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五七章 一位故人

时间:2018-06-02作者:回头大宝剑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里,长安城内风平浪静。

    除了偶尔还有个别的跳梁小丑在作妖的怂恿天子之外,倒也无甚大事。如果非要说上一两件,估计就是司空黄琬的落马和三日后的市集斩首了。

    继上次的李敖事件之后,李敖被送至廷尉府受审。

    期间,李敖受不住刑,只能按照邱连准备好的说辞供状,招认出幕后主使,乃是当朝的司空黄琬。

    此事一经上报,朝野震动。

    称病在家的黄琬终究没能逃过这劫,最后被罢官削爵,贬为庶民。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捡回了一家老小的性命。

    至于空出来的司空之位,在吕布的建议下,则是由丁宫顶上。

    自从归附吕布之后,丁宫可谓是出足了力气。不管是助吕布登上大司马的位置,还是戏策的婚事,方方面面都少不了丁宫的功劳。

    有功当赏,有过当罚。

    一般拉拢人心的手段,对丁宫这种老狐狸而言,都是虚的,还不如直接给他甜头。

    明白这点的吕布也不指望丁宫能够效忠,毕竟这种功利性的人物,只要有利益存在,就不会轻易的改旗易帜。

    至于大司农的职位,则顺理成章的落到了严礼头上。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严礼好歹也是吕布的大舅哥,没点像样的官职哪行,更何况严礼在朝堂上摸爬滚打多年,经营手段肯定还是有的。

    下了早朝回来,吕布的马车刚停至府邸门口,天空便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吕布入府,正有一件事情想同戏策商量,却发现戏策外出,尚未归来。

    “先生带伞了吗?”吕布抬头看了眼如剪断珠帘的天空,问府中管事。

    管事很明确的摇头,因为戏策出门的时候,他恰好见过。

    吕布便撑起一把伞,出了府外。

    戏策今天去约见了崔绪,这枚暗棋,目前还没有暴露的必要,所以双方见面,自然应当谨慎一些。

    哪想回去的路上,毫无征兆的下起了雨来,而且越来越大。

    不想当个落汤鸡的戏策只好找了个屋檐躲雨,顺带掸去溅到身上的泥尘。

    “戏公子,是你!”

    屋檐下,响起一声带有惊喜的少女声音。

    戏策闻声一怔,愣在原处,眼眸深处掀起万丈波涛,连带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这道声音,曾无数次令他魂牵梦绕,也无数次将他心头扎得鲜血淋漓。

    强自定下心神,他似是有些不敢置信的回过头去,站在身后的少女,穿着一袭素白色的罗裙,一如初见时的亭亭玉立,恬静贤雅。唯一与当初不同的是,眼中流露出的色彩,换做了掩藏不住的喜悦。

    明明只有十五六岁的年龄,却盘起了妇人才特有的发髻。

    是她。

    是她!

    曾幻想过无数次的再见情景,却没想到会来得这般突然。

    心中情绪万千,似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又好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全都卡在了喉咙。

    那一瞬间,如似过了尤为漫长的世纪。

    “卫夫人,您好。”

    终究,戏策开了口,略显瘦削的面庞尽量露出笑容。尽管这个笑容在外人看来,是那般生硬。

    蔡琰愕然,硬生停下了想要上前的步子,满心的欢喜,霎时落空,雀跃的神采渐渐暗淡下去,继而恢复如初。

    戏策的话如似一盆冷水,将她泼了个透心凉,从头顶凉到脚底。

    她福了福身子,向戏策回礼。

    无言。

    缄默许久,戏策打断空气中的寂静,平静的问着:“来长安多久了?”

    “快两三月了吧。”

    蔡琰轻声回道,得知父亲身陷牢狱,作为女儿,她自是要来搭救。然则这几月的时间里,夫君卫宁(仲道)四处打点,各处通融,也都是无济于事。

    那些个受了贿赂的官员得知是要救蔡邕,纷纷摇头。蔡邕痛哭国贼董卓,纵使老爷子名望极高,他们也同样是爱莫能助。

    他们告诉卫宁,要救蔡邕,或许只有一个人能行。

    那就是当今的大司马,吕布。

    只要吕布肯点头,这件事情就不算难办。

    蔡琰不是没想过去求吕布,然则每天去往吕府登门拜访之人数不胜数,就算日日候着,都未必能够见上一面。

    而且,父亲的事情,已是迫在眉睫。

    她的时间,只剩下三天不到。

    “你的兄长呢?”戏策问道,要不是当初这位刻薄尖酸的兄长从中使绊,或许他和蔡琰早已共结连理。

    听得此话,蔡琰叹息的微微摇头。

    父亲落难之后,兄长唯恐受到波及,带着他那一家子逃难江淮,至今杳无音信。

    可怜蔡邕一世英名,竟然养出了这么个猪狗不如的东西。

    戏策不禁有些感慨。

    “好了,不提妾身之事了。”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蔡琰整理下心情,尽量用轻松的语气问向戏策:“你呢,是否已经入仕?”

    “勉勉强强吧,混了个军师祭酒。”戏策有些无所谓的说着。

    蔡琰听到戏策口吻,以为他是想要自暴自弃,贴心安慰起来:“公子别灰心,军师祭酒是差了些,但以君之学识,总会有出头之日。”

    蔡琰自小养在深闺,嫁往河东后,又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然不会知晓,站在她眼前的瘦削青年,背后有着怎样的庞大势力。

    戏策只是笑了笑,随后转过头,望向晦暗雾蒙的天空。

    天空中的雨,似乎没有要停止的意思,洒落在屋檐下的青石板上,溅起无数细小水珠,啪嗒、啪嗒。

    “对了,你……成亲了吗?”犹豫小会儿,蔡琰出声问着。不知怎地,当她问出这句话时,心中竟有股极为强烈的忐忑。

    “快了,下月十八。”戏策没有回头。

    蔡琰眼中有过一丝黯然,强笑说着:“新娘,一定很漂亮吧!”

    背对蔡琰的戏策自嘲一笑,娶不到喜欢之人,是美是丑,又有何分别?

    雨,渐渐小了下去。

    “先生,原来你在这里!”

    撑伞而来的吕布见到在屋檐下躲雨的戏策,快步走了过来。

    不等戏策回话,蔡琰倒好奇的先问了起来:“这位是……”

    吕布侧顾了蔡琰一眼,记忆中没有印象,心中便起了顽皮之心,笑着说道:“我啊,是先生的护卫!”

    戏策正欲解释,吕布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与蔡琰简单道了别,然后同戏策小声说着:“先生,遇到件棘手的事情,正想同你商量。”

    戏策听到这话,仅仅回头看了蔡琰一眼,便不再逗留,跟着吕布离去。

    此时,一名身穿锦服的儒雅青年撑伞而来。

    不论是相貌举止还是穿着打扮,皆有股翩翩佳公子的气质,一路上吸引了不少少女的爱慕目光。

    然则,在他的眼中,只有眼前的女子一人而已。

    “昭姬,就在方才,丁司空已经答应我了,说是愿意帮忙。有他帮衬说话,想来岳丈很快就能出狱……”

    卫宁一个劲儿的说了起来,要在以往,妻子肯定会说夫君辛苦之类的勤勉话语,然则今天,妻子的目光中似是有些恍惚。

    他顺着蔡琰所看的方向望去,蒙蒙细雨之中,高低分明的两道身影赫然入目。

    卫宁心中不由一惊,那个高个子的家伙,怎么和百姓口中相传的温侯如此相似!

    难道说,此人就是吕布?

    不可能的。

    当朝大司马,怎么可能为人撑伞?

    尽管否了心中想法,卫宁仍是有些好奇,询问起身旁妻子:“他是谁啊?”

    蔡琰眼中流连,今朝一别,恐再无相会之日。

    她以为卫宁问的是戏策,语气中不免有些伤感,只道了声:一位故人。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