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四六章 断案

时间:2018-05-16作者:回头大宝剑

    “住手!”

    吕布提着袁术而来,虎喝了一声。

    袁术手下那帮将士见主公被擒,很快便停止了反抗,放下兵器投降。

    一来是的的确确打不过,二来,是怕袁术有个好歹。

    将士们识时务,吕布也没过多的为难他们,让他们就地驻扎,不得滋事。而吕布则要带着袁术入京,听候天子发落。

    袁术不想入京,可如今被吕布所擒,不去也得去了。

    吕布率着麾下将士返程,擒得了袁术,倒也不那么急了,慢悠悠的往长安方向而去。

    途径杜陵县郊的时候,在大路上行进的吕布勒住马缰,前方有十余名百姓正往这边逃来,一边跑一边还时不时的回头,面色惊恐。

    吕布对此怀有疑惑,拍马上前,询问起其中的一名老者:“老伯,何事如此慌张?”

    老人怔了一下,见眼前的将军雄姿英发,神俊不凡,他下意识的就要跪下,口中呼道:“小老儿拜见将军。”

    吕布虚空抬了抬手,“老人家不必多礼,我观你们面容惊慌,可是前方出了什么大事?”

    老者见吕布身后大军重重,气势威武,又听得吕布语气和善,心中为之踏实了不少,回禀起来:“将军,前面树林中,有一伙子强盗正在拦路抢劫,小老儿也是舍弃了行囊盘缠,才侥幸逃得一劫。”

    关中稳定,并不意味着彻底太平。强盗贼匪这些,不管是在哪个州郡,如何清缴,都是无法彻底根除的一种毒瘤。

    说得好听,是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说得难听,就是些落草为寇的亡命之徒。

    既然撞见了,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吕布肯定不能坐视不理,他当即唤了一声:“曹性,你马上带人去把这伙强盗给清理了,顺便看看还有没有据点之类的存在。如果有,也一并端了。”

    曹性领命,点了五六十名狼骑营的莽汉,径直往前方去了。

    对付这种小毛贼,自然轮不到吕布亲自出马。

    小半个时辰之后,曹性得胜归来,顺带救出了那些被困的行人,以及收回的盘缠也在吕布的意下,尽数还于这些百姓。

    百姓们对此自是感恩戴德,一个劲的赞扬吕布仁义无双。

    仁义?

    吕布自嘲一笑,或许也只有对待这些底层百姓,他还存有那么一点点的怜悯之心。

    离去的百姓中,有名青年引起了吕布的注意。此人穿着打扮俱是贫寒,双手拖着一具棺木,步行的速度尤为缓慢。

    曹性见吕布颇有兴趣,过去主动说了起来:“头儿,这小子可机灵着呢!我去的时候,那些个强盗正准备杀他。谁料这小子不仅不怕,反而朝那些强盗拱了拱手,说‘各位好汉,你们拦路抢劫,不就是为了劫财吗?穷小子我身无分文,只带了一具棺材,你们抢我有什么用呢?’那些强盗听了,还真就放了这小子。”

    “叫他过来。”吕布吩咐一声,觉得此人有几分面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究竟在哪儿见过。

    青年被带了过来,不等吕布开口,他先向吕布躬身行礼,显然是认出了吕布的身份:“京兆杜陵人杜畿,拜见温侯。”

    “你认得我?”吕布审视起杜畿,愈发的觉得眼熟。

    杜畿点头,恭声说着:“早些年在长安市集的时候,与温侯有过一面之缘。”

    “长安市集?是你!”

    吕布霎时间想了起来,当年马腾在长安卖柴火的时候,吕布出手相救,杜畿就跟在司马防的身旁,并当众审理了京辅都尉等人,还了马腾清白。

    难怪说看起来有些面熟。

    回忆起来的吕布又问:“你不是到郑县当县令去了么,怎么会回杜陵?”

    杜畿回道:“母亲故去,特意回来守孝。”

    死者为大,死在外地的人们,总是希望能够埋在故乡,好求个落叶归根。

    吕布望了眼天色,有些晚了,便寻思着去杜陵歇息一晚。

    杜陵县县令得知吕布驾到,赶忙带着差吏衙役出城相迎,并腾出府衙,供吕布歇息。

    用过晚膳后,吕布在县衙巡视了一圈,发现本地居然累积了不少的诉案,迟迟没有结案。

    “这是怎么回事?”

    吕布微微皱起眉头,他虽然不懂如何处理这些地方上的政务,但这是县令的职责所在,囤积了这么多的案子没结,就是县令失职。

    县令听得这略带责备的口气,心里头咚咚直跳,惶恐中带有一丝委屈的说着:“温侯,这些都是张三李四的繁琐小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下官着实断不清啊!”

    吕布随手捡了一卷竹简查看,还真如县令所说,上诉的双方各有道理,难以判断取决。

    “我倒是有个人选,或许可以帮你破了这些案子。”

    吕布面带笑意,想起了下午遇到的那位青年。

    翌日,县府。

    在家守孝的杜畿来到县衙门口,早晨官府有人来家中通知自己,说是温侯传他。

    “你就是杜畿?”看守官府大门的衙役瞅了杜畿一眼,不冷不热的盘问起来。

    “正是在下。”

    “进去吧,温侯在里面等你。”

    杜畿走进县堂,堂内除了几名衙役,哪有吕布的身影。

    正当杜畿狐疑纳闷儿之时,一阵嚷嚷闹闹的声音从外边传来,如似市井喧嚣。

    杜畿看去,许多百姓嚷嚷着走进了县堂,手里攥着各式各样的东西,鸡鸭、簸箕、田产……争吵不休。

    “这簸箕是我用来筛面粉的。”

    “胡说,分明是我用来打渔的!”

    “这是我的!”

    “我的!”

    外面吵闹不休,府堂后面的房间里,吕布闲散的坐着,县令陈庸虚坐半边席位,在一旁作陪,两人中间摆放着一张棋盘。

    吕布执黑先行,落子如平常。

    “温侯,这么多的案件,此人真能一天审完?”陈庸跟着落子,语气略显好奇。

    吕布对此同样没有太多的底气,他只记得当初杜畿在长安市集断案时,条理清晰,确实有两下子。

    故而,他也想趁此机会,考校杜畿的实力。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