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六十三章 变异的黑虎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羽箭再一次抛投而出。

    胡车儿的一对大眼珠死死盯着那支羽箭,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如zhong魔怔一般的念着:“进,进,进……一定要进,一定要进!”

    然而,胡车儿再一次失望了,那支羽箭飞过铜壶的上方,超出了近一尺的距离。

    两支不zhong,就算剩下的三支全进,也没有任何作用了。

    胡车儿赌气的将剩下三支接连抛了出去,结局如刚刚那两支一样,全都落在了铜壶外边。

    围观的洛阳百姓随之起哄起来,胡车儿的脸面挂不住了,走到那老叟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袖子,怒叱道:“你这老儿诓我,这根本投不zhong,快快还钱,否则老子今天掀了你这破摊儿。”

    老人显然也是经过风浪的人,并不曾被胡车儿的话语给吓着,将衣袖一抖,轻松挣开胡车儿的束缚,看向这个准备撒泼的男人,捻须笑了起来:“切莫要胡说,如何投不进?”

    胡车儿捡起地上的五支羽箭,横在老者面前,“那你投个给我看看,要是投不进的话,可就别怪我翻脸了!”

    老叟从胡车儿手zhong接过羽箭,也不瞄准,随手一扔,那箭矢划过一道大大的圆弧,不偏不倚的正进了铜壶口zhong。

    胡车儿瞬间懵了一下,完全想不明白,怎么就进了呢?

    老人又拿过一支,轻轻一抛,再次投进壶zhong。

    等胡车儿反应过来时,五支羽箭已像士兵般,挨个儿整齐的在壶zhong站好。

    胡车儿哑口无言,只好作罢砸烂摊子的想法,抓了抓耳腮,嘀咕了声:“还真他娘的邪了门儿!”

    老人见胡车儿转身欲走,开口叫住了他,一脸笑眯眯的说着:“公子,您要不要再试试,刚刚兴许是你手感不好。”

    胡车儿一想也对,于是又找吕布讨了二十钱,说是先借着。

    胡车儿向老叟交了钱,又玩了两把,结果还是一样的不忍直视,要么力道不够,要么抛在铜壶上,十支羽箭,也仅有一支投进。

    胡车儿还想再试,吕布直接将他拽出了人群。那老者能够将五支羽箭轻松投zhong,而且都不用眼睛去瞄,说明他早已烂熟于心,这和军zhong的神射手是一样的道理,除了丁点儿的天赋,其他就是永无止境不间断的练习,才能箭无虚发。

    吕布敢肯定,若是叫这老者跟他比骑马射箭,格斗搏击,老人一样也绝不会是他的对手。

    胡车儿听完似乎明白了些,离开这一处,又往别处继续转悠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晌午,洛阳城zhong依旧热闹非凡,没有半点冷清的迹象,溜达了近两个时辰的主仆二人找了个空地,坐下来暂作歇息。

    洛阳城这么大,哪是一时半会儿就能逛得完的。

    歇息的时候,吕布才想起件重要的事情来,刚才光顾着跟胡车儿到处瞧热闹去了,把正事儿居然都给忘了,今天要找不到抬宣馆,他主仆二人晚上就得流落街头了啰。

    胡车儿可不管这些,探着脖子四下张望,忽然眼睛一瞪,指着一处惊讶起来:“爷,你看那胖婆娘,居然抱了只虎在怀zhong,胆儿挺肥呀!”

    吕布顺着方向看去,在右前方不远处的槐树下有一位丰腴妇人,怀zhong抱着个小东西。通体墨黑,长不过两尺,四足虎须,身形娇小,周身却无斑纹,垂荡着的尾巴,看样子应该是头未成年的黑虎崽。

    吕布十四岁就博杀过猛虎,自然不会将区区一头虎崽放在心上,但这小黑虎的叫声着实将二人给吓了一跳。

    喵~

    其声音绵柔懒散,不似普通恶虎的呼啸山lin,也没有低吼呜嗷,极为怪异,更没有丝毫万兽之王应有的气势,但配上那对金色的瞳子,实在令人感到发怵。

    胡车儿以为是那‘黑虎’发现了自己,做贼心虚的赶紧从那妇人胸脯撤回目光,问向吕布:“爷,你听见没,它这叫声怎么怪怪的,听得我都有些毛骨悚然。”

    你要问战马兵器,吕布或许还能解答一二,至于这个从未见过的物种,吕布哪会知道,便胡乱的回了一句:“可能是虎崽的异种。”

    说完后,吕布起身准备去寻抬宣馆的位置,胡车儿拍拍屁股上的泥尘,跟随其后。

    …………

    “爷,你看那是马还是驴子,怎么背上还有那么大两坨拱起来,它也不嫌累的慌……”

    “爷,你看那是什么……”

    “爷……”

    一路上胡车儿完全是被好奇宝宝附体,弄得吕布一个头是两个大,他也是近来才开始翻书阅卷,而且看得也都是与作战统兵布阵相关的书籍,哪会知道这些奇闻异事。

    走进一条胡同,穿过之后便进入了祥符道,这条道上行人不多,颇为清净。吕布顺着道往南走,没多久,便在右边的一座宅子前停下了步子,门口匾额上清晰的刻着‘抬宣馆’三个鎏金大字。

    守在门口的四名士卒将手一横,阻下了吕布,挥手驱赶道:“小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赶紧走,赶紧走!”

    胡车儿听到这话,指着几人就破口大骂起来:“一群没眼力的玩意儿,知道你们面前这位爷是谁吗!”

    吕布站在原地,也不恼,口zhong说着:“我奉天子诏,前来等待面圣。”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眼zhong皆是狐疑不定。

    前来面圣的人,他们不是没有见过,但能够面见天子的,哪一个不是锦衣玉带,车马出行,却从未有过像吕布这般穿着寒酸之人。

    但有句话说的好,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万一要是真的呢?

    四人zhong有个圆脸的汉子问了起来:“你如何证明?”

    吕布便拿出皇帝的诏书,出示查看,那位圆脸汉子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躬着身子接过诏书,小心翼翼的说着:“大人,请您在此稍等,小人这就进去通禀。”

    近几年,天子少有召见外臣,抬宣馆也因此成了个清水衙门,油水也跟着缩了好大一截。

    馆内,负责接待的奉常张沅右手忖着案桌,正打着小盹儿。

    “大人,大人……”圆脸汉子拿着诏书跑进了堂内。

    张沅闻声睁开眼睛,忽然左眼角一跳,古话说‘右眼跳财,左眼跳灾’他向来是一个极为信奉神明的人,心zhong赶紧念叨了两声:“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随后,张沅才坐直了身子,问道:“何事?”

    “大人,有个男子自称奉召面圣,我见他衣着寒酸,不像是有来头的人物,将他拒在了门外,特来请大人定夺。”圆脸汉子一边说着,一边将那诏书递交了张沅。

    张沅接过诏书,迅速扫了一眼,朝那圆脸汉子吩咐道:“这诏书不假,你先去门外,本官亲自前去迎他。”

    等到圆脸汉子出了厅堂后,张沅招手叫来了一名心腹,轻声嘱咐道:“你速去张府一趟,告诉张公,就说吕布到了洛阳,人在我这儿,请示该如何处理。”

    心腹点头应命而去。

    张沅随后也走出了抬宣馆,见到门口等待的吕布二人,上前像是遇见了许久不见的故人,熟络的说着:“哎呀吕将军,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快快快,里面儿请,里面儿请。”

    在没得到张让的明确答复前,张沅暂时还没有必要撕破脸皮,毕竟吕布是要面圣的人。万一被皇帝欣赏看zhong,从此飞黄腾达高官厚禄,这也说不准呐。

    在洛阳做官,不机灵点哪行。

    进了抬宣馆后,张沅又说了一些‘舟车劳顿,将军辛苦’之类不痛不痒的关心话语,然后又令人领吕布去了南边的厢房住下,等待应诏。

    入朝觐见的前一天会有宦官来此宣召,而且当天晚上,必须沐浴更衣,以示对天子的敬重。

    至于什么时候能够面见天子,这就得看皇帝陛下的心情了。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