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六五章 愿天下学子,人人得以金榜题名

时间:2018-06-07作者:回头大宝剑

    翌日,上午。

    吕布带着妻子儿女早早的出了门去,往郡城外的南边方向去了。

    三生石,还是当初的模样。

    巨大的石身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姓名,常年的风吹日晒,许多名字已经变得极为模糊。

    吕布扫了眼当年刻下名字的地方,‘吕布’和‘严薇’两个名字不再醒目,只能依稀看到存留下的淡淡痕迹。

    走过三生石,前方不远,一棵参天巨树映入眼帘。

    据传,此树是数千年前炎帝神农氏经过此地亲手所植,后世取名‘长生’。

    站在古树下,小铃铛将脑袋仰得直直,乌黑的眼睛轱辘轱辘,满是雀跃的摇着吕布大手,一个劲儿的欢呼着:“哇,这颗树好大!好大!”

    吕布笑着抱起女儿,从旁边的商贩处买来红色绸缎,将其交给妻子。

    如今的他,人臣之位已到极点,家庭美满,儿女双全,已经心满意足。倘若再向老天索取,未免人心不足。

    妻子写的多为琐碎,或是祈祷家人健康,夫君平安之类的话语。

    “我也要写,我也要写!”

    得知写在布条上的愿望会实现后,小铃铛立马有了兴趣,向父亲高喊起来。

    看着三个小家伙眼巴巴的期冀眼神,吕布只好从妻子那里蹭来三张布条,提笔同三个小家伙说着:“好好好,一个一个来,我帮你们写。”

    “我要长大以后,成为像爹爹一样的将军,到哪儿都威风十足!”小铃铛高举起小手,率先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女儿想当将军?

    吕布有些哭笑不得,倘若真是如此,估计妻子会天天在自己耳旁絮叨没完。

    “不想换个其他的愿望吗?比如,每天都有好吃的点心。”吕布可不想听妻子的唠叨,循循善诱,想让女儿改变主意。

    结果小铃铛丝毫不为所动,依旧一口咬定:“我想当将军!”

    无奈之下的吕布只好替女儿写上愿望,写完之后,又拿过一张布条,问向大儿子:“篆儿,你呢?”

    大儿子想了想,很快回答起来:“篆儿希望爹爹、娘亲,姐姐,还有弟弟,每天都能开开心心,心想事成。”

    吕布手中动笔书写,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却是暗自点头,看来府中的书没有白读,篆儿已经懂得了不少道理。

    “我要打败爹爹!”

    不等吕布询问,小儿子就已经握好小拳头,‘气势汹汹’报上了自己的愿望。

    吕布闻言大笑起来,出手赏了吕骁一记板栗,看着小儿子抱头满脸委屈的模样,吕布哈哈笑道:“好歹你老爹也是公认的天下第一,哪能让你这兔崽子,说打败就打败,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话是这般说,但吕布还是在布条上,写下了吕骁所想的愿望。

    当老子的嘛,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青出于蓝。

    写完之后,吕布挨个抱起了三个小家伙,让他们将自己的愿望挂上枝头。

    只有自己亲手挂上去,才能表示心诚。

    记得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小铃铛才不过两岁,两个儿子也还未出生。

    如今一眨眼,都这般大了。

    时间啊,还真是白驹过隙。

    …………

    在严府居住五六天后,吕布重新动身出发。

    严家只能算作是妻子娘家,于吕布而言,九原才是他的故乡。

    从上党到五原的距离,远甚于从长安到上党,几乎南北贯穿了整个并州。

    好在并州一带地势较平,不必绕山过岭,出了雁门关后,更是一马平川,原野辽阔。

    “指星星,千万点~

    山老鸦,身如墨,白肚儿,却露色。

    自在腹中我自明,翩翩慈乌满身青。

    何如日月只一轮,

    光明四朝,满乾坤哟~满乾坤~~~”

    马车内的小铃铛唱着童谣,脆甜的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这是爹爹教她的儿谣,据说是一位小姐姐教给爹爹的,至于那个小姐姐现在何处,爹爹一直都没有提起。

    冬月初五,吕布抵达了五原郡。

    可惜刘虞没在,听郡府的差吏说,刘虞前些日子出使西域去了,恐怕要来年翻春才会回来。

    要在五原边境设立市集,与西域各国互通有无,说着简单,做起来却远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容易,还是得花费许多功夫。

    既然刘虞不在,吕布也就不在府上叨扰,回了自个儿以前的住处。

    安顿完毕之后,吕布同妻女在城中转悠起来。

    记忆中的五原郡,残破败旧,生机淡薄;可如今的城池,早已是焕然一新,鳞次栉比的整齐房屋,还有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商旅。虽说比不上中原那些繁华城镇,但比起之前,不知兴盛了多少。

    据上半年的人口统计,五原郡的在录户籍,早已超过定襄、西河等郡,仅次于上党、太原。

    城中百姓念叨着严信和刘虞的好,当然也不忘为他们驱逐鲜卑的并州英雄。

    走到南边的某处街道时,郎朗的读书声传进了耳中。

    当年由戏策创办的书塾,已经扩大了许多规模。从起初的一间实木茅屋,到如今,已是上百间的学堂。

    听到里边的读书声,吕布顿下脚步,往里面走去。

    正在教书的是个相貌清雅的儒士,他左手握着书简,右手负在身后腰间,丹唇轻启。在讲台处踱着步子,给人一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儒雅。

    吕布拉住名学生打听,才得知这位气雅不凡的先生,名叫管宁,乃是是春秋时期齐国名相管仲的后代。

    当年蛾贼之乱闹得天下动荡,管宁与好友邴原及王烈等人,至辽东避乱。并做《诗经》、《书经》的注解,教化当地百姓。

    后来受友人之邀,前来并州讲学,结果一呆,便是两年。

    得知大才就在眼前,吕布自是高兴不已,等到下课后,便去同管宁相谈。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即便面对当朝大司马的盛情相邀,管宁也丝毫没有出仕的意愿。他明确的告诉吕布,自己只想当一辈子的教书先生。

    强扭的瓜不甜。

    既然管宁不愿,吕布也不好强求。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