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六十四章 只恨虎父生犬女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入夜,灯火熄灭的抬宣馆格外清幽,虫鸣蛙叫也都安静了下来。

    从并州一路奔波而来,再加上白天又逛了许久的洛阳,吕布有些乏了,用过晚膳就倒在宽软的大床上,沉沉睡去。

    “阿爹……阿爹……”

    迷迷糊糊之间,吕布似乎听见了有小女孩稚嫩的叫声。

    以为是产生了幻觉,吕布翻了个身,那声音依旧在耳边回响,他只好强撑起身子,打开屋门顺着那声音的方向走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吕布才顿住了脚步,种满花苗的草坪上,有个刚满周岁的小女孩,光着小脚丫趴在地上,手脚并用的朝吕布爬来,肉嘟嘟的样子煞是可爱,时不时的还挥舞下两只白乎乎的小手,眼zhong满是欣喜的神采,口zhong咿咿呀呀:“阿爹,抱……抱抱……”

    一向杀伐果断的吕布觉得心zhong似乎有什么融化了一般,他走过去抱起了小女孩,那一瞬间,花开遍地,绿柳成荫,整个大地仿佛重回了初春。

    打那以后,吕布的身后就多了个咿咿呀呀的小尾巴,喜欢揪着吕布下巴的胡渣,每当看到吕布一脸讨饶的喊着“小祖宗轻点儿”,小不点就咯咯咯咯的乐个不停。

    吕布给她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玲,吕玲。

    后来,吕布率军击破了鲜卑,大获全胜,他被调往了洛阳,官职也越来越高。

    某一天,在经过许久的谋划之后,吕布亲手摘掉了一个把持朝政的权臣脑袋。下朝后,吕布高高兴兴的回到家zhong,将这个消息告诉已有五岁的小女孩:“玲,爹爹今天除掉了个大坏蛋呢!”

    “耶,爹爹是大英雄,大英雄……”

    梳着两根小马尾的女孩欢呼雀跃,将藏在身后的花冠亲手戴在了吕布头上,那是他花了一天时间才编织而成的心爱宝贝。她抓着吕布的衣角,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爹爹,我要骑大马……”

    吕布宠溺的将她抱起,放在脖子上,小玲抱着吕布的额头,兴奋的喊着:“噢~噢~骑大马啰……”

    八岁那年,吕布同女儿第一次产生了争执,她想要骑马习wu,随他上阵杀敌。吕布没有同意,任她撒娇哭闹,吕布也没退让半分,他固执的认为,习wu杀敌从来都是男儿的事情,女孩长大只需要相夫教子就行,舞刀弄枪成何体统。

    光阴荏苒,仿佛一夜之间,小女孩长成了少女,出落得亭亭玉立,沉鱼落雁。此时的汉王朝风雨飘摇,各地烽火硝烟四起,看到流离失所衣食贫苦的难民,她忍不住又一次的问向吕布:“父亲,我们为什么要打仗?”

    权柄独掌的男人揉着她的小脑袋,一如既往的宠溺和温柔:“我不打别人,别人就会来打我,弱肉强食,等你长大就明白了。”如今他手握十万雄兵,天下诸侯,谁人不畏他三分?

    “可以不打吗?”少女眼zhong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不可以!”

    吕布换上将军甲胄,头也不回的走了,口zhong的话更像是一盆冷水,将她淋了个透心凉。

    这一仗,吕布输了,败得一塌糊涂,出征的十万士卒仅剩不到三万,他不得不选择退守孤城。

    吕布想派人求援,却发现,早已无人可求。天下各路诸侯与他都曾互相攻伐,恨不得置他于死地,早早的除了他才好。

    帐下有谋士建议,用吕玲同南方的一路诸侯联姻,请求他的援助,解决暂时危机,以待日后东山再起。

    吕布当场就否决了这个意见,朝着众人自负无比的说道:“天下碌碌之辈,有谁能挡我吕奉先!”

    然则,他这一次所遇到的敌人,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不仅用计断了他的粮草,还掘了泗水,将他死死的困在城zhong。

    “若能帮助父亲脱困,女儿愿意联姻和亲。”

    生死存亡之际,十四岁的少女站了出来,轻柔的声音zhong透出一股吕布所有的倔傲。

    吕布最终还是妥协了,他令宋宪领三千精锐护卫,亲自护送女儿出城。

    出城时,吕布特地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城池,城门上刻着“下邳”二字。

    下邳城!

    吕布陡然一惊,这不是上一世自己身死的地方吗?怎么这一世又到了这里!

    不等吕布多想,便听见一记梆子声,大量的伏兵从四面杀出,将吕布等人团团围住。极目眺望的远方,有一杆深色的苍蓝大旗,上面书有一个曹字。

    敌军的主帅显而易见,曹操。

    上一世是你,这一世还是你,这笔账今天怎么也得算算了!

    吕布心zhong这般想着,朝身后的少女叮嘱了一声:“玲,抱紧我!”

    少女乖巧的“嗯”了一声,双手环过吕布腰间,贴着微凉的铁甲,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怕吗?”

    少女摇了摇头,有父亲在,去哪儿都不怕。

    吕布撇开身后的士卒,只身发起了冲锋,纵使一人一骑,亦无人能挡。

    今天曹操必须死!

    宋宪在后方见吕布独自骑冲,想引兵上前助阵,奈何敌军切断了去路。宋宪急得大喊,吕布却听不见了,他一心想着要诛杀曹操,很快宋宪就消失在了视野之zhong。

    吕布朝着那蓝色帅旗一路杀奔而去,有个独眼将军握着一杆虎牙枪,拦住了去路,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通话,吕布没有听清,直接一戟破开。

    又有两名曹氏兄弟挡道,吕布愤怒的将这二人挑落下马。

    不知破了多少敌军将领,摘下的头颅连自个儿也数不清了。

    血染成魔的吕布终于冲到了蓝色旗帜处,四顾之下却不见曹操身影,只有一个青衫白狐脸儿的男子,堪称完美的容颜没有任何瑕疵,就像是白露季节时的皎白月光,看不出真实年纪,仿如他少年时。

    他朝吕布笑了起来,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风流洒脱,“吕布,这么些年你还是老样子,zhong了我家主公之计还浑然不知,来人,给我擒下吕布!”

    敌军将士从四面八方合围而来,手zhong的wu器纷纷刺向吕布。

    曹贼!!!

    吕布心zhong发出声不甘的怒吼,目眦尽裂,可他又能如何?

    他只能调转马头,实施突围,为了将来能够反败为胜,他必须保住性命才行。

    奈何任他如何厮杀,也突围不出,杀死一群,另一群又再次涌来,杀之不尽,戮之不竭。

    吕布左手往后搂了搂,触手是一片温暖粘稠的液体,他不敢置信的将手抽回,低头,左手掌上鲜血淋淋。

    吕布回头看着身后的少女,语气急促:“玲,你受伤了,怎么不告诉我!”

    “父亲,我没事。”

    少女白皙的脸庞显得更加苍白,连口气也跟着虚弱起来,紧紧抱着吕布的双手,没有丝毫的松缓。

    她不想吕布分心,以至于身子被刺zhong数道伤口,她也不曾哼过一声,喊过一声疼。

    父亲是大英雄,作为他的女儿,要勇敢,要坚强。

    恍惚的瞬间,一杆长枪从侧面刺落了吕布头顶的紫金冠,是刚刚拦路的那个独眼大将。

    紫金冠掉落,披头散发的吕布更是暴怒不已,凶戾的暴吼了一声“滚开”,手zhong的方天画戟狠狠将那独眼将军砸下马背,硬生生的从敌军之zhong撕开了一道裂口。

    吕布寻了一处空旷草地,解下身后百花战袍,轻柔无比的铺在地上,将马背上的少女小心翼翼的抱下,横放在战袍之上。身后的敌军再一次涌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他浑然不顾,握着少女的小手,脸上满是慈祥的父爱。

    在他眼zhong,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这个一头青丝的柔弱少女。

    眼zhong这个小不点儿呐,好像从来都没有变过呢。

    从牵着她蹒跚学步,到她蹦蹦跳跳的喊着爹爹,从哭着闹着要学骑马习wu,到贴心的为他捏肩捶背……

    后来,吕布统军南征北战,和她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有时甚至都忽略了她的感受。

    一幕幕的回忆还似昨日,自己这个父亲,当得还真是失败啊。

    “父亲,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气若游丝的少女忽然问了一句。

    吕布摇着脑袋,强撑起一张笑脸,语气温柔:“别胡说,你会活很久很久……”

    “真的?”

    “嗯,嗯,真的。”

    洁白纤细的手指抚过吕布略显沧桑的面庞,少女露出个甜甜的笑容:“阿爹,你说过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你可是大英雄,怎么也哭鼻子了。”

    “好好好,阿爸不哭,不哭……”

    “玲绮,阿爸答应你,再也不打仗了,我们回家,回家……以后阿爸一直都陪着你……好不好……”

    “你喜欢乡间的小木屋,阿爸回去就给你盖……”

    “你不是想习wu吗,阿爸把所有的本事全都教给你……”

    少女露出洁白的贝齿,痴痴的笑了起来,声音却渐渐小了下去:“阿爹,我累了,好想睡觉。”

    “玲,千万不能睡啊!你再坚持会儿,等我们回了家再睡……”

    “父亲,你还记得我八岁那年哭着求你教我习wu吗,我只是想学好wu艺,就能常伴您的左右。女儿无用,拖了后腿,我好恨,好恨自己不是男儿身,好恨虎父生了犬女!”

    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扑簌扑簌的从少女眼zhong滑落,一张精致的小脸儿哭得梨花带雨。

    “玲,你一直都是为父的骄傲啊,你坚持住,阿爸这就带你回家,回家……”吕布哽咽着扶起少女,不管如何,他今天都要带她回去,谁都别想阻拦下他。

    千人万人又何妨,阻我者,尽屠之。

    听到这话的女孩,眼zhong闪过一抹极为耀眼的亮光,随即很快就暗淡了下去,身体化作点点白色的荧光,飞向天空。

    吕布伸手去抓,却如何也抓不住,只能任由那些光芒从手zhong消散。

    “玲绮!!!”

    双瞳赤红的吕布披头散发,宛如受伤的猛兽,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号啕大哭,早已是泪流满面。

    等到再次睁开双眼,周围的敌军没了踪影,四下是漆黑不见五指的夜,身旁不远的另一张床上,不断发出母猪拱食的声响,那是胡车儿特有的鼾声。

    吕布坐起身子,换上鞋袜,摸索着推开了房门,在院里西北角的水井旁,打起一桶井水,倒在木盆里。

    随后一头扎进了木盆之zhong,冰冷的凉意瞬间浸入了他的大脑,直到快要窒息时,他才将脑袋移除了水zhong。

    吕布没有再回房内,找了棵院里的大树背靠坐下,环抱着拱起的双腿,幽幽的念了声梦zhong的名字,将头埋进双腿之间,不想让人看见他的脆弱。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