂归青山,埋骨关外。

    “陛下,这位吕将军讲述得未免有些玄乎了。老奴浅陋,活了一大把岁数也没见过能够一骑当千的人物。”站立在刘协身旁的张让开口了,声音稍显沙哑。熟知刘宏脾性的张让知道,再这样下去,刘宏肯定会大发雷雷,张懿难保不说,指不定还会被有心人将天子的怒火引到他的身上,张懿死不死的倒没多大关系,牵扯到自己可就不好了。

    刘宏向来极为听信张让的意见,示意张让接着再说下去。

    转移话题的目的达到,张让便又说了起来:“陛下,朝堂上习wu的将军不在少数,何不请上一两个同吕布切磋一番,也好证实是否真如他所说的那般厉害。”

    “嗯,阿父你说得有些道理,准了。”

    刘宏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向居于左侧的wu官们,微笑着问道:“诸位爱卿,你们谁愿与吕布一较高下?”

    “这个老阉狗,尽出些馊主意!”站在wu将之首的何进低骂了一句,他本是屠户出身,单论wu艺,在这群wu官之zhong,自然是垫底吊车尾的存在。

    不止是何进,连同他身后的一群wu官们,也没有一个人走出行列。

    堂堂高阶将军同一个卑陋的校尉比试,传出去岂不是令人笑掉大牙,他们久居京城,沉迷享乐,早已将wu艺抛于一旁。更重要的是,吕布刚刚讲的内容不像是瞎编乱造,而且看他样子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愣头青,若真干起架来,以他那一人就能追得鲜卑王拨马而逃的实力,还不得把他们揍得鼻青脸肿,到时就真的颜面尽失,彻底沦为所有人的笑柄了。

    等了半响也不见有人出列,这些平日里耀wu扬威的将军们,在这个时候却认怂了,刘宏的脸面有些挂不住,声音陡然拔高八度,“嗯?就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吗!”

    “陛下,在朝的将军们大多擅长统兵调配,搏杀打斗并非他们的强项,臣以为,zhong常侍蹇硕可与吕布一斗。”wen官里站出个细短须的男人,躬身向刘宏提出了建议。

    wu官这边听到这话,能够将祸水东引那是最好不过,只要不烧到自个儿身上就行,纷纷附和起来,“陈大人说得不错,蹇常侍wu艺超群,定能与吕布来一场精彩绝伦的wu艺较量。”

    听到这话,张让顿时暗叫了一声糟,这下可以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什么wu艺超群,这其zhong的猫腻,张让岂会不知,只是他还未来得及出声制止,便听见刘宏双手击掌,哈哈大笑着说了起来:“陈爱卿,你这建议不错,朕居然把蹇硕给忘了。”

    “来人,去给朕将蹇硕传来!”刘宏随手招了个小黄门,下了圣命。

    十常侍zhong除了张让赵忠,刘宏最为宠信的便是蹇硕了,其人生得高大有力,曾当着刘宏的面击败过两名肌肉爆棚的大力士,连宫zhong不少厉害的统领都被他逐个打败过。

    没多久,小黄门便领着蹇硕到了崇德殿内。

    身高接近九尺的蹇硕上前,走到吕布身旁,下意识的窥视了眼这名比自己还高出些许的青年,才朝天子刘宏行礼躬身。

    途zhong,蹇硕问过小黄门为什么陛下会突然召见于他,在得知是比wu后,蹇硕心头顿时踏实了不少,他在宫zhong这些年,什么时候输过一次?

    刘宏抬手让蹇硕平身,顺便为他介绍起来:“蹇硕啊,你身旁这人名为吕布,他曾独自一人冲破过六千人的鲜卑骑军,你与他比试比试,朕要看看你两到底谁更技高一踌。”

    蹇硕听到这话差点没‘扑通’一声就给跪下,他递了个眼神给张让,搞不明白怎么突然闹起了这一出,这吕布明显不是自己人,要是真下黑手可该如何是好。

    听着吕布的辉煌战绩,蹇硕冷汗直流,也不管那么多了,当庭大声咳嗽起来,“陛下,奴婢近日染了风寒,怕是有负圣望了。”

    “风寒?朕怎么没听你说起过,等比完这场,朕立马让太医给你瞧瞧,没事,你只需拿出七八分的实力即可,朕相信你。”刘宏极为关心的说了起来,同时他也对蹇硕有着盲目的信心。

    说完之后,刘宏又对殿内的吕布打起了预防针:“蹇硕在朕的宫zhong,是出了名的能打,可以说是近乎无敌,整个洛阳城已经找不到一个对手了,你只管出全力就行。”

    有了刘宏这句话,吕布就算是放心了。

    一旁的蹇硕却是在心头悲声大呼:陛下,你这是完全把我往死里坑啊!!!

    “陛下,外面天还未名,不如等天亮了再比,如何?”

    偏偏蹇硕又有苦不能说,还必须装出一副傲视吕布的模样,否则就是欺君大罪,如今也只能想办法尽量拖延时间,以方便让张让想出解决之策。

    刘宏一心想看这场比wu,别说等到天亮,一刻他都不愿再等,大手一挥,满腔豪气的说着:“爱卿不必担心,朕立刻着人在较wu场布上两百个灯笼,保证亮堂堂的如同白昼!”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