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六七章 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

时间:2018-06-11作者:回头大宝剑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临近岁末,位列三公司徒的王允从长安出发,乘着车驾回到了并州。

    王家是并州的名门望族,又兼有王允在朝中任职三公,故而王家在并州地位可想而知。

    然则王允回来的这几天,却没有一天过得省心。

    自他回来之后,王家的各类族人相继登门,说得好听是求见拜访,说得直接点,就是上门告状。

    他们所状告的对象,自然是在并州势力最大的严家。

    状告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有的称是被严家侵占了上千亩的田地;有的说是严家子弟打伤了王家子孙。还有就是,有些地方上的职位,本来一直都是由王家安排人去担任,如今却被忽然撤职,换上了严家的亲信。

    总的来说,就是严家处处针对排挤,丝毫不给王家脸面。

    平日里他们斗不过严家,现在王允回来了,他们就好像有了靠山,希望王允能为他们做主。

    这些人说得倒是真切,可王允又不是三岁孩童,怎会凭这些人的一面之词就听之信之。

    他遣人去调查实情之后,差点没被这些个玩意儿给气得吐血。

    那位声称被严家侵占千亩田地的,实际上那些土地,本就是他用了不光彩的手段侵占所得,严信不过是略施惩处,将那些土地还与百姓。

    被撤职的那个就更过分了,利用职务之便,私下加收赋税,所以才会被严信罢官免职,这还是看在王家的面子上。否则,处死都不为过。

    了解真相之后的王允主动写了书信,向严信致歉,表示定会重罚这些个族内的害群之马。

    事实也果如王允所写的那样,在书信寄出之后,他将那些犯事的族人全都找来,挨个训斥一通,并责令他们回去好生反省检讨。

    目前的严家,已经强大到了足以制霸并州,根本不是一个王家可以抗衡。

    除去严家本身的影响力不说,单说下一代,大公子严礼位列九卿,二公子严义镇守边疆,手握实权。就连许多人以往都不看好的四公子严信,如今也坐到了并州牧的位置,成为一方的封疆大吏。

    再加上严家的那位外来女婿,在长安城内,就算是王允都要仰其鼻息,看其眼色行事。

    只在太原的王家,又能拿什么跟他们斗。

    唉~

    想到这里,独自走在街道上的老司徒叹了口气。

    路过街角,有名衣衫单薄的小乞儿引起了王允注意。

    小乞儿年纪尚幼,跪在冰冷地面,低垂着脑袋,一双小手冻得发紫,浑身时不时的打着寒颤,显然抵档不住这凛冽的天气。

    在她面前,摆有两具用蒲席掩盖起来的尸体,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

    旁边,竖有一块字牌,写着‘卖身葬父母’。

    王允脚步顿了一下,脸上没有过多的悲悯。

    这种事情,大汉朝的各地无时不刻都在发生,早已是司空见惯。

    却不知怎地,本来想要回府的王允却鬼使神差的选择了留下,并同这名小乞儿交谈起来。

    小乞儿抬起头,露出脏兮兮的脸蛋儿。

    王允这才注意到,这位小乞丐,竟是名掩藏了美貌的少女。

    根据少女所述,她本是五原郡人,前些时日父母带着她南下省亲,结果途中为强盗所杀,只有她侥幸逃得了性命。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王允悲叹的说着,脸上浮现出同情之色。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秀儿。”

    …………

    “阿~嚏!”

    灶台前,投放着柴火的吕布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夫君,你快些回屋添件衣裳,免得着凉。”

    手中拿着锅铲的严薇停下手头动作,目光看向丈夫,语气略带催促的说了起来。

    吕布捏了捏鼻头,对此不以为意:“夫人不必担心,区区风寒,根本侵不得为夫身体。”

    说着,吕布还特意挽起袖子,露出赤膊,做起一些夸张动作,顺带秀了把手臂上的肌肉,逗得妻子‘扑哧’而笑。

    翻腾的锅里煮着儿女们最爱吃的饺子,这种由张仲景所发明的食物,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还能御寒。

    很快,煮熟的饺子浮上了水面。

    严薇挨个捞起,盛进碗内。

    吕布则将灶内的柴火取出,放入炭盆。随后起身走至门口,朝着在外边玩得不亦乐乎的姐弟仨大声喊着:“再不回来,我就把饺子吃光啰!”

    正在空地堆着雪人的姐弟三信以为真,顿时扔下手中工作,呼哧呼哧的飞跑而来。

    而远在长安的吕府之中,没了小家伙们的闹腾,显得安静了不少。

    今天又是岁末,府中官员皆已休假,得以返家团聚。人员骤减之下,使得这座平日热闹的府邸,显得格外冷清。

    靠近中庭的院中,立有一道纤瘦的身影。

    少女仰头,呆愣楞的望向天空,看鹅毛般的雪花从天而降,直至铺满庭院。

    府中担任主薄的郭嘉在远处走廊顿下步子,看到少女怔立在庭中,不由微皱起了好看的眉头,自顾说着:“吕布这家伙也是,既然收了她当义女,为何回并州不将她也一并带上?这不是摆明告诉她,没有将她当做一家人吗!”

    “是她自己不愿去并州的。”不知何时,戏策出现在了郭嘉身旁。

    “为什么?”郭嘉不明所以。

    “她说要等她的翁翁。”

    戏策不觉叹了口气,之前他也问过董白,董白的回答却是:“万一翁翁回来,找不到我,他会着急的。”

    郭嘉愕然,董卓伏诛都已经快大半年了,董白居然还不知情!

    “翁翁他……什么时候才会来接我呢?”

    回想起前几日董白问他时的期盼神情,郭嘉心中没来由的泛起些许酸楚。不知道当她得知董卓身死的时候,又是否能够承受得住这股巨大的悲伤。

    “将军下过令,不准任何人提及此事。”戏策淡淡说着,将手习惯性的拢进袖口。

    大雪依旧。

    郭嘉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沉默稍许后,他问向身旁的戏策,似是有些迷茫:“大汉朝颓败在即,先有张角、何进、董卓之辈,再到如今,各地诸侯互相攻伐厮杀。你说,金戈铁马,究竟……是在为谁争天下?”

    (第三卷,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