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汉末之吕布再世 第五二八章 言论天下

时间:2018-05-12作者:回头大宝剑

    “策,见过将军。”

    戏策上前,拱手施礼。

    吕布将儿女放下后,摆了摆手,看向戏策满脸带笑:“先生,你我又不是外人,何须如此客气,走,咱们进去说话。”

    到了堂屋,吕布、戏策、陈宫三人各自落座。

    “先生,我不在长安这段时日,可曾有大事发生?”这是吕布最为关心的事情,他去了汉中几乎就和长安这边断了联系,两地的消息传递速度实在太慢。

    戏策看向吕布,回答起来:“将军,关中一切安好。”

    这几月的时日里,招贤馆蒸蒸日上,吸纳了不少的学识之士。一些能力较为出众的人才,已经开始安排官职。当然,直接弄上朝堂为官,眼下还不太现实,大多补位的都是些中下层官员的职位。

    培养党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得放稳长线,慢慢来。

    “那各地诸侯可有动静?”吕布又问。

    戏策点头,同吕布详细讲解起来:“两个月前,袁曹联军攻破洛阳东面和东南的虎牢、轘辕两关,兵抵洛阳。董卓与之交战,大败而退,据守城中,双方对峙至今。”

    在此期间,袁绍、曹操手段层出不穷,流言、蛊惑、招降等计谋齐出,搞得董卓军士气大降,精神萎靡。

    不甘心坐以待毙的董卓亦派人前去偷袭粮草,想效仿当初虎牢关之计,断去袁曹补给。结果袭击不成,反中曹操之计,去往的数千将士,尽数折没。”

    吕布听闻此事,目光中透着些许赞赏:“曹操这家伙,可狡猾得很呢!吃一堑长一智,以后想断他粮道,可就难了。”

    说起曹操的时候,陈宫皱起眉头,笃然说道:“此人心狠手辣,非君子也!”

    “哦,公台认得曹操?”

    听得陈宫发言,吕布来了几分兴致。他知道上一世的陈宫曾在曹操手下干过很长一段时日,并且为曹操谋得了兖州。后来曹操东征陶谦,陈宫又将自个儿引进了兖州,并帮助自己多次击败曹操。

    那么,这一世陈宫和曹操又是如何相识?

    陈宫遂说起昔日为中牟县令时,因缘巧合下救过曹操一命,弃官同他逃亡陈留。然则曹操在途中杀了故人吕伯奢一家,致使陈宫对其印象大改。尤其是杀人之后的那句‘宁我负人,休人负我’,更是让陈宫对曹操失望之极。

    宁我负人,休人负我。

    吕布念叨两声,心中似是有所感悟,这句看似无情的话语,实则包含了一代枭雄的铁血气魄。

    “我比曹操如何?”吕布问向陈宫。

    “将军高义,戎马平夷,立有战功无数,又将天子百官救出于董卓虎口,上不愧对天子,下施惠于百姓。乃大汉之肱骨,社稷之栋梁,非曹操所能比之。”

    陈宫回答得正气浩然,在他心中,也确实如此。

    吕布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他顺着又往下问:“那如果有一天,我和大汉之间,你只能选其一,你会选谁?”

    陈宫面露难色,显然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在他眼中,吕布是值得效力的明主,而匡扶汉室,又是他这一生的理想。

    若要二选其一,实在难以抉择。

    “哈哈哈,公台,我同你玩笑的呢!”

    陈宫给不出明确答案,吕布反而大笑起来,鼓励的说着:“你我皆为汉臣,这一世,当努力振兴汉室,平定天下贼寇。”

    听得此话,陈宫面色激动,眼中重燃起希望,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从位置上站起,拱手果断应道:“宫愿誓死追随将军,复兴大汉!”

    吕布笑了笑,让他坐下。

    除去袁曹对董卓施压之外,朝廷也曾下令让高顺趁势出击,东出函谷关,围攻董卓。

    “高顺去了?”

    吕布面色略显凝重,关于此事,他一点也不知情。

    戏策微微摇头,笑着说道:“高将军并未出关,我事先支会了一声,让他称病不出。”

    陈宫对此皱眉,显然不认可戏策这种欺瞒圣听的做法。

    吕布则没说什么,他现在手中有并州、西凉、关中、汉中等地,羽翼逐渐丰满,已经有实力与董卓正面一战。

    至于为何朝廷要下令高顺出关,吕布用脚都能想到。无非是天子百官之前在洛阳的时候,受尽了董卓轻慢,如今有此机会,自然是想着要落井下石,一鼓作气的弄死董卓,发泄心头之恨。

    如今吕布回来,相信过不了几日,朝廷便会下令,让他率军出征,讨伐董卓。

    董卓的事情暂且搁置一边,吕布看向戏策,继续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戏策在脑海中抿了抿,脸上有了笑意:“大事倒是没有,不过有两件小事,倒是颇为有趣。”

    “说来听听。”

    “其一,益州牧刘焉上表,自称病重,将不久于人世。盼在西去之前,能再见一见三个儿子,望朝廷批准。”

    按照族谱来排,刘焉还是当今天子的叔祖辈。

    刘焉当年受命入主益州,刘宏只让他带了三儿子刘瑁同行,剩下三个儿子,全部留在了洛阳,说是朝廷要好生培养,实则是扣为人质。

    如今刘焉的三个儿子,各有职位在身。大儿子刘范,任职中郎将;二儿子刘诞,担任治书御史;小儿子刘璋,奉车都尉。

    “批了吗?”

    “还没有。”

    “唔~”吕布略作沉吟,有了决策:“明天让他们三兄弟来我府上,我要见见他们。”

    “好的,将军。”

    在此之前,刘焉还有精力攻打汉中,怎么会突然间就病危了?还有,这么重大的事情,安排在益州那边的斥谍,不可能没有消息传回。

    病危的消息,估计八成是假的。

    这头老鬼!

    吕布心中暗骂,脸上却是神色不变:“还有一件事是什么?”

    “荆州牧刘表密奏,言刘焉暗地里制作銮舆(天子所用的车架)千余辆,有似子夏在西河疑圣人之论。”

    戏策清瘦的面庞上笑意愈盛,作为接壤毗邻的刘表,狠狠参了刘焉一本。

    这对皇室宗亲,倒是有趣得很。汉末之吕布再世
小说推荐