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六十二章 好一座洛阳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為您提供精彩。

    皇甫珏的一番讲解,令主仆二人茅塞顿开,不过想想也是,堂堂大汉王朝的都城,怎么可能还比不过并州的郡县。

    皇甫珏一边走,一边给吕布当起了向导,讲着洛阳城的布局,各处城门,以及南北两宫之间的区别差异。

    她出身将门世家,骨子里透着股男儿特有的争强好胜和嫉恶如仇。当吕布为了一名不认识的老农挺身而出,不惜与杨廷等人大打出手时,皇甫珏在心zhong就已经认可了吕布,所以她才会在吕布被重重围困时,出手相救。

    不然以她的眼光,就算是洛阳城zhong的一流世家子弟,她一样连一句招呼都懒得打。

    “对了吕兄,你还没说具体要去哪里呢?”皇甫珏问了起来。

    吕布对诏书上的内容记得清楚,回道道:“抬宣馆。”但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抬宣馆在洛阳何处,若皇甫珏知道,那是再好不过,也省去了向人问路的麻烦。

    “抬宣馆?”皇甫珏疑惑了一声,诧异的盯着吕布。

    感觉到异样的目光,吕布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吕兄,你是否记错了地方,抬宣馆乃是天子召见外臣的地方,擅入者会被治以重罪。”皇甫珏好心提醒起来,她见吕布布衣糙裤,绝非是有家境背景的子弟,要是因去错了地方而被治罪,那可就太委屈了。

    听着皇甫珏的善意提醒,吕布心头对这名少年公子不由再次生出几分好感,也不隐瞒其zhong的原委,如实以告:“多谢皇甫公子的提醒,实不相瞒,某家正是应了皇帝陛下的诏书,才特地从并州赶来洛阳。”

    ‘吕布’这两个字,在雁门一带或许是大名鼎鼎,但在洛阳城,又有谁人知晓?

    得知吕布是被皇帝亲自召见,皇甫珏竖起大拇指赞了一句:“吕兄wu艺不凡,又一身正气,能得天子青睐,也实在常理之zhong。”

    吕布对此报以微笑,他自个儿都不知道天子为什么突然想要召见于他。

    “公子……”

    书童阿月略微着急的低喊了一声,捏住皇甫珏的后衣角。

    皇甫珏回头,一脸的纳闷儿,“怎么了,阿月?”

    小书童将脑袋躲在皇甫珏的身后,手往前方指了指。

    顺着阿月指的方向看去,见到杨廷等世家公子都不惧丝毫的皇甫珏,脸色突然惊变,步子一停。

    “怎么了?”察觉到身旁少年公子的异样,吕布稍显关心的问了一句。

    “顺着这道儿往前走,然后右拐穿过一条胡同进入祥符道,在往南走几十步就是抬宣馆了,吕兄,咱下回见啊!”

    皇甫珏一口气说完这话,连带着对吕布道别,步子已经开始后退,到后来直接改为小跑,带着书童匆匆忙忙的就撤了,像是做了亏心事,脸上跟耗子见了猫的表情一模一样。

    一头雾水的主仆二人还没反应过来,皇甫珏和书童阿月就已经消失在了他俩的视野之zhong。

    没了皇甫珏的带路,吕布和胡车儿就只能靠着自己的感觉,寻摸着往前走了。

    主仆二人还没走上几步,前方迎面走来一名zhong年男人,褐色与蓝色相间的锦衣,外套一件黑色缎袍,蓄有三寸长的胡须,双目有神,昂首阔步的走来,紧皱的眉间似乎在思索着极为复杂的事情。

    相遇而过的时候,吕布和这名男人同时回头望了彼此一眼,眼zhong意味悠长,继而转头各自前行。

    皇甫珏和走过的这名男人,相貌上居然有几分相似,所以吕布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爷,您可得小心点那皇甫小子,我听说他们大城市里的人,都有些特殊癖好。”胡车儿将脑袋凑上前来,没了阿月听他的辉煌战绩,他又只好将目标换回了吕布。

    “特殊癖好?”吕布眉峰一挑。

    胡车儿把手一摊,将自己当劫匪时道听途说来的,胡咧咧的一股脑儿全说与了吕布听:“龙阳之癖呗,我听说他们不仅喜欢男人,有的人甚至还喜欢脱光了衣服,受人虐打鞭打,你打得越疼,他就越是喜欢得紧呐……”

    吕布脑zhong自动补想起胡车儿所说的画面,瞬间一阵恶寒从脚底直冲心间,刺得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见到胡车儿那露出门牙幸灾乐祸的表情,吕布就知道他是故意说出来恶心自己。吕布二话不说,直接就是一脚踹在了胡车儿的屁股上,让他滚去前面探路。

    按着皇甫珏所说的路线,吕布很快就走出了太和道,然而当望见眼前的场景时,主仆二人愣在了原地,眼zhong的神色从淡然变作惊愕,甚至还一时间觉得手足无措,心zhong只剩下了一句。

    我大汉兴盛如斯!

    道路两旁尽是鳞次栉比的屋舍,石砖瓦房,街面比起刚刚的太和道还要宽上两倍不止,地面上的人头耸动,商贩守着摊铺大声叫卖,酒肆门庭若市,熙熙攘攘,南来北往的人们衣衫穿着各式各样,络绎不绝。

    期间还有数十名带刀军士不断往返巡游,一眼望去,映入眼帘之zhong的人数,不下万人。

    好一座帝都,好一座洛阳城。

    常年久居边塞的吕布何曾见到过这般繁华的景象,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杨廷等人看不起并、凉两地的人了。

    的确,跟这里一比,并州简直就是不毛之地。

    “胡车儿!”吕布陡然喊了一声。

    胡车儿赶紧俯首,低眉顺眼的应了声“爷”。

    吕布深吸口气,像是一名将军给士卒下达了死令:“站直了,挺直身板儿,别给咱们并州丢人。”话是这么说,但每有路人打量一眼,他心里就像做贼心虚似得,控制不住的‘砰砰’直跳。

    “嗯!”

    胡车儿重重应了一声,结果连一盏茶的时间不到,就又原形毕露了出来。

    在一处香饼铺前,胡车儿垂涎三尺的流着口水,为此吕布忍痛的花上了四十钱,买了两个,在并州,四十钱都够买这样的大饼十个了。

    在一处水果摊前,胡车儿撒泼死活不肯走,吕布又再次花上七十钱,买了两斤从来不曾见过的异域红果子。

    从西域的胡瓜石榴,到豫州的酥梨甜杏,再到江南的杨梅橘子……

    大半个时辰后,一个粗眉大眼的男人,怀zhong抱着大捧食物,边走边吃,在路人惊奇的目光注视之下,也不嫌臊得慌,脸皮之厚,令人发指。

    胡车儿权当是路人羡慕,只顾着往嘴里胡塞,两眼还不忘左右继续扫荡,忽然眼睛一亮,想要上前。

    吕布一见胡车儿这神情,哪还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伸手迅疾的抓住了胡车儿的胳膊,微恼道:“你再敢撒泼赖脸的逼我给你付钱,我就算拼着杀人的大罪,我也要将你给废了!”

    吕布生平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抓狂,他本就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一个月军饷也才八百钱,哪经得起胡车儿这般挥霍。

    吕布放出狠话,胡车儿也没再继续下去,这一路上他早就将吕布的脾性摸了个底朝天。吕布好说话的时候,你就是跟他勾肩搭背都没问题,一旦他发起火来,浊河渡口那六十多条人命,就是血淋淋的前车之鉴。

    不能继续再买东西,胡车儿对这座城池依旧充满了热情和好奇。

    “爷,你看前面好多人围在一起,肯定有热闹看!”胡车儿说完,身如矫猿,三两下就钻进了人群。

    早知今日,当初在浊河就应该心狠一点。

    吕布心力交瘁的叹息了一声,无奈之下只得跟进了人群。

    众人围观的zhong央位置,三丈的高空左右横牵起一根大拇指粗细的绳索,绳索上站有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双手抖落着一柄长刀,在背上,胳膊,大腿,颈子等处来回翻转。

    围观的百姓们叫好声一片,当底下的zhong年男子拿起一块铜盘讨赏时,吕布毫不吝惜的拿出五十钱,投入那铜盘之zhong。

    那zhong年男子见到吕布出手如此阔绰,惊愕之余连忙道了好几声“谢谢爷,谢谢爷”。

    吕布什么也没说,转身出了人群。

    然后在胡车儿四处乱窜的带领下,吕布又欣赏了‘胸口扛大石’‘铁枪扎喉’等一系列叹为观止的表演,看得主仆二人是目瞪口呆,咋舌不已。

    胡车儿差点就准备去拜师学艺,好习得一身铜墙铁壁的本事,好在吕布看出了其zhong的门道,这才作罢。

    “投壶啰,投壶啰……”

    不远处的吆喝声成功吸引起了胡车儿的注意,他走上前,见是一灰衣老叟,便问了起来:“这个怎么玩儿?”

    老叟见胡车儿穿得阔绰,以为是哪家的世家子,遂笑着跟他介绍起了简单的规则:“看见前面那个铜壶了没,五支白羽箭,投进四支,奖励五十钱,若是投进五支,奖励一百钱,站这根线外投,十wen钱一次。”

    问清楚规则的胡车儿,看了看那铜壶口,碗底大小,地上有一根白石灰划好的粗线,到铜壶也不过一丈距离,他径直走到吕布面前,死皮赖脸的又讨了十钱。

    吕布也很好奇,如此近的距离,投zhong简直轻而易举,照此下去,这老者还不得赔个倾家荡产?

    胡车儿将钱急忙交到那老者手zhong,像是生怕他反悔一样,继而大笑起来:“来五支,哈哈哈……本大爷我百步穿杨,箭无虚发,老头儿,你就等着给钱吧!”

    一百钱的奖金已经是瓮zhong之鳖,就算再不济,五十钱总归是没有问题的吧。

    周围一大群人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谈论着,他们最主要还是想看看胡车儿能否将羽箭投进。

    胡车儿撸起袖子,走到那石灰划的线后,三根指尖捏住羽箭的zhong间,眼睛瞄准了那铜壶口,控制住力道,轻轻一扔。

    “铛~”

    羽箭撞击在铜壶半身,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声,被弹落在地上。

    第一支就出师不利,围观的百姓是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亲自上来给胡车儿做个示范。

    胡车儿稍微平息了下心境,又拿起一支羽箭,重新调整了下力度,此刻他忽然有些紧张起来,心zhong不断的安慰着自己:“没事没事,一百钱挣不到,还可以挣五十钱嘛。”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