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五二章 戏志才的终身大事

时间:2018-05-24作者:回头大宝剑

    两日过后,丁宫带着名美貌少女来到了温侯府上。

    此时,吕布正在府内的某处僻静院落里,偷摸摸的指导着女儿习武。

    为何要偷偷摸摸?

    当然是妻子反对女儿习武,严薇世家出身,从小受到封建礼数的教化约束,所以她自然希望能把女儿培养成传统女子,贤良淑德。

    吕布则不然,兴许是上一世的愧疚,这一世,他想要用尽所有的父爱去宠溺。哪怕女儿想要摘星星摘月亮,他都会想方设法的帮女儿达成心愿,更何况是习武。

    可他说不过妻子,又不忍让女儿失望,所以每每借着督促的名义,来教导女儿习武。

    强身健体,本就不是坏事。

    跑步、扎马、打拳,吕布教的都是一些习武最基本的基本功。

    然而小铃铛往往坚持不到半刻钟,就会喊累。吕布便让她歇会儿,等有力气了,再来接着练习。

    吕布对女儿的要求不算严格,甚至于宽松。他不指望女儿能够成为强者,有自保的能力就行。

    在小铃铛的旁边,还有个小家伙,正满头大汗。

    乃是吕布的二儿子,吕骁。

    吕骁很厌恶读书识字,即便是父亲拿着藤条撵着去读书,他也坐不住小会儿,便又偷偷溜了出来。

    有一次,吕骁无意间看到父亲在教姐姐习武,他也跟着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

    吕布看见后,便将儿子叫了过来,很是郑重的问他,是不是真的想要习武。

    吕骁只是傻兮兮的笑着。

    从那以后,吕布便不再强求小儿子读书,开始教他习武。

    “蛮儿,腰挺直,双腿不要抖!”

    吕布瞥了一眼扎马的儿子,陡然严厉喝道。和对待女儿时的温柔口吻,简直判若两人。

    那边的吕骁死命咬牙,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稳。

    习武之人,基础最为重要,下盘不稳不行。

    望着儿子倔着脾气咬牙坚持,汗水淋漓,吕布心中还是颇为自豪,不愧是自己的崽儿,口中却是喝道:“没听见吗,双腿不要抖!”

    我的儿子习武,就必须要青出于蓝!

    “温侯,温侯。”

    院落的拱门处,丁宫在那儿小声轻唤了起来。

    吕布顺着声音看去,见是丁宫,便省去了寻常的寒暄,招了招手:“大司农来此,所为何事?”

    在吕布眼中,尽管丁宫像颗墙头草摇摆不定,但并不能就因此否定了他的能力。

    丁宫见吕布招他,赶忙小碎步跑来,满脸带笑的朝吕布抱拳贺喜:“恭喜温侯,贺喜温侯。”

    吕布面露疑惑,这几日长安城内风平浪静,喜从何来?

    “温侯,老朽此番前来,特意是给戏先生说媒,想要为他撮合一门姻缘。”丁宫笑着说明来意,在吕布面前,他不称官职,而是以‘老朽’自称,便能看出他的处世之道。

    吕布闻言,脸上果然有了笑意。

    戏策不小了,过了今年,就是而立之年,也就是三十岁了。

    圣人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戏策双亲俱已亡故,但总归是要成家立业。吕布之前也屡屡提过多次,然而戏策总是顾左右而言其他,不愿在娶亲上多费唇舌。

    如今丁宫亲自来当媒人,吕布当然很是满意。

    至于对方身份么?既然有丁宫来当媒人,吕布也相信不会委屈了戏策。

    吕布往大堂方向走去,丁宫便跟在身旁,一路述说起来。

    开场白,当然是先吹嘘一波董承的身份地位。

    因为姓董的缘故,丁宫将他归纳为董太后的旁支族人,按辈分,应该叫董太后一声远房表姑母。

    众所周知,天子刘协诞生的时候,差点被何后害死,是被先帝刘宏移交到母亲董太后的手中,在她老人家的庇佑抚养下,刘协才能安然成长。

    然则刘宏驾崩之后,在与何进兄妹的夺权中,董太后落败,于某夜之间,暴毙而亡。

    关于董太后的死因,众说纷纭,但最多的说法,还是认为是被何氏所杀。不过这些人如今都已不在人世,具体真相如何,恐怕也要因此长埋地下。

    按照丁宫的说法,董承的身份还是可以,勉强能算个皇亲。

    进了大堂,吕布招呼丁宫坐下,便又问道:“那他现在何处?”

    丁宫不敢隐瞒吕布,因为他知道这根本瞒不住,所以干脆也就如实道来:“之前在董卓入京时,董承曾屈从于董卓,在他女婿牛辅的麾下任职。董卓死后,朝廷问罪,他也被牵连入狱,如今仍在廷尉府的诏狱中关押。”

    吕布微微颔首,这倒不是什么大事,救个把死刑犯,以他现在的能耐,还是不在话下。

    丁宫见吕布没有直言反对,轻轻拍了拍手。

    听得里边的暗号,堂外走进一名身穿鹅黄衫的妙龄女子,身材婀娜,挪动着莲步,好似步步生花。

    女子到了堂中,福了福身子,声音如出谷黄莺:“小女子董妍,见过温侯。”

    光听这声音,苏酥软软,可以打个**十分。

    吕布看向下方,抬了抬手,同她说道:“抬起头来。”

    少女微微仰头,一绺乌黑的秀发垂于香肩,细长的柳眉,秀挺的瑶鼻,洁白如雪的娇靥晶莹如玉,明眸皓齿,温柔绰约。

    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书香美人的气质。

    吕布粗略打量了一眼,觉得此女不错,气质上很配戏策。

    男人嘛,大多是视觉动物,女人长得好看,基础分就已经加成了不少。

    “带去给夫人看看,让夫人到时给我回个话。”吕布招来两名婢女,让她们将董妍带去严薇那里。

    事关戏策的终身大事,吕布说了不算,还是得让夫人斟酌斟酌才行。

    当年吕布和严薇能成,戏策忙前忙后,费了不少心力。

    吕布心中感激,所以这一次,他也想为戏策觅个好的伴侣。

    婢女将董妍带了下去,吕布看向丁宫,笑意盈然:“大司农,你先回去,过两日我再给你答复,可否?”

    丁宫自然听命照办,吕布这般说辞,他基本上就已经成功了大半。

    丁宫告辞之后,吕布主动去找了戏策,将这一喜讯立马告知了这位还懵然不知的瘦弱青年。

    “先生,我看过了,那董妍貌美且娴静,一看就是贤内助的不二人选,与你很有夫妻相,你们要是在一起的话……”

    在戏策面前,吕布当然得一个劲儿的夸赞董妍,好让戏策生出好感。

    然则戏策对此兴趣缺缺,蹲在地上也不起身,回头盯视吕布,似笑非笑:“将军什么时候,也学会了相面?不妨也替我看看,未来两年里,会有何运势。”

    咳咳~咳咳~

    吕布心虚的挪开目光,轻咳两声来掩饰尴尬。

    实际上,他都是瞎扯的,他哪懂那些,只是单纯的替戏策着急。

    此时,戏策抓住一只飞来的蚂蚱,扯去它的双翼,站起身来,背对吕布淡淡说着:“将军替我推了吧。”

    “先生,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不能再拖了!”

    吕布急了,这可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难不成,真要给戏策办个选亲大会,让长安城内所有的未婚女子前来供戏策挑选?

    “我一介白身,配不上她。”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戏策眼中明显闪过一抹哀伤。

    吕布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就这个。

    他拍着胸脯,说得铿锵有力:“只要先生愿意,朝中九卿以下的职位任君挑选,我说的!”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