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五六章 出狱

时间:2018-06-02作者:回头大宝剑

    得到官职的人大多脸上带有喜色,掩饰不住心中的高兴;没能得到官职的,多多少少心中有些惋惜。

    不过能够站在这个堂内,他们其实就已经十分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得到了吕布的认可,算是这个圈子里的一部分。

    “今天叫你们来呢,授封府吏只是其次。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情,我想向大伙儿宣布。”

    吕布此话一出,众人霎时精神大振。试想,比开府封官都还要大的事情,那肯定得是关乎朝廷格局或是天下命脉。

    于是乎,一个个全都聚精会神,竖耳倾听,生怕漏掉半字。

    吕布将目光望向了戏策,随后又清了清嗓音,面带笑意的同众人宣布:“我们的先生,将于下月大婚!”

    尽管戏策如今已有官职,但吕布还是喜欢称呼他为‘先生’。因为戏策教会了吕布,许多上一世不曾涉猎过的领域,都在戏策引领和指点下,有了实质性的突破,视野也变得无比开阔。

    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亦师亦友。

    如今随着吕布官位的高升,阿谀之辈如过江之鲫,反倒是能和他说得上知心话的人已经变得屈指可数,戏策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

    如果可以,吕布愿一辈子都同他知心相交。

    “信君如信我,终我一生,绝不负君!”

    吕布在心中如是说着。

    关于戏策的婚期,吕布可以说是最积极的人了。宜早不宜迟,在戏策答应的那天,吕布就命人请了擅择日的术士来到府中。

    术士当时在堂中念念有词,最后掐指一算,算出本月二十七乃是黄道吉日,宜婚庆嫁娶。

    然则好巧不巧,二十六那天朝廷要处斩因董卓事件而牵连的犯人。吕布觉得颇为不吉,于是就让术士再测,最后改在了下月十八。

    “哟,戏策,你小子终于要成亲了!我还以为你要打一辈子光棍儿呢,不过也好,男人嘛,总归是要成家立业!像我,带把的儿子,今年就生了仨!”

    曹性大咧咧的凑上前来,想要摆出老持沉重的模样。然则一开口,还是一如既往的轻佻,话里的恭喜,倒是发自肺腑。

    戏策对此微微一笑,他晓得曹性是这性子,也就不去与他计较。

    倒是旁边的郭嘉忍不下这口‘恶气’,替戏策出头,双手往胸前一抱,呛声说道:“怪不得去年看你走路的时候,总是在扶着墙走。”

    此话一出,曹性的脸瞬间涨红成了猪肝。

    “哈哈哈!哈哈哈!”

    其余诸人尽是爽朗大笑,一时间,堂内充满了快活气氛。

    就连平日里不喜言笑的高顺也不禁微勾嘴角,笑意十足。

    “爹爹,爹爹,为什么叔叔伯伯们听到曹叔父扶着墙走,就都笑得那么开心呢?”听不懂其中深意的小铃铛可爱的偏起小脑袋,询问父亲,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这种男人才懂的内涵,吕布也不好直接同女儿解释,然则女儿的好奇心强,他只好换了种较为简单的说法:“可能是你曹叔父身子骨弱吧,所以大家都笑他没有‘力气’。”

    明白之后的小铃铛转过身去,朝着曹性很认真的说着:“曹叔父,那你可得多吃些米饭,吃饱了,才有力气呢!”

    曹性此刻已经不知该作何表情,这个天真的小侄女,还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哈哈哈!哈哈哈!”

    堂内众人笑得更欢了。

    小段插曲过后,其余诸人也都跟着恭贺起来。

    这些人中,有些人是真心替戏策高兴,比如宋宪、高顺、魏木生,他们都跟戏策相处了好些年,这位军师,早已得到了他们认可。

    但也有些人,心中也觉得吕布有些太过小题大做,不过是麾下谋士成亲,哪里用得着这般大张旗鼓。

    当然,这些人中,还是羡慕者居多。

    …………

    内廷尉,诏狱。

    “冤枉,冤枉啊!”

    “救救我,救救我……”

    走下石梯,进入到点着火把的湿冷牢狱,阴暗的囚牢里伸出许许多多的手,上面伤痕遍布,凄厉的喊叫如鬼哭狼嚎,令人不觉汗毛倒竖,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靠近最外边的牢房,衣衫邋遢的董承坐在地上,双手捂住了耳朵,尽量不让那些哭号声音侵入脑海。

    从他深陷的眼窝和不修边幅的胡渣来看,可以说是极其憔悴了。

    处刑的日子一天天逼近,可丁宫答应的事情,还没有丝毫着落。

    说不慌,是自欺欺人。

    自那天丁宫走后,董承天天在心中祈祷,要不是心中存有最后一丝丝的希望,估计他早就疯了。

    相较以前所受的鞭笞,如今内心的折磨,才更为致命。

    哗哗哗啦~咣当~

    牢房铁链发出一连串的声响,锁住牢门的铁锁被人打开。

    董承扭头看去,廷尉卿邱连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牢房外边。

    见状的董承连滚带爬的靠了过来,然则真当靠近了邱连,董承却又下意识的往后倒退了几步,眼中既是期冀又是害怕的望着这位以手段凶狠着称的廷尉大人。

    邱连看了董承一眼,命人卸去他身上的链铐,然后道了声:“跟我走吧。”

    难道说……

    卸去锁链的董承心中咚咚狂跳,那股忐忑、紧张又充满期望的混杂情绪,直冲天灵。

    邱连在前边带路,董承赶忙佝起身子小跑跟了过去。

    轰隆隆!

    千斤沉的诏狱大门缓缓从上方拉起,明媚的阳光从上方斜射。

    啊!好刺眼!

    董承只觉双眼快被刺瞎,赶忙闭上了眼睛。

    自从进了诏狱,董承一直没能见过天日,外边的阳光,令他一时间很不适应。

    直到好一会儿后,他用手挡在额眉,遮住下方的眼眶,才缓缓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天空很蓝,万里无云。

    之前怎么就没发现,长安城的天空,竟也如此耀眼。

    在董承的前方,站有一道身影,正背对着他。

    董承挪动脚步上前,从旁侧偷偷瞅了一眼,见是丁宫,赶忙行了一记九十度的大礼:“罪人董承,见过丁公!”

    “董将军,恭喜恭喜啊!”

    丁宫微微侧首,脸上满是笑意。

    董承不是傻子,听到丁宫口中的这番话后,心中已然明白,自个儿基本上算是安全出狱了。

    “我女儿她……”

    出狱之后的董承,多少还是有几分挂念着自家女儿。

    “放心,令爱很好,老夫也与她投缘,故而私自将她收作成义女。事先没能征得董将军同意,还请莫要怪罪。”

    丁宫轻捋胡须,看似满脸的和善笑容,实则眼神中藏有深意。

    董承短暂惊诧之后,表现得诚惶诚恐,又是躬身又是作揖:“罪人哪敢,小女能拜丁公为父,简直是我董家无上荣光,又岂敢怪罪!”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