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六三章 一家子

时间:2018-06-05作者:回头大宝剑

    回并州的第一站,吕布设定在了上党。毕竟老丈人在那儿,难得回并州一趟,没有理由不去登门拜访老爷子。

    此番返乡,吕布没想大张旗鼓,搞得声势震天,甚至是很低调,只带了两百骑随行。

    一路上走来,花了大半月的功夫,途经左冯翊、横渡过浊河、穿过河东,最后才进入上党。

    “主公,上党郡到了。”开道的陈卫左手握枪,在望见前方城池轮廓后,勒马调头,来到车驾旁,恭声说着。

    车驾内,闭目眼神的吕布‘嗯’了一声,示意继续前行。

    抵达郡城门下,护城河的前方,站有许多的当地官员。为首之人,身穿黑墨官服,虽然相貌看起来较为年轻,但身上却有着股封疆大吏才独有的威严。

    陈卫认得这人,乃是主公的四舅哥,也是如今的并州牧。

    很显然,这群人都是在这里恭候吕布。

    陈卫勒马,再次回走至车驾旁,向里面低声禀报:“主公,并州牧率一众官员,在前方恭候。”

    听得这话,靠坐窗边的吕布睁开双目,回并州的事情,他并未同其他人说过,严信又如何知晓?

    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八成是严礼通的信儿,让严信前来迎接。

    严信来接,吕布当然不能不闻不问,他令队伍停下,不急不缓的从车驾走出。

    “下官拜见大司马。”为首的严礼整了整衣衫,当先作揖,尽管吕布是他妹夫,但同时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司马。

    在公众场合,还是应该保持礼仪。

    “拜见大司马!”有了严信作表率,身后一众官员皆是躬身行礼。

    吕布走向众人,来到严信面前,轻抬这位封疆大吏的手臂,在他耳旁低声说着:“四舅哥,咱们一家人就不必搞这些花里胡哨的形式了吧?”

    听得吕布这番打趣,严信嘴角不由一笑,妹夫,还是当年的那个妹夫。并没有因身份地位的拔高,而变得狂妄自大。

    扶起严信之后,吕布看向依旧躬身的诸人,抬手说道:“诸位无须多礼,吾此番回来,只是想看看故居,并非为公务而来。礼仪上的那些繁文缛节,就免了吧。”

    “是。”

    众人恭敬回道,吕布这番说了,他们这些地方官自是无不答应。

    在这些官员之中,也有个别的熟悉面孔,比如在上党地位仅次于严信的郡守张杨,这位曾参与讨伐董卓的诸侯,如今仍旧担任着郡守职位。

    吕布向他微微点头,他对张杨不仅没有憎恨,反倒有些感激。因为上一世在吕布走投无路之际,正是张杨冒着天大风险,庇佑了他。

    这份情,上辈子没能还上,就算在这辈子吧!

    吕布心中有了计较,随后简单敷衍了余下官员,便随着严信去到了严家。

    车驾在严府门前缓缓停下,当吕布扶着严薇走下马车时,看门的仆人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飞也似得冲进府内,欢喜的高呼起来:“老爷,夫人,小姐和姑爷回来啦!还有小小姐,还有两位小少爷!”

    看着仆人进去通传,吕布站在严府门前,伸手抚摸着立在门前两旁的貔貅,触意冰凉。

    一切恰如当年,仿佛什么都没改变,又好似全都变了。

    他下意识的牵起妻子小手,后者微愣了一下,看去,回过头来的夫君,眼中尽是道不尽的温柔。

    她笑了起来,露出浅浅的酒窝,一如冬日里绽开的花朵。

    心中安然。

    “我的女儿在哪儿,薇娘,薇娘……”

    得知女儿回来,在堂内织布的老夫人立马放下了手中织活儿,急急忙忙的赶至府外。

    见到老夫人走路时的身影,颤颤巍巍,严薇眼眶发红,不顾一切的快步冲了上去,拥抱着母亲,眼泪止不住的扑簌:“女儿不孝,让母亲担忧!”

    久别重逢的母女二人,各自垂泪。

    正当吕布感慨于如此温馨的场景,一道不合时宜的哼哧响起:“哼,妇人之态。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不用去看,光听这声音,吕布就知道,肯定是老爷子出来了。

    相较上一回团年时的见面,如今老爷子头发已近乎全白,尽管声音仍旧充满威严,但吕布还是能够隐约看出,老爷子的身子骨,大不如从前硬朗。

    令人不得不感慨一句:岁月不饶人!

    老夫人擦去眼角泪水,对自家老爷的说教早就习以为常。以往或许还会回怼两句,今儿个老夫人却没有同老伴儿斗嘴,而是絮叨中带着慈笑:“女儿难得回来一趟,我这是高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外祖父,玲儿可想你啦!”

    小铃铛倒是不怕这位严肃的老爷子,飞快跑到老爷子的面前,手中举着一个木人,甜甜的笑着:“这是玲儿从长安给翁翁带来的礼物,翁翁喜欢吗?”

    老爷子瞅了眼那制作粗糙的木头人,这种小玩意儿在并州到处都有得卖,最多不过十文钱就能买到。

    然则这份孝心,却胜过了无数金银玉石。

    “还是外孙知道疼人,不像有的家伙,每回来都打着空手。”老爷子接过小铃铛的‘贵礼’,冷哼着挖苦起来。

    别人怕眼前这位大司马,他可不怕。

    听着老爷子的指桑骂槐,吕布有些汗颜,女儿都能想到的事情,他这个当爹的居然都没想到。

    虽说之前有过接老爷子、老夫人来长安的打算,但老爷子脾气倔得很,宁肯老死并州,也不愿来长安享受繁华。

    对此,吕布也是无计可施。

    “小铃铛,快过来,让外祖母抱抱我家的小心肝儿!”老夫人对着小铃铛招手,疼爱之色溢于言表。

    听得外祖母的召唤,小铃铛又从外祖父这里扑扑的跑了过去。

    随后,贴在娘亲身旁的吕篆也走上前来,有模有样的作揖行礼,声音稚嫩:“篆儿见过外祖父,见过外祖母。”

    老爷子嘴上不说,心中却是暗自点头,小小年纪就能如此有礼,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蛮儿,快到过来行礼。”严薇朝小儿子喊道。

    那边的吕骁好似没有听见,在门前那对貔貅上是又蹬又爬,想要努力骑在它们背上。

    吕布只好过去抓来这顽皮小子,让他喊了‘外祖父’和‘外祖母’后,才放他下地。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