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十三章 唱一曲空城

时间:2017-10-18作者:回头大宝剑

    鲜卑大营的王帐处。

    步度根靠坐在铺有狼皮的宽长大椅上,魁wu的脸庞疲惫深显,赤红如兔的双瞳zhong布满了血丝。

    他一夜未眠,也想了很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向战无不胜的鲜卑人,开始屡屡受挫,十三万儿郎出行,如今剩下的竟不足一半。

    难道南下真的错了吗?

    步度根胳膊支撑在座椅上,单手忖着脑袋,发狠的揉了揉两旁的穴位,他原本以为有了攻城器械,可以轻松拿下雁门关,哪想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汉人拼死狙退。

    步度根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怯弱的汉人,突然间就变得这般悍不惧死。

    尤其是昨天黄昏时候出现的那个冲阵青年,wu力更是恐怖至极,若不是有蛮赫儿在身旁,恐怕他早已命丧黄泉。

    一个人就能冲破数千士卒组成的骑阵啊!

    何其……

    勇猛,彪悍,还是无敌?

    步度根发现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准确描述那个握戟的青年,他的内心深处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即使是当年被人设伏,几乎走投无路,也不曾有过现在这样的感觉。

    步度根无力的叹息了一声,声音很小,小到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要是这样的猛将在自己帐下,那该多好。

    帐帘被掀了开来,能够自由进出王帐的人就那么几个,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常年穿着羊皮裘的老人走到步度根的面前,黑毡帽下的眼皮枯皱,将两只眼珠包裹其zhong,仅透出一丝缝隙,显得尤为和善的说了起来:“王上,该出发了。”

    步度根看了眼这位在鲜卑人心zhong智慧卓绝的老人,却并未起身,眼神zhong透出迷茫,像是在问扶图禾,又像是在问自己:“为了一个雁门关,战死儿郎近七万,值吗?”

    攻克雁门关南下,直取汉室八万里河山,可是扶图禾毕生的梦想。

    如今听步度根的口气,似乎想打退堂鼓,扶图禾岂会让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于是上前劝说起来:“王上,您应该明白,战争本就是如此,有人生,有人死。我鲜卑儿郎驰骋草原纵横塞北,却不善攻城,出现这么大的伤亡,也是在所难免。一旦破开雁门关,南下再无阻我之关隘,汉人江山唾手可得。”

    步度根沉默了起来,扶图禾说得道理他也懂,叩关南下又何尝不是他的梦想,但仅雁门关一役,就损失了六万多的士卒,若真有取下汉人江山的那一天,届时他身边又还能剩下几人。

    步度根不开腔,扶图禾就又说了起来:“凭什么汉人就能享受肥沃的土地,坐拥大量的黄金盐铁,富饶的资源,而我鲜卑人就要世世代代窝居草原,贫瘠荒凉?”

    “所以,为了鲜卑百姓的未来,还有让那些死去的将士们瞑目,请您务必攻下雁门关,拜托了!”扶图禾将毡帽取下,对着步度根重重的弯腰鞠了一躬。

    当看到老人那满头花白的头发时,步度根‘腾’的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扶起老人的身子,眼zhong的迷茫褪去,重新焕发出了新的神采。步度根朝扶图禾点了点头,语气zhong带着一股庞大的自信,雄厚有力的说道:“本王明白了。”

    “报~”

    响亮而又亢长的通报声在帐外响起。

    步度根稍微整理了下衣衫,保持着王者应有的威严,沉声道:“进来。”

    听到步度根的召唤,帐外的那名斥谍立马钻进了站内,单膝跪地的禀报起来:“大王,刚刚我等去刺探雁门关的敌情,却发现城头上汉人的旗帜全都不见了,城门大开也不见有守军。我等不命所以,特回来禀报大王。”

    步度根得知这个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是:难不成汉人撤军了?

    然而,步度根很快就否定了这一幼稚的想法,张仲乃是边关名将,且性情顽固,绝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撤离而去。

    那他这又是个什么意思?

    步度根在脑zhong思索了无数种可能,依旧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身为智者的扶图禾一时间也有些捉摸不透,要说张仲是故意放他们入城,别说是他了,连三岁孩童都不会信的。

    扶图禾将毡帽重新戴回头上,朝步度根说着:“王上,事出反常必有妖,不如老朽陪你一同前去看看。”

    步度根点了点头,觉得扶图禾说得很是在理,与其在这里慢慢思考纠结,还不如亲身前往一探。

    遂下令点齐兵马,再次进军雁门关。

    不到一个时辰,鲜卑人的七万大军就抵达了雁门关外,在距雁门关半里的位置处,停下了行进的步伐。

    雁门关果如斥碟所报,城头上不见一个守军,也不见一杆汉人的旗帜,透过坍塌的城门,隐约能望见关内有大量的飞尘扬起。

    难不成这其zhong真有埋伏?

    步度根捋了把粗实的胡须辫,低沉着眉头思量起来。

    此时,城头上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个锦袍加身的老者,和一个衣衫干净的高个青年。

    两人均未穿军服,步度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镇北将军张仲,还有昨天下午只身破阵的那个无名小将。

    张仲和吕布好似并未将关下的数万鲜卑士卒放在眼zhong,悠哉无比的走到一张早已摆放好的案桌前,面对面的跪坐下来。

    案桌上摆有一壶酒,一盘肉,还有几盘尚有余温的煮菜。

    张仲吕布两人先是各自客套了一番,寒暄完毕之后才拿起筷子,夹起盘zhong小菜,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放进了嘴里,浅呷上一小口美酒,脸上浮现出一副大快朵颐的享受表情。

    关外的七万鲜卑士卒此刻内心是崩溃的,这两个家伙居然真的吃喝了起来,现在可是在打仗啊喂,你们请尊重下场合好吗!

    步度根心zhong同样没底,望着旁若无人的张仲和吕布,陷入了沉思,两人肯定没疯,那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城楼上,吕布给张懿夹了筷肉,脸上笑意倍增,口zhong却是自责道:“让将军您亲身犯险,真是太不应该了。”

    雁门关如今仅剩一千多名士卒,死守是肯定守不住的,倒不如跟鲜卑人来一场心理上的博弈。

    为此,吕布特地邀请老将军来合唱这一曲空城,有张仲亲身压阵,可信度自然又提高了许多。

    吕布赌的就是,步度根不敢入城。

    不仅如此,吕布还令数十骑往郡内各个方向,沿途散播消息,谎称雁门关张仲战死,仅留下严家四公子还在死守。潜伏着的张懿一旦得知这个消息,肯定会飞速赶来雁门关,届时不但可以坐收渔翁之利,而且还能保住严信的性命,以便于结好严家,这么一箭双雕的好事情,张懿断然不会错过。

    对于张仲而言,只要能够保住雁门关,不让鲜卑人南下,涉身犯险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张仲的脸上同样是笑意连连,他虽然接触吕布的时间不长,但对吕布却有着格外的信任,并且极为看好这个年轻后生,口zhong轻声问道:“奉先,你也精通兵法?”

    吕布脸上的笑容不减,端起酒樽对老将军敬了一下,手挡酒樽的同时,说道:“只是翻阅过两本古籍,不敢在将军面前班门弄斧。”

    张仲脸上的笑意更盛,手zhong的酒樽跟吕布的碰了一下,笑道:“奉先你太过自谦了,空城计绝非有大魄力之人,是断然不敢使用的。”

    吕布轻微摇了摇头,拿起酒壶给老将军又添上了一杯,“将军您谬赞了,我现在只希望在鲜卑人zhong,能有一两个聪明的人。否则,这场空城计也就无用了。”

    张仲对此深以为然,空城计利用的就是人的心理矛盾,越是聪明的人,反而越容易陷入其zhong。

    鲜卑人在关外隔了半里,自然是听不见两人的谈话内容,只看见两人从一开始脸上就透露着笑容,笑到了现在,不明真相的他们还以为两人聊得甚为开心。

    步度根的眉头紧皱,几乎拧成了条直线。从鲜卑大军抵达雁门关以来,张仲从未派遣过一支部队出关袭营,可见其用兵之谨慎,哪怕次次守城死战,也不曾用过一次兵行险招。

    张仲用兵,求的就是一个‘稳’字。

    所以这一次,步度根相信,同样不会例外。

    就在这时,吕布起身将目光眺向远处的步度根,大声邀请道:“某听闻邶王一向豪气过人,不如上来饮上一盅如何?”

    吕布的声音极为洪亮,即使是鲜卑大军最后方的士卒,也都一字不差的全听进了耳朵。

    步度根脸色大变,瞬间黑得如同锅底,吕布看似盛情的‘邀请’无疑是给他出了一道天大的难题。单论饮酒,步度根自然是不惧的,但吕布此话分明是想诱他入城。

    不去的话,今后恐遭人耻笑诟病;去的话,又正zhong了吕布的下怀。

    去,还是不去?

    步度根一时间陷入了两难之地。

    而在雁门关城楼不远的一处,听到吕布这话的曹性压低着声音惊呼起来:“头儿这是疯了吗?居然主动邀请鲜卑人入城,他们一进来,我们可就全都要遭殃了啊!”

    身旁众人的脸色也都不太好看,显然是不明白为什么吕布会主动邀请步度根入城。若说是吕布主动叛变的话,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兵无常势,示弱而欺强也!’有时候,你越是向人家示弱,人家就越是不信,吕奉先这是在故意诈他呢。”严信面带笑意的给众人解说起来,脑zhong回想起昨夜吕布的神情动作,嘴角斜挑,像是发现了罕见的宝贝一般,说着:“有趣儿,有趣儿。”

    关外步度根的行动,却超出了吕布等人的预料。

    只见步度根打马上前,身后七万士卒跟着缓缓前行,马蹄齐齐踏在地上,犹如闷雷。

    老将军心头一惊,作势想要起身。

    吕布右手一把扣住了老将军的手腕,脸上神色不变,心zhong却已泛起杀机,左手拿起酒壶给老将军添酒,酒樽添满溢出,湿了整张案桌。

    曹性等人更是艰难的咽着发干的喉咙,紧握手zhong兵器。

    在走到关外百米的时候,步度根毫无征兆的勒住了马绳,他刚刚一直暗zhong注视着吕布的神情变化,却发现吕布的脸上不仅没有惊慌与惧怕,甚至还藏有着一丝欣喜,

    看来关内果真有埋伏!

    步度根此时已经确定下来,心zhong同时冷笑了一声:真当本王是三岁小孩,那么好骗吗?

    步度根停下行进的步伐后,大声问向吕布:“关上小将,可敢报上姓名?”

    吕布脸上故意显露出一分失望,口zhong大声应道:“五原吕布,吕奉先是也!”

    见到吕布不经意间的失望之色,步度根心zhong更是大为得意起来,本王行军作战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看不破你这点小把戏。

    高兴之余,步度根又对吕布起了爱才之心,于是当着众人的面说道:“君之勇wu,不亚于当年wu帝时的李广将军,可谓‘飞将军’之名,不如归于本王麾下如何?”

    “吕布不过是一匹夫,当不得‘飞将军’之称,某乃诚心请邶王上城饮酒,莫非堂堂的鲜卑王,不敢?”吕布的声音讥诮,步度根当众招揽于他,无非是想趁机离间吕布与张仲的关系,吕布干脆就当众还他一次。

    步度根刚想开口,就被一旁的扶图禾拉住了臂膀,轻轻摇了摇头。

    刚开始扶图禾觉得还没什么,但是细细想来,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在雁门关存亡之际,就会突然冒出一股士卒前来救援,而且每次都恰恰那么及时,巧得就像是故意安排的一样。

    现在一想,当初还真是大意了。并州士卒拢共有七万之众,除去杀死和俘虏的,起码也应该还有五万左右的兵力。但这里阵亡的最多不过三万人,那么还有两万人在哪里?以张仲的性格,不可能不调兵来防,想来肯定守株待兔的埋伏在了关内,等待他们入关,好一举歼灭。

    扶图禾细思极恐,看来还是低估了汉人。

    纵使没有扶图禾的提醒,步度根同样不会贸然入关,他认定了关内藏有伏兵。

    面对吕布的讥讽,步度根只能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说了声:“本王这几日身子抱恙,不能饮酒,下回必定带你去我王庭畅饮!”

    说完,步度根马头一调,领着七万大军从雁门关灰溜溜的撤离回去。

    望着走远的鲜卑大军,老将军脸上露出了真正的欣慰笑容,摸了摸早已汗湿的后背,在吕布的搀扶下站起身子,老人至今仍是心有余悸,“刚刚步度根前行的时候,老夫差点就没绷住,好在奉先你及时拉住了我。”

    吕布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那种性命握在别人手zhong,还要处处提心吊胆的感觉,的确不太好受。

    第二天,城楼上仅剩吕布一人饮酒。

    第三天的黄昏,一支两万余人的部队,终于抵达了雁门关南边的城下。

    还在找”汉末之吕布再世”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