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四二章 血洗长安

时间:2018-05-12作者:回头大宝剑

    吕布吩咐完曹性和马忠,没了下文。

    “将军,夫人那边……”

    徐荣犹豫的说了起来,之前董卓用吕布妻女使吕布为其效力,他是知道的。如今长安城内那些官员故伎重演,而吕布只安排了曹性和马忠清缴,却并未安排人手救援,徐荣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一群跳梁小丑,不足为惧。”

    吕布给出的回答轻描淡写,似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既然这些人敢做出这样大胆的举动,那就应该也做好了受死的觉悟。

    徐荣见吕布胸有成竹,便也不再多说,点到即止。

    一切准备就绪,曹性和马忠向吕布道别之后,带上狼骑营,往长安方向走了。

    长安城,司空黄琬的府邸。

    议事堂内在座的,还是昨晚那些官员,他们下朝之后就来到黄琬府上,等待着黄琬的最后命令。

    按照昨夜计划,今晚子时就该发起行动,攻占长安。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深知这个道理的黄琬没有过多犹豫,他将身家性命和锦绣前程,全都压在这一次行动上了。

    所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日落黄昏,在外劳作一天的百姓陆陆续续回到城中,开始埋锅造饭。

    站在皇宫的高台楼阁眺望,可见城内万家灯火。

    入夜之后,长安城四面的城门依次关闭。待到二更天时,城内的街道上变得冷冷清清,除了来往巡逻的衙役,不会再有其他百姓出没。

    城内平时的宵禁,一般只有两个作用,一是防盗,二是应时。

    这个时候若是有人在街道上走,就会被当做强盗,即便不是,也会被抓去官府,吃上一通板子。

    应时则是顺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作息时间,能让百姓睡得踏实,第二天才能有精力,下田耕作。

    夜风徐徐,吹过城头,消去白天的炎热,令人倍觉凉爽轻快。

    东边城楼上,穿着甲胄的宋宪正在巡视城墙。侯成负责白天,他则负责夜间。

    尽管眼下的长安城风平浪静,但宋宪仍旧十分尽职尽责,每天晚上都会在城楼巡视,确保万一。

    吕布将如此重要的担子交给他,他不想令将军失望。

    宋宪登上城楼的时候,一名中年将官迎了过来,点头哈腰。

    “你是何人,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宋宪面色狐疑,很显然他并不认识此人。

    中年将官赔笑着回答起来:“宋将军容禀,卑职之前是在卫尉卿手下当值,今夜临时才调来替换。您看,这是司空府的调令。”

    宋宪查看之后,果然盖有司空府的印章,他便没再多说,心中却是有了两分谨慎。

    平白无故的,为何会突然替换守城的校官?

    而且,还是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事反常态必有妖。

    子时,长安城内静悄一片,除了皇宫和一些府宅内还亮有烛火,城中百姓皆已进入梦乡。

    此时,原本清冷的街道上,忽然亮起了许多火把,继而脚步声紧促。

    宋宪在城墙拐角的地方恰巧望见这边,面色微沉,询问起身旁的中年将官:“吴校官,街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官差?”

    吴佰脸色一怔,很快便恢复过来,尽量不露马脚的回道:“据说是廷尉府的人,在布局抓捕一名江洋大盗,就等今夜收网了。”

    宋宪对此仍旧持有怀疑态度,因为这件事情他并不知情。

    官府在城中抓捕盗贼,正常情况下都会要求守城将士的协同,最起码也会和守城的将领照会一声。

    “想来是行动较为严密,宋将军不知情,也是理所应当。”吴佰搪塞道。

    然则,宋宪可不会轻易被糊弄过去,他决定亲自下城去探个究竟,才能放心。

    吴佰见状,眼中杀机骤起,口中急忙道了声:“宋将军,快看城外!”

    宋宪回头,吴佰从袖中掏出匕首,直刺而去。

    …………

    未几,城内街道上的官差四散而去,奔往城中不同的地方。

    砰!砰!砰!

    砰!砰!砰!

    靠近城西市集这边,吕府的大门被重重敲响。

    府内仆人刚刚将门打开,门外的一群暴徒轰然而入。

    “哎哎哎,你们谁啊,可知这是温侯府邸?”仆人大声嚷嚷起来,浑然没将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放在眼中。

    往日来府上之人,别说是前来求官的士子学生,就是那些朝堂上的大人物们,也不敢这般放肆。

    领头的凶悍男人扫视一圈四周,将眼前的仆人单臂提在半空,看着他像小鸡一般的无力扑腾,质问起来:“你家夫人,现在何处?”

    门口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府中护卫,担任护卫统领的李黑带着一帮弟兄赶来。

    来者数量足有两三百人,远胜于己方,李黑心中不由一沉,这些人尽穿黑衣,而且身上流露出的气势凶狠,属于绝对的亡命之徒。

    可真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李黑的目光锁定在为首的凶悍男人身上,沉声问道:“阁下是哪条道上的,可敢亮出名号。”

    凶悍男人并不理他,照旧问着方才的问题:“我再问最后一遍,你家夫人,现在何处?”

    听这口气,李黑就知道没有再交涉下去的必要,手中刀锋一转,虎喝大吼:“杀!”

    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身后数十名护卫无一退缩,攥紧甲刀,直扑而上。

    他们心中决绝,就算战死于此,也决不让这些人伤及夫人、少主一根汗毛。

    …………

    长安城南,某处深宅庭院。

    相较其他府邸的熄灯灭火,这是为数不多还亮着烛火的府邸之一。

    庭院中央站着名面容正直的中年男人,此刻他正仰望着漆黑的夜空,怔怔出神。

    良久,悠悠叹了口气:哎……

    “父亲,何故叹气?”

    院内走廊上过来名身材高大的少年,唇红齿白,面有俊容,比起他父亲,足足高出大半个脑袋。

    “为父叹息的是,这一夜之间,不知又会有多少条生灵,白白丧命。为父身为京兆尹,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从公理上讲,他应该派人去告知吕布,但从个人和家族的利益出发,他和黄琬等人又站在同一条线上。

    进退两难。

    “父亲以为吕布会输?”少年低声问着。

    “难道不是吗?”

    中年男人反问,他的这个儿子,对待事物,总能有与常人不同的看法。

    “儿子不敢苟同。”

    少年微微摇头,在得到父亲示意说下去的目光,他才继续述说起来:“吕布此人看似行事鲁莽,四肢简单头脑发达。实则不然,此人极具个人魅力,军中将士皆愿跟随效命,孩儿曾有幸听过此人的战前鼓舞,确实振奋人心,就连孩儿当时都生出一股随之热血沙场的念头。”

    “抛开这些不谈,从吕布能在董卓手下忍气吞声的蛰伏这么久,就足以看出,他并非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

    少年侃侃而谈,随后又列举出了西凉、汉中等一系列的事情,来作为补充。

    “你是说,吕布在长安留有后手?”中年男人琢磨一番之后,觉得儿子所言,似乎有那么一些道理。

    少年点头,面色露出思索的表情:“儿子猜不出吕布会有什么后手,但我敢肯定,他绝不会坐以待毙。”

    夜色渐深。

    “父亲,大哥,你们怎么还不睡啊?”

    走廊上,一名**岁的小正太打着呵欠,缓缓走来。

    “二弟,你怎么出来了?”作为兄长的少年关心问道。

    “口渴,出来舀碗水喝。”说着,他走到水缸面前,拿起碗舀了一大碗,咕嘟咕嘟灌下。

    随后,他行礼和父亲、大哥道了声‘告退’,又往房间走去。

    “仲达。”

    少年似是想起什么一般,唤了一声。

    小正太回过头,脸上还是方才的模样表情,只是眼神变得生寒,如刀锋凛冽。

    鹰视狼顾。

    …………

    长安城南边的西安城下,疾驰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一支两千人左右的骑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抵达城下。

    “来者何人?”

    城楼上的守将充满警惕询问起来。

    “吾乃袁将军麾下先锋将潘龙,特奉主公之命先来长安,助诸位大人一臂之力。”冒充‘潘龙’的曹性大声回答起来。

    听得此话,城头将领不仅不令人防备,反而宽心了许多。他虽看不清城下人物的模样,但他们身后打着的‘袁’字旗,倒是看得十分清楚。

    “潘将军且在此稍等,待我前去禀报之后,再来给您回复。”将领说完,派人去他老师耿谧那里汇报。

    耿府之中,家主耿谧听说袁术派了先锋将来,顿时老怀欣慰的大笑起来:“袁公路果然聪慧,知道步卒行军缓慢,故派骑军先行。有了这支骑军相助,吾等何愁大事不定!”

    大喜过望之下,耿老爷子当即让人回去告诉守城将官,放这支骑军入城。

    轰隆隆~

    沉重的吊桥缓缓落下,得到老师许可的守城将领,当即令人打开城门,放这支骑军入关。

    曹性领着狼骑营入关之后,守城将领下来同他抱了个拳,低声说道:“潘将军,老师正在府中等你,请你前去商量对策。”

    曹性瞥了此人一眼,粗着嗓音‘唔’了一声,领军往城内走去。

    之前的那些官差已经开始行动起来,走进城内的曹性等人,隐隐能听到四周有喊杀声传来。

    “曹哥,咱们如何行动?”身旁的马忠压低了声音。

    曹性回头,喊了两个名字:“李封、戈旦。”

    “卑职在!”

    “你二人各领五百骑,负责清除城内街道上的叛军。只要在街上走动者,不论有何缘由、任何身份,尽杀之。”

    曹性发布命令的时候,再无平日里吊儿郎当的轻佻模样。

    “领命!”李封、戈旦同时抱拳。

    “其余人,跟我走。”

    曹性说完,这支两千人的骑军队伍,分作三股在城中散开。

    来到耿府门前,曹性令人把住门口,然后带着人上去敲门。

    砰砰砰!

    砰砰砰!

    府中的管事打开了大门,他见到曹性,脸上露出些许的敬畏之色:“您就是潘将军吧,我家老爷在堂内等您……”

    那个‘您’字还未出口,老管家的声音便戛然而止。继而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变成了一具再也无法开口的死尸。

    曹性擦了擦染血的刀锋,脸上神情淡漠,仿佛杀的只是猪狗牛羊一般,

    他手指往前招了招,声音里满是寒意:“一个也不要放过。”

    身后狼骑营将士尽出,涌向府中各处屋室,见人便杀,宛如一群凶兽。

    府内的仆人婢女四处逃散,那些在半夜惊醒的妇人们凄厉哀嚎,鲜血溅射到窗户,显出一道猩红。

    哀嚎声、痛苦声、求饶声,响成一片。

    突如其来的变故,耿老爷子根本接受不了,不是说好来助他一臂之力的吗?怎么反倒屠杀起来耿家的人来!

    老爷子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走出堂外,看着妻妾儿孙被人踩在脚下,他心在滴血,大声劝阻的呼喊起来:“住手!住手啊!”

    奈何,根本没人听他命令。

    气得浑身发抖的老爷子在府卫的保护下,来到曹性近前,举起手杖作势要敲打曹性,怒声大骂:“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是要造反吗!”

    不待拐杖打下,曹性身旁的马忠先一步抓住了手杖,微微发力,将耿谧拖拽得一个踉跄。

    曹性顺势而上,手中钢刀穿透了耿谧胸膛。

    “我家将军,让我向您问好。”

    曹性脸上带笑,看着耿谧那茫然的表情,补充了一句:“哦对了,我家将军姓吕,不姓袁。”

    “你……”

    听得后半句,原本垂危的耿谧口吐浓血,神色变得很是激动,皱皮的双手胡乱抓着。他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自己给耿家带来了灭门之祸。

    握着刀柄的右手转动,搅碎了他的心脏。

    随后,曹性将耿谧往后一推,这位耿家的当代家主,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面,死不瞑目。

    半个时辰前,还宁静祥和的耿府,如今已成人间地狱。

    府中的院地,摆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男女老幼,家主仆人……

    确定没有漏网之鱼后,曹性带人退出了耿府,顺手将大门合上。

    马忠从怀中掏出那张‘生死簿’,在耿谧的名字上打了个x。

    “走,下一家。”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