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五三章 大司马

时间:2018-05-26作者:回头大宝剑

    “策不愿为朝中卿,惟愿做将军府上吏。”戏策如是说道。

    吕布微怔一下,摇头说着:“先生玩笑了,我府上哪来的官职?”

    戏策笑了笑,也不点破,轻呡一口茶水,怡然自得。

    “先生是说……开府建牙?”吕布略作踌躇,狐疑的给出了答案。

    所谓的开府建牙,是指开建府署,可以不经过朝廷,而自选府上官吏。建牙则是,古时出征之际,树建牙旗,竿上以象牙为饰,衍变至今,已成为一种标明旗帜的身份招牌,象征着手中权势。

    历来只有大将军、三公以及一些王公权贵、功勋大臣才可以实行开府,乃是一种极受荣宠的特殊待遇和显赫荣誉。

    戏策不置可否,在他看来,这不过只是早晚的事情罢了。随着功勋的不断建立,吕布的权势势必会越来越大,和朝廷的关系,也会从融合渐渐转变为对立。

    这是必然的趋势,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是一个道理。

    “是不是开府之后,先生就会成亲?”吕布反问。

    戏策点了点头,道了声‘当然’。他确实不小了,既然等不到心中所想的女子,那也该成家立业,再拖下去,也无济于事。

    “先生到时莫要反悔才是!”

    吕布见戏策松了口,语气笃然无比。

    他这不仅仅只是为了戏策,还有麾下更多的人。他手下的将士儿郎,既然是他拉扯壮大的队伍,那也该由他来庇护!

    “策虽不是君子,却也知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道理。”

    吕布‘嗯’了一声,他在右将军的位置上这么久,也是时候该往上挪挪了。

    翌日清晨,未央宫早朝。

    百官除了司空黄琬称病未至,其余官员尽皆到场,躬身向天子行礼。

    坐在帝位上的刘协微微抬手,照常问道:“诸位爱卿,可有要事启奏?”

    举手投足间,越来越有天子帝王的气势。

    殿内缄默小会儿,百官皆是无本可奏。

    此时,大司农丁宫从臣列中出来,躬身压了压手中笏板,向天子奏道:“启奏陛下,自桓帝起,鲜卑贼人屡屡叩边,边境百姓受难久矣。幸得老天垂怜,降温侯于大汉,驱逐虎狼;后又平蛾贼战西凉,安抚汉中除凶去害,救陛下于危难,挽社稷于将倾,种种功绩,虽万言,亦不足表述其万一。

    故,臣表奏温侯为大司马,兼领骠骑将军。”

    话音落地,宣室殿内掀起了一小股哗然。

    大司马位在三公之上,掌管天下军事,相较大将军也是不遑多让。

    “温侯实至名归,臣等亦表奏温侯为大司马,请陛下明鉴!”在丁宫的带头下,廷尉邱连等人亦是纷纷躬身请命。

    很显然,他们上朝之前就已经和丁宫通过气儿了。

    其他一些偏中立的官员见状,纵使不服也只能在心里憋着,陆陆续续的跪在了地上,向天子请命。

    正所谓:形势比人强,识时务者为俊杰。

    站在百官前方的王允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官员几乎跪倒大半。他心中怅然叹了口气,跟着缓缓跪了下来。

    他这一跪,余下一些摇摆不定的官员也只好跟着跪下。

    顷刻间,偌大的宣室殿内,下方群臣百官里只剩下吕布一人,孤零零的站着。

    吕布环顾一圈,从臣列中走到殿宇中间,掀开赤色武官朝服,跪在地上,面向天子抱拳:“陛下容禀,承蒙诸位臣卿抬爱,推臣为大司马。然——臣深受先帝重恩,一刻不敢忘却,更不敢居功自傲,大司马之职臣万不敢当,还请陛下另择贤明以任之。”

    吕布的声音洪亮,响彻在这座大殿之内。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居然还拒绝?

    在场不少的官员有些发懵,搞不懂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既然吕卿这般说了,那……”刘协顺着吕布的话往下说,前几天他才从太傅马日磾那里学了帝王的御下之道。

    简而言之就是两个字:制衡。

    就像他父皇在世时一样,利用大将军何进和十常侍的矛盾,互为掣肘。后来又加入了吕布,使得无论哪一方,都不敢轻举妄动,完美的达到了相互制衡的效果。

    如今的长安城内,吕布渐渐一家独大起来,无人可以与之抗衡,依附于他的各方势力也越来越多。

    刘协虽然相信这把父皇留给自己的‘神剑’,然则君臣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存在百分百的信任。

    “陛下若不答应,臣便长跪不起!”刘协的话还没说完,丁宫再度大声说着,弓起身躯,将额头重重叩在手背,呈五体投地之态。

    “请陛下纳谏!”丁宫那一伙子党羽全数呼喊,学着丁宫的模样,纷纷匍匐跪倒在地。

    帝位上的刘协听着这些声音,眼神有些茫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终于,朝臣之中有人忍不了了,指着丁宫怒斥:“大司农,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威胁陛下!你就不怕陛下将你治罪吗!”

    丁宫抬起头来,瞥了那人一眼,不卑不亢道:“臣不敢威胁陛下,臣只是觉得,陛下应该赏罚分明。温侯为大汉朝立下汗马功劳,朝廷若不予以嘉奖,恐会让天下人寒心!”

    “嘉奖与否,陛下自有抉择,还轮不到大司农来指手画脚吧!”那名吭声的官员同丁宫针锋相对。

    刘协见丁宫还欲再辩,摆手调和起来:“都别争了,既然众爱卿都推举吕卿家,那朕便委以吕卿大司马之职位。朕也相信,吕卿不会辜负朕的一片心意。”

    说着,刘协将目光移到吕布身上,尽量露出笑容:“吕卿你也不必再言,这是你应得的,谢恩即可。”

    “臣吕布,叩谢陛下隆恩!臣愿尽此生之力,为陛下扫清天下乱贼,护我大汉河山永固,虽死无悔!”

    吕布大声说着,发自肺腑。

    当上大司马,可谓是人臣之位,已到极点。

    除了封王赐地,再无更甚之荣光。

    朝会散去,待天子走后,百官一股脑儿的围了过来,皆来恭贺。

    吕布笑而应对,相较于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楞个青,如今的他已然能够迎刃有余。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