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四七章 叔父,翁翁什么时候来接我?

时间:2018-05-17作者:回头大宝剑

    县府大堂。

    杜畿等了半晌也不见吕布传唤,堂内这些个村民嚷嚷得厉害,如同几百只鸡鸭叫唤,嘈杂的声音着实吵得人头疼。

    “别吵了!”

    杜畿出声想要制止这些个村民,然则他们仅仅只安静了刹那,瞅了一眼杜畿,便又继续争吵起来。

    实在忍不下去的杜畿走到县令的位置上,拿起惊堂木往案桌上一拍,‘咣’的一声,口中喝斥:“安静!”

    他之前在郑县当过县令,那股子县官的威严随着这一声惊堂木响,从身上散发出来。

    堂内百姓们一见杜畿这架势,顿时叫屈连连:“请县官大老爷为我们做主啊!”

    杜畿这时候也没得选了,既然县官没来,那他就只能越俎代庖先替他处理了。他看向堂内百姓,面容肃严:“一件一件的说。”

    时光流逝,一个时辰的光阴很快过去。

    府衙后堂的对弈也迎来了尾声,在吕布吃掉陈庸的一大片棋子之后,这位杜陵县令拱手投降。

    “温侯棋艺举世无双,下官拍马难及也!”陈庸退席而拜,发自肺腑的称赞起来。

    吕布笑了笑,这个马屁并不高明,但听着却很舒心。

    他自个儿的棋艺,自己清楚,远远称不上高明,只是比起初入门时好上一些罢了。对弈期间,连他都看出破绽的地方,陈庸却视而不见,大意落子。

    摆明是刻意讨好。

    吕布也没责怪,让陈庸起身。

    此时,有差吏来报,脸上压抑不住兴奋之色:“县尊,那姓杜的小子真是神了,一个时辰不到,就把那些案件,全都解决完了。”

    “都断完了?”陈庸面色惊讶,似是不敢置信。

    他一直都解决不了的案件,居然会被一个小子给快速处理完毕,还不到一个时辰?吕布现在还坐在这里,这不是明摆着打自己脸吗?

    差吏很是笃定的点了点头,他见县令大人不信,便稍加详细的叙述起来:“卑职亲眼所见,他手中批判,口中发落,耳内听词,曲直分明,全无分毫差错。就连那些个村民,在得到判决之后,也都叩首拜服。”

    “温侯,这……”陈庸面色尴尬,不知该做何解释,亏他之前还说这些案子如何如何难办,如今算是彻底被打脸了。

    吕布瞥了眼陈庸,见他诚惶诚恐的模样,便知道他心里在担心些什么。无非是害怕自己罢了他的县官之职,让杜畿顺势顶替。

    不过吕布的心思可不止这么简单,既然杜畿有如此才干,让他当个县令,未免也太屈才了。

    他看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陈庸,好言相抚道:“陈县令,你在杜陵任职几年了?”

    “回温侯,五年了。”

    吕布‘唔’了一声后,略作停顿,微微点头:“杜陵这里你处理得还算不错,不过此地的安全防患还有待加强。好好干,争取明年往上挪挪。”

    陈庸身躯一怔,眼中浑是不敢置信。他本以为吕布会狠狠斥责自己一番,然后治一个疏于职守之罪,没想到吕布居然会出言肯定自己。

    如今这个世道,当官的有几人不想往上爬,有了吕布这句话,陈庸基本上也算是快要熬出头了。

    “下官定当竭尽全力,替温侯管理好杜陵这片地方。”陈庸大声说着,到了站队的时候,他也主动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陈庸上道,吕布便没再多说,拍拍衣衫,从位置上起身,出了后堂。

    来到县府大堂,吕布从后面转身而出,鼓掌赞道:“好好好,好一个铁口神断,本侯果然没有错看于你。”

    杜畿主动上前,躬身行礼:“小民拜见温侯。”

    他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那些争吵的百姓,都是吕布刻意为之,是专门用来考校他的本事。

    吕布走至杜畿近前,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对本侯来讲,有本事的人就应该物尽其用,为国效力,好干出一番大事。你,可愿替朝廷办事?”

    面对吕布的拉拢,杜畿也不矫情,拱手回道:“愿听温侯差遣。”

    有的当官是为钱财,有人当官是为权势,杜畿则是想要光耀门楣,恢复祖上荣光。

    吕布见杜畿回答得爽快,脸上亦是颇为高兴,同他说着:“等你守孝期满,便来长安找我。”

    杜畿点头应下。

    随后,吕布收整兵马,重新朝着长安出发。

    临走之际,吕布叫来陈庸,让他平日里多帮衬着些。

    陈庸小鸡琢米的点着脑袋,表示明白。就算吕布不说,他也同样会照拂杜畿,毕竟杜畿已经应下了吕布的邀请,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隶属于同一阵营。

    回到长安,吕布将麾下将士发放军营,至于袁术,则是交由了廷尉府进行审理。

    原先的廷尉卿被灭满门,新上任的廷尉则是个名叫‘邱连’的人物。此人是丁宫早年的门生,在丁宫的耳濡目染下,也是颇懂为官之道。

    回到府邸,吕布迈过门槛,走至庭院的时候,女儿和董白正蹲在地上,逗着黑球球。

    “小铃铛。”看着女儿天真活泼,吕布宠溺的喊了一声。

    正给黑球球梳毛的小铃铛听得这道熟悉的声音,猛地回过头来,在望见那无比熟悉的身影后,一对灵韵十足的大眼睛里透着无比的惊喜,起身一路奔跑而来,欢欢喜喜的冲进了父亲怀抱。

    “爹爹,玲儿好想你。”靠在父亲怀中的小铃铛学着黑球球讨好时的动作,用小脑袋往父亲身上蹭了蹭,撒起娇来。

    相较于小铃铛的自由自在,他那两个弟弟吕篆、吕骁,就很是愁苦了。

    两兄弟今年满了两岁,作为吕家的大公子和二公子,将来肯定是要继承这偌大家业的。

    于是严薇特意请了先生来教兄弟二人识字,这位教书先生,吕布也认得,就是招贤馆的‘许靖’。

    大儿子好学,许靖教过的汉字,他基本一遍就能记下,而他那个弟弟则是贪玩好耍,要么是在案桌上玩秋虫,要么就是发呆流口水,别说识字,就连最基本的数数,都数不到二十以外。

    看着小铃铛在吕布怀中调皮撒娇,董白心里很是羡慕,她走上前去,满怀期冀的小声询问起来:“叔父,翁翁他什么时候来接我?”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