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四一章 谁为螳螂谁为蝉

时间:2018-05-12作者:回头大宝剑

    到了夜间,黄府白天的宾客大半都已散去。

    偌大的议事堂内,坐着不下二十道身影。

    黄琬作为今天的寿星,披着红绸镶边的锦袍,从堂外缓缓走进,堂内诸人尽皆起身,拱手向其行礼。

    走到堂内主位,黄琬摆开袖袍,有条不紊的坐了下来。

    “今天召诸位来此,给老夫庆生只是其次,主要还是想听听诸位有何良策。”黄琬开口,声音里不怒自威。

    袁术抵达上雒的事情,堂内诸人皆已知晓,如今的他们可谓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只要等到袁术入城,他们就算是大功告成。然则在此之前,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必须得做点什么。

    比如,肃清城内吕布的势力。

    吕布带着兵马出关去了洛阳,只留下宋宪和侯成看守城池。

    “司空,看守南边西安门的校尉乃是我的门生,我已私下嘱咐过他,只要袁公路的军队一到,便立马开城迎其入关。”堂下一名中年官员起身说道。

    在他坐下之后,旁边的官员起身,面向黄琬继续说着:“城内各处的兵马俱已安排妥当,只需您一声令下,就能立刻行动。”

    随后其他人亦是起身,说着各自相对应的任务。

    黄琬听完,在脑海中推敲再三,确认无误后,深吸口浊气,神情凝重的说了起来:“我明天会去找天子请诏,不管天子同意与否,我们都要说是奉诏缴贼,明白了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定了要走这条路,哪怕前面万丈深渊,也要硬着头皮冲闯过去。

    “我等明白。”

    众人起身拱手,不少人的脸上,已经跃跃欲试,掩饰不住心中的兴奋。

    成败与否,皆在此一举。

    此时,一名相貌正派的官员补充起来:“司空,谨慎起见,下官认为应当先抓住吕布妻女,控制起来。到时就算吕布千里赶回长安,我们也可以用来威胁吕布,逼他就范。”

    也亏他说出这话的时候,丝毫不觉羞愧,满脸的道貌岸然。

    吕布重视家人亲情,这已不再是什么秘密。

    据说当年他肯在董卓麾下为虎作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妻女陷在洛阳,这件事情虽未盖棺定论,众说纷纭,但也绝不是空穴来风。

    堂内众人一听,小部分人皱眉起头,显然不屑此般小人行径。其余大多数人则是心照不宣,他们不管手段是否卑劣,只要实用就行。

    他们心中很是清楚,若是正面交战厮杀,对上吕布的胜算,几乎为零。

    众人在黄府相谈至深夜方才散去,决定于明夜子时,发动兵变。

    翌日晌午,关中左冯翊的东南,冢领山下,一支五千人的队伍在此驻扎。

    “主公,袁术入套了。”

    遮天的大树下,研究地图的高顺沉声说道。

    为了掩人耳目,吕布返回之际只带了两千狼骑营。途径函谷关的时候,他又从函谷关调了三千步卒,顺带连同高顺的陷阵营也一同征调过来。

    袁术入关,意料之中的事情。

    吕布正给赤菟喂食草料,听得高顺开腔,顺着往下询问起来:“他到哪里了?”

    高顺答:“上雒。”

    “上雒距离长安五百余里,就算急行军也得三五日的功夫。”当然,这是在不抛弃步卒的前提之下,所作的推测。

    高顺点头,相较于上雒所在的位置,从他们所在的冢领山去往长安,显然更近。

    哒哒~哒哒~

    飞驰的骏马带动着急速马蹄声,顷刻间便抵达了吕布所在营地。

    “将军,长安加急!”

    马背上的士卒滚鞍下马,顾不得歇息,从怀中掏出信件,双手奉上。

    吕布接过封印完好的竹简,打开浏览起来。竹简里面,还夹杂着一卷布帛,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的全是人名。

    看完之后,吕布将竹简交给高顺和徐荣查看,写有大量名字的绢布则收了起来。

    徐荣接过竹简的时候,情绪明显有些激动。试想他才刚刚投靠吕布,寸功未建,而吕布却能将如此重要的信件交由自己查看,这份充足的信任,令他为之感动。

    两人看完之后,皆是面色凝重,如果竹简上面所说的这些事情都是真的,那么吕布的处境则危矣。

    其中最为瞩目的一件事,就是想用严薇母女来胁迫吕布。

    “主公,事态紧迫,吾认为当务之急,是应当即刻赶回长安,清除奸逆,以护主母周全。”高顺沉声说道,他知道家人对吕布来说,意味着什么。

    徐荣点头称是,抱拳说道:“末将认同高将军的看法,这些人竟然用此鼠辈手段,简直枉为人臣。”

    圣人云: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就算再狼狈,徐荣也不会用此卑劣手段。

    吕布对此倒是没有太大的表情变化,似是习以为常的说着:“他们想要反咬一口,我却未必是东郭先生。”

    随后,吕布让人叫来了曹性、马忠。

    “头儿,你找我?”

    来到吕布面前的曹性笑嘻嘻的说着,没有丁点儿拘束。

    “长安城你熟吗?”吕布问他。

    “头儿,不是我吹,长安城内,上到王公府邸,下到酒肆赌坊,就没有我不清楚的地儿。”吕布手下这么多将领,最贪懒好耍的当属曹性。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曹性必定要去那些市井之地溜上几圈。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熟就好,有个任务我要交给你两去做。”

    吕布将两人招至近前,低声说起了他的计划。

    两人听完后,彼此对视一眼,眼中皆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曹性更是将胸脯拍得啪啪作响,夸下海口:“头儿,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马忠亦是点头,表示一定会完成任务。

    随后,吕布将怀中的绢布取出,又拿过一支朱砂笔,在绢布上圈起了几个名字。

    因为曹性识字不多的缘故,吕布将这张绢布交给了马忠,同他说道:“你们入城之后,除了这几个勾有红字的人以外……”

    他顿了口气,眼中杀机凛然:“其余人,尽可杀之!”

    乱世,当用重典。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