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四九章 这不是董白吗?

时间:2018-05-20作者:回头大宝剑

    “将军为何不示意廷尉杀了袁术,也好除去一方后患。”邱连走后,戏策走进堂中。刚才吕布和廷尉卿两人的谈话,他听得清楚。

    吕布微微摇头,那一夜血洗长安,虽然将矛头指向了袁术,但终归是理由牵强,更何况袁术在牢狱中宁死不认。如果非要弄死袁术,不仅不利于笼络人心,还有可能会背上个妒贤害能的骂名。

    所以当初才将袁术交给了廷尉府,来进行审理。

    如此一来,袁术是生是死,和吕布都沾不上边,倒也落得清静。

    上一世的袁术,纯粹是自己作死,不听谋士劝谏,非要在淮南称帝,才失尽了民心。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

    而眼下,袁术还比较理智,他的支持者也不在少数。

    吕布目前还没有正面硬刚袁家的打算,之所以擒袁术回来,只是为了向朝廷表明一个态度。

    就像那一夜,血洗了长安城内不少官员,同样也放过了少数人物,比如刘焉的两个儿子,司马防的一家老小……

    把这些人逼得狗急跳墙,其实没有多大好处。

    戏策听完,脸上笑容欣慰,或许吕布自个儿察觉不出。但在戏策眼中,这个昔日只知冲锋陷阵的莽夫,已经越来越有上位者的胸襟权术。

    九月十八,如期而至。

    吕府之中锣鼓喧天,站在老远外的市集,都能听得这边的欢声笑语。

    长安城内的达官贵人们在这一天不约而至,光是停靠在吕府门前的车驾,就已经堵塞了整条街道。

    因此,许多官员不得不远远的就下了车驾,徒步而来。

    管事在门口相迎,许靖也做起了收礼记账的先生。

    吕布在庭院中招呼着宾客,时不时还会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可以看出,他今天心情显然十分不错。严薇则在房间里替董白梳头,为她换上喜庆的衣裳,小铃铛在一旁看着,直夸姐姐好看,听得董白心里头甜滋滋的。

    “温侯,恭喜恭喜啊!区区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还请笑纳。”

    “温侯今日喜收义女,真是好福气,羡煞下官也!”

    及至晌午,越来越多的客人携礼而来。

    “看见没,这些当官的都是狗脸,说变就变。以前看不起吕布的那些人,你看看他们现在,恨不得把吕布当祖宗来供着,那献媚的模样,真叫人恶人。”白狐脸的少年嘬了口酒,双眼冷漠的看着这边,很是不屑的嗤之以鼻。

    戏策过来,走到少年背后,手指发力的弹了一下郭嘉脑袋。

    后者立马‘哦哟’叫了一声,双手抱着脑勺,满是怨念的看着这个满头是汗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力气不如戏策,估计郭嘉立马就能跟他打个天翻地覆。

    “你还小,当官的门道你不懂。”

    戏策抹了把额上汗水,今天除了吕布之外,应酬最多的估计就是他了。

    这些官员们都知道吕布器重戏策,虽然没有官职,却也没人敢对他不敬,纷纷同他套起近乎,想要探听些内部消息。

    戏策在应酬方面也是捉襟见肘,想他不过寒门贫贱出身,以前平日里受尽白眼嘲讽,又有几人能够想到,如今他会成为这些官员的巴结对象。

    真可谓是,造化弄人。

    “哪里小了!”听得戏策说小,郭嘉下意识的瞄了眼裤裆,很是不满的抗议起来。

    戏策对此莞尔,郭嘉天纵之才,即便是他,也有些望尘莫及。然则聪明并不代表着会为人处事,郭嘉放荡不羁,遇事又不肯吃亏,这也导致了他很难与人相融。

    戏策对此隐隐有些担心。

    此时,刘范、刘诞两兄弟走进了庭院,他两除了带来两百匹上等的蜀锦之外,还各自手捧了一盆娇艳红花。

    关于那一夜血洗长安的幕后之人,两兄弟心知肚明。死去的官员都是曾经一起密谋过诛除吕布的同党,除了吕布能干出这事,还有谁会这般心狠手辣。

    然而就算知道真相,两兄弟也不敢将此公布于众。

    作为为数不多的存活者,他两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活得长远,还是应该尽量靠近吕布所在的阵营。

    “听说夫人喜欢花草,我兄弟二人特意献上蜀地独有的蜀葵,以此来恭贺温侯今日之喜。”

    两兄弟将花盆奉上,吕布瞅了一眼,他对花草没什么研究,不过这大红色的花朵,倒是看得人心花怒放,与今日的欢庆气氛,颇为应景。

    薇娘应该会喜欢的吧。

    吕布如是想着,叫人将这两盆蜀葵搬往南苑,随后点了点头:“你两有心了,入座吧。”

    …………

    晌午时分,吕府的庭院之内,宾客齐聚,坐满了足足上百桌的客人。

    面对庭院拱门的正中位置,吕布正襟危坐。今天他穿了身宽大的墨色锦袍,腰系玉带,长发盘顶用紫金冠束好,显得颇为威严。

    坐在他身旁的则是妻子严薇,在严薇右手边的则是小铃铛和两个弟弟。

    负责主持仪式的,是位居九卿的老熟人——丁宫。

    当初得知吕布要大张旗鼓的搞个仪式,丁宫第一个出来毛遂自荐。吕布对丁宫算是比较放心,也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他了。

    身穿礼服的丁宫轻车熟路,在他的主持下,仪式正有条不紊的一项项的往前进行。

    当念到义女入场时,所有宾客的目光同时投向了庭院门口,想看看这位有幸拜吕布为义父的女孩,究竟是何方神圣。

    庭院门口,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穿着大红衣裳、头系红绳的董白轻挪步子,迈过庭院门槛,缓缓而来。

    当看清小女孩面貌的那一瞬,半数以上的官员如遭雷劈,怔楞在座位上,满脸的不敢置信。

    有些上了岁数的老人甚至还用手揉了揉眼睛,同旁边相熟的老友低叨起来:“是不是我眼花了,这少女怎么这般眼熟,就好像是已经伏法董卓的孙女……”

    在他旁边的老友赶紧比了个‘嘘’的手势,显然也认出了董白的身份。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老人立马噤声,望了吕布所在的方向一眼,见吕布并未听见这话,才心有余悸的舒了口气。

    这话可不能乱说。

    此时,其余诸人也渐渐回过神来,对于董白的身份,他们只字不提,像是从未见过一般。

    董白就这样在众人的目光下,一路走到了吕布和严薇面前,婢女则将早就准备好的参茶端来,站立在董白右侧。

    “父亲用茶。”

    “母亲用茶。”

    董白将两杯茶水端起,恭恭敬敬的递到吕布和严薇手中。

    吕布威严的点了点头,严薇则是满脸疼爱的笑容,将从寺庙里求来的玉佛珠戴到董白手上。

    旁边的吕布摊开茶盖,准备饮茶。

    此时,庭院中忽然响起了一声不合时宜的打断:“且慢!”

    众人回头看去,在临近末了的位置上,有名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站起了身来。

    吕布动作随之一顿,对此人并无印象,问向管事:“这人是谁?”

    “家主,此人名叫李敖,是太傅马日磾的门下学生,现居右郎中的职位。”管事恭敬回道。

    右郎中这种等级的官职于吕布而言,等同于九牛一毛。不过既然是太傅的学生,吕布还是给他两分薄面,出声问道:“你有什么意见吗?”

    “温侯,我看这小女子面熟得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董卓的余孽吧!”李敖冷笑,回答得不卑不亢,颇有些洋洋自得,以为抓住了吕布把柄。

    众人听得这话,除了极个别尤为惊讶以外,其余诸人几乎没有太大的反响,甚至在心中冷笑:马日磾聪明一世,怎么会收了这么个蠢货学生。

    吕布面色泛寒,没想到还真有人敢当面寻他麻烦,冷声道:“阁下怕是看走眼认错人了,白儿是我从……”

    “温侯你又何必自欺欺人呢,要知道……”李敖摇头哂笑,打断了吕布后面的话,丝毫没意识到这是一种极不礼貌的行为。况且他和吕布的身份地位,相差甚远。

    吕布见此人不知好歹,登时起了怒气,区区一个秩比三百石的右郎中,也敢这般放肆。

    之前给他台阶不下,吕布也不必再同他客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打断了李敖还未说完的话,陡然喝道:“滚出去!”

    这一声怒吼,吓坏了场中诸人。不少人的身子更是为之一抖,战战兢兢。

    李敖还未说出口的话噎在了喉咙,很是尴尬的站在原处,显然有些蒙圈。他求助的看向周围百官,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起身替他说话。

    想想也是,谁会傻到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去交恶吕布。更何况,吕布此举明显是想保住此女,李敖却非要站出来,自以为代表着正义,不是作死又是什么。

    “没听见温侯的话吗?叫你滚出去!”

    作为司仪的丁宫转身面向李敖,同时呵斥起来。之前他见过李敖几面,原本以为是个守礼懂事的后生,如今看来,简直愚不可及。

    “滚出去!滚出去!滚出去……”

    有了丁宫的带头,依附于吕布的一众党羽顿时有了主意,纷纷叫嚣让李敖滚出吕府。有的人甚至还大声辱骂,将李敖骂了个狗血喷头。

    “你们,你们……简直枉读圣贤之书!”

    李敖指着那些骂他的人,气得浑身发抖,连口音都变得有些不利索了。

    吕府的护卫上前准备拖走李敖,李敖却用力挣脱,很有骨气的说道:“不用你们拉我,我自己会走!这种蛇鼠一窝的宴席,不参加也罢!”

    在场的官员听得这话,皆是面有怒容,李敖那句‘蛇鼠一窝’,等于将他们所有人都骂了进去。

    吕布摆了摆手,示意不必管他。

    出了吕府之后,走在路上的李敖越想越觉得委屈,索性跑去了皇宫,向天子告发吕布。

    “右郎中,你看错了。”

    听闻此事,太傅马日磾微微怔了一下,继而很是平淡的说着,想要最后再拉自己的学生一把。

    吕布今天收义女的事情,马日磾知道,因为要教导天子的缘故,他没能亲自前去,但也派人送上了贺礼。

    按理说作为老师的马日磾都这样说了,李敖也该借坡下驴。然则吕布那一声‘滚出去’,让他丢尽了脸面,他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拱手同天子和恩师说道:“陛下,太傅,臣下绝对没有看错。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吕布要收的义女,就是昔日董卓的孙女,董白!”

    “右郎中既然如此断定,那明日早朝的时候,朕便当面问问吕卿,若真如你所说那般,朕绝不姑息。”

    深受董卓荼毒的刘协自然不能容忍还有董家血脉的存在,说得很是果断。在他那小小的身板上,终于有了一丝天子应有的气势。

    翌日,早朝。

    宣室殿内,刘协正襟端坐在帝位,目光落在了吕布身上,低声问道:“吕卿,朕听闻你昨日收了一名义女,可有此事?”

    吕布出列,将手中笏板往下压了压,回答起来:“劳陛下挂念,确有此事。”

    “然,朕却听闻,此女乃董贼之后,不知是真是假?”

    “陛下,绝无此事!“

    吕布眼中寒芒一闪而过,回答得笃然,这件事情他是如何也不能认的。至于是谁告的密,他心中有数。

    “吕卿如何证明?”天子出声问道。

    随着年龄的增长,刘协也在慢慢成长,认识和懂得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不会仅仅只因为吕布随口说的两句话,就被轻易糊弄过去。

    殿内躬身的吕布不着痕迹的微微抬头,往上瞄了一眼天子,朗声答道:“回奏陛下,董白十岁生辰的时候,其祖父董卓曾在府中置办过酒席,洛阳城内的文武百官,几乎都有前去祝贺。想来殿内的诸位臣卿应该都还存有印象,认得董白的也不在少数。因此,陛下不妨将臣的义女召进殿内,也好让所有人来辨辨,臣所收的义女,究竟是不是董卓的遗孤!”

    …………

    (汉朝应该是不饮茶的,作者君学识浅薄,请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