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五一章 听说你有个女儿,颇有姿色

时间:2018-05-21作者:回头大宝剑

    廷尉府,内廷诏狱。

    “冤枉,冤枉啊陛下!臣是冤枉的,我要见陛下,要见陛下!”

    李敖被两名身型魁梧的差吏架起倒拖了进来,一路上的大喊大叫,喊得嗓子发出的声音都格外沙哑。

    廷尉府的诏狱可不是其他地方,这里布防森严,日常的巡防士卒不下数百人。牢房里关押着的,都是被停职的朝中公卿,还有一些则是地方上的长官,普通的囚犯根本没资格进来。

    狱差打开一间牢房,不由分说的将李敖推了进去,任他如何叫唤,都没人理他。

    随后,丁宫在廷尉邱连的陪同下,来到狱中,他瞅了眼还在犯犟撞击牢门的李敖,声音变得有些冷漠:“好好审,务必要查出他背后之人。”

    “学生知道该怎么做。”

    邱连点头称是,尽管他和丁宫同为九卿,在官职上是平起平坐。但在丁宫面前,邱连始终都保持有一份谦卑。

    丁宫吩咐完后,也没其他事情,便准备离去。

    “丁公,丁公。”

    此时,靠近门口的牢房中,有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

    丁宫回头望去,牢房里的男人蓬头垢面,难以辩清模样。他双手握着栅栏,身上伤痕累累,却浑然不顾,望来的眼中满是渴望和迫切。

    “你是?”丁宫语气有些纳闷儿。

    男人见丁宫有了回应,愈发激动不已,用手往两旁分开乱糟糟的头发,尽量露出灰扑扑的脸来,用手一个劲儿的指着自己面庞,急切说道:“我啊,我,董承!您忘啦,当初我还跟您喝过酒呢!”

    听得董承这个名字,丁宫脑海里存有一些印象,此人是董卓女婿牛辅的部曲,颇有胆略。后来董卓被诛,他也被牵连其中。

    再有十多天,董卓一案的牵连人员,就该问罪斩首了。

    “董将军,有何贵干?”

    丁宫询问起来,仍以‘将军’称呼董承。他会因为别人的高升而巴结,但绝不会因别人落难而奚落。

    这就是丁宫的为人处世。

    “丁公,小人受刑在即,可我不想死。望丁公垂怜,救我一命,小人出去以后,必会当牛做马的报答于您!”

    董承在牢中跪地磕头,乞求起来,今天能够在这里见到丁宫,就说明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最后一线生机。

    丁宫叹了口气,作为官场上的老狐狸,当然不可能因为董承的三言两语就慨然应下,谁都不是傻子,这件事情风险极大,稍有不慎,可能他都会栽这沟里:“董将军,不是老夫不肯帮你,实在是你这罪过太大,老夫爱莫能助,爱莫能助啊!”

    丁宫摇头,看似是痛心无比。

    “丁公且慢,请您听我一言。”

    董承见丁宫想走,霎时急了,赶忙抛出自己藏着的全部身家:“小人私下在洛阳还有十余处宅院,良田千顷。丁公若能为小人说上一两句好话,不管事情成与不成,都将双手奉送给您。”

    果然,此话一出,丁宫迈出的右脚又收了回来。既然董承上道,搭把手帮一帮,倒也无妨。

    他沉吟了小会儿,饱含深意的低声问道:“听说你有个女儿,颇有国色?”

    董承听得这话,原本忐忑的心顿时心安了不少,眼中一亮,赶忙点头:“丁公若是喜欢,小人出狱之后,立马将她送到您的府上。”

    实际上,董承嫡生的女儿有两,大女儿今年十八,尚未婚嫁,小女儿则不满十岁。所以丁宫口中的女儿,自然指的是大女儿董妍。

    事发前,董承将两个女儿给藏了起来。因为早些年间,有位着名的术士同他两个女儿相过面,说有皇室之贵。

    这可把董承给高兴坏了,女儿若是有皇室之贵,那自个儿岂不是要成国丈了?

    不过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活命才最为重要,哪怕是眼前这糟老头子以后要叫自己一声岳丈,他也忍了。

    然则,董承显然是会错意了。

    “老夫都这把年纪了,又岂会做出此等不伦之事?”

    丁宫略带责斥的说了一声,个人有个人的喜好。他对女人并没有太大兴趣,哪怕是倾国倾城,在他眼中也不过与普通女子无二。

    “当今天下,能救你的只有一人,却并非是我。”丁宫如是说着。

    董承立马反应过来,但随即又有些摇摆不定,怯然说道:“温侯能看得上小女么?”

    这也不怪董承心中没底,当初朝中有不少人用过此招,献上美女想要送给吕布,可全都被直接打回了原处。

    丁宫见董承跟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沉着脸,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你送给温侯了?”

    “那是送给……?”

    董承懵了,他实在想不到除了吕布以外的第二人选。

    丁宫为此心累不已,觉得跟这种人说话,真的费劲,索性直白道:“送给温侯的谋士,戏志才。”

    “他一个白身,能有用吗?”

    董承犹豫了起来,要知道,他的女儿可是有富贵之相的。如今若是跟了一个毫无官职的白身,一辈子没出息不说,还会连累他被人耻笑。

    “不信就当我没说!”

    丁宫拂袖,心中暗骂了一声‘蠢货’。他要有拿得出手的女儿,早就主动送上门去,哪里还会轮得到他董承。

    给吕布办了这么多事,吕布的脾气,丁宫几乎一清二楚。

    这位威震天下的温侯,生平最听两个人的话。一个是他的夫人严薇,另外一位,就是陪着他一步步走到如今的戏策。

    若真能把女儿嫁给戏策,那吕布这棵大树,就算是抱稳了。

    “别别别,您老别生气!我信您,信您还不成吗?”

    董承见丁宫拂袖,顿时慌了神。

    事到如今,也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随后,丁宫向董承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又问了他女儿的具体藏身地点,才背起手儿,缓然离开了廷狱。

    丁宫一走,董承反倒轻松了不少,心中觉得这事稳了,甚至已经开始哼起了小调。

    “小人行径!”

    目睹完整个过程,旁边的牢房里传来一声冷哼。

    董承看去,这么多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旁边这位狱友的身份,倒是清楚得很。他特意靠了过去,似是有些幸灾乐祸:“您老是当世大儒,高风亮节,结果呢?还不是同我一样,落得这般下场。您啊,估计是走不出这诏狱啰!”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